《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69章 世人笑我太疯癫

酒足饭饱,一行人出了餐馆。

江之寒打开后箱,把给三人的礼物一一交给他们。

小蓝说:“老宫不放心坐我的车,今天他开车来的。回去我就坐之寒你的车吧……”

江之寒说:“好啊。”

庄佳蓉说:“那我就搭老宫的车,好吗?”

老宫看了小蓝一眼,说:“当然。我们还挺顺路的。小蓝,你和我也顺路,你确定要坐之寒的车?”

小蓝切了一声,“奥迪是你的二手花冠能比的吗?”

老宫指了指他,“你记着啊……”

小蓝趾高气扬的晃晃脑袋,“我有车了,你威胁不到我了,拜拜吧你!”上了江之寒的车。

江之寒发动引擎,笑他,“你们俩半个月不见,真是越发亲热了,见面不来一段打是亲骂是爱都不行啊!”

小蓝收起笑容,“有事儿和你说。”

江之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这么严肃,我有点害怕呀。”

小蓝呼出口酒气,“我上个星期才知道,老宫他……自从上次你请客,他又去过很多次那个Dick's Club。”

江之寒愣了愣,扫了他一眼,“那儿不错啊,我觉得挺价廉物美的。操,去个迪斯尼,门票还五十呢,有什么好看的?”

小蓝沉声说:“是……很多次。”

江之寒说:“怎么回事儿?说来听听。”

小蓝说:“去那儿开车要一个小时多一点吧,单程的话。我听人说他最近行踪诡秘,后来一直追问他,才知道他好些时候每周都去两到三次呢。所以……周三我去了一回,找个人随便问了问。人家知道我是他的朋友,才告诉我的。他每次都找那个艾琳跳Private Dance。我听说……他还有两次在门外等她下班呢。”

江之寒踩下刹车,把车停到路边,“然后呢?”

小蓝说:“我就知道这么多了。那天,我本来想找那个艾琳问问的,她恰好不上班。晚上回来,我去了老宫家,问他有没有这么回事儿。他不置可否的,问多了,他还跟我急。”

江之寒沉吟道:“迷上了?”

小蓝说:“按理说不会啊……虽然他是挺寂寞的。”从兜里掏出一根烟,“不介意吧?”

江之寒把窗户按下一半,摇摇头,“你还真是情伤了?连烟都抽上了。”

小蓝问:“来一根儿?”

江之寒点点头,就着他的手点上火,抽了一口。

小蓝叹口气,“伤个屁情啊?开都没有开始过……不过呢,也许……也许在这里确实是太寂寞了。”他吐出个烟圈,重复道:“太寂寞了呀……”

江之寒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轻轻拍拍他的肩头,“费文静不适合你。”

小蓝不屑道:“你正眼瞧过人家吗?”

江之寒很自信的,“相信我,我打老远看两分钟就知道了。”

小蓝说:“得,知道你是大师……那,卡琳适合你吗?”

江之寒很诚恳的说:“你真是误会了。”

小蓝哦了一声,“那庄佳蓉呢?”

江之寒沉吟了片刻,“佳蓉这女孩儿,其实性格挺不错的。你们对她多少有些误读。”

小蓝盯着他,“那倪裳呢?她适合你吗?”

江之寒偏头看了他一眼,眼光好像有些冷。

小蓝无所谓的笑笑,“得,抓住你的死穴了吧?”

江之寒抽完最后一口烟,打开车门,把烟蒂踩熄在地上,关上门,淡淡的说,“哪来那么多死穴?你以为我是你?”发动汽车,并入到车流里。

小蓝挠挠头发,“我不担心你,之寒。你一看就是能搞定一切的人。不过,说真的,我有些担心老宫。你说……他二十七了,可比我还纯情啊。你说,这怎么办?”

江之寒反问:“你说呢?”

小蓝说:“我看你还是劝劝他吧……虽然他当我是好朋友,但背地里说起,我觉得他对你还是更信服一些,虽然你年纪比他小,他总说你的社会经验不是我们能比的,虽然你很少提起过。”

江之寒看着前方的路,“成,我和他聊聊。不过……小蓝,你别担心,他还没疯呢。他想要什么,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不一定知道。他愿意说,我们就好好听着。他不愿意,我们就让他去,你说呢?”

小蓝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

江之寒沉默了半晌,忽然又说道:“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不明白……老宫啊,是个有些特别的家伙!”

小蓝坐在副座上,眨了眨眼,出奇的闭着嘴,没有接他的话。

※※※

江之寒回到家略微收拾了下屋子,打电话叫了份比萨饼外卖,对付过晚餐。掏出电话,给卡琳打过去。这次回国,自然也给她带了一份小礼物,没有给小蓝他们三人的实用,是一套精美的竹刻风景的小折扇。

电话那头嗡嗡的响,好像是处于被切断的状态。江之寒挂了,给国内打电话报个平安到达的讯息,便上床睡觉。很奇怪的,回美国第一晚,他完全没有受时差的困扰,这一觉睡的香甜无梦。

第二天一早,江之寒去了学校,到系里和认识的教授们打个招呼,到米拉罗斯办公室坐了二十分钟,聊聊天,顺便带给她从国内带回来的小礼物。因为米拉罗斯对中国书法很感兴趣,江之寒大老远的给她带回来一个条幅。

下午四点多钟,江之寒出了麦肯锡大楼,像往常一样,去学校的健身馆运动。他在车后厢里带着给卡琳的礼物,想着她是一个一天不运动就不舒服的“运动瘾君子”,在这里应该是最容易找到她的地方。

出乎他的意料,跑步机上并没有金发女孩儿的身影。

江之寒如平常一样,力量,下肢练习,然后是游泳。做完一套程序,换一件干净的衣服,感觉身体很舒服,肚子却咕咕叫起来。

他走出健身馆,到了停车场。坐进车里,想着去哪里吃饭,心里犹豫了一阵,还是开车去了卡琳住的公寓。他说服自己,那边餐馆挺多,顺便去看一眼,如果她不在的话,也好解决晚饭问题。

和卡琳关系的定位,江之寒没有仔细去思考过。也许,他觉得自己以前想的太多。这个金发女子和他以前认识的黑发女子们,显然有很多的不同,同床共枕了一夜以后,起来吃早餐说话语气完全没有变化,好像昨晚大家只是握了一下手而已。

有些事情,你看的极重它就极重。那些意义,不过是人为附加给它们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