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67章 相见即是分别

虽然离开中州不过小半年的时间,回来的时候江之寒感觉变化很大。中州机场的二号航站楼开放了,崭新的带点超现实主义的建筑,和以前的差别挺大。

江之寒没有托运的行李,是第一批走出来的乘客。远远的,他就看见一个很熟悉的场景,林墨穿着那件紫色的高领毛衣,蹬着及膝的靴子,站在接机人群的最前面。

一切和以往一样……

那一刻,江之寒能真切的感受到,回家了。

※※※

今年的春节特别早,所以元旦刚过林墨就已经放假。节日的中州新机场,人流如潮,这接机的地方更是特别挤一些。

但林墨的眼里,却只看到一个他。微笑重新回到他脸上,正朝着自己走过来。不由自主的,女孩儿绽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有一刻,她试图收敛住笑,表现的更矜持一些。但终于还是放弃了那想法,任由脸上的笑容毫无拘束的绽放开来。

走到近前,江之寒微笑,“Hey。”

林墨蹦出来一句废话,“回来了?”

江之寒笑笑,“是啊,重回祖国的怀抱,感到分外亲切……这机场却是大变样了,差点儿以为自己到错了地方。”

林墨温柔的笑笑。

江之寒说:“人说物是人非,这里却是反过来的。物是新的,妹妹还是一样的……”

林墨眼里闪过些说不出的神采,“老了半岁呢。”

江之寒哈哈一笑,“嗯……好像长高了一公分。不……半公分。”

林墨轻轻的捶了他一下,“骗人,这也能看出来?”

江之寒笑道:“还重了三五斤吧?”

林墨很老实的,“有吗?”

下一刻,江之寒已伸出手,单手环过她的腰,把她抱了起来。

“呀……”林墨轻轻叫了一声,看见好多人的目光看过来。大方如她,也不由闭上了眼。

江之寒放下她,“真的重了些也……”

林墨睁开眼,“那是因为我今天穿了羽绒服。”

江之寒摇头笑笑,也不和她争辩,拉着行李箱径直往外走。

※※※

开车的也是老人,以前替江之寒开车的老周。

江之寒靠在座椅上,问林墨,“寒假有什么安排么?”

林墨说:“安排不要太多。唉……”长长的叹口气。

江之寒问:“这又是怎么了?”

林墨说:“今天接了你,明天就要下乡。你的助学工程啊,卓雪姐姐点名了,我要下去干一周的活儿。这回来以后呢,是林家包子扩张的事儿。你把股份送给我,我算是被套牢了,现在爸爸要让我帮着拿主意呢。我们年底已经有五个店,计划着明年年末在中州每个区有两个店,每个郊县至少有一个店,扩张的贷款申请都已经批下来了。我们的店,价廉物美我觉得是当得起的,现在我想要再抓抓服务质量。虽然只是卖个早点,但我想推广微笑服务。一大早起来,要是能在一个干干净净的地方花不多的钱吃到可口的早餐,还能看见个笑脸,应该能让大家上班前都有个好心情吧。我觉得呀,这才是最重要的。”

江之寒微微点头。身边的女孩儿,今年大二,还有几个月才满二十。但她真的长大了,小半年不见,又是新的模样。

他笑着说:“充实还不好么?干嘛年纪轻轻的就学人家叹气?”

林墨悠悠的说:“不是不好……只是啊……身边的榜样太多了,总觉得自己做不到她们那么好。”

江之寒道:“这话不像是你说的,林墨可从不是缺乏自信的人。”

林墨看着他,“自信?……自信我倒是有些。不过,你说,去做支教那些组织协调工作,我能做的比姐姐更好?经营公司,能做到比吴茵姐思宜姐更好?要写个东西吧,还有卓雪姐这样的呢!唉……”偷偷的观察哥的脸色,这几个名字吐到空气里,好像并没有带来一丝的波动。

江之寒皱皱眉,“干嘛需要这样去比呢?……再说了,就是比,你差的不过是经验,并不比她们差的。”

林墨又叹口气,“我也不想比呢……可是榜样就在身边,一抬头就看得见呢。算了,我不过是发发牢骚。我妈发牢骚还更厉害呢,说我一个寒假都不落屋。”

换上一副笑容,她问:“对了,你去了美国,见过姐姐几次啊?”

江之寒答道:“一次……感恩节的时候,她到我这里来玩了几天。”

林墨说:“这样啊……她还好吗?”

江之寒说:“你们俩不是常联系么?”

林墨说:“可我好久没有见过她了……”

江之寒说:“她……挺好的。现在社会活动没有以前多,学习研究却是更刻苦了。”到了美国以后,倪裳很有点洗净铅华的味道。以前在宁大那些光彩夺目的活动参加的很少,在实验室里熬夜的日子却是越来越多。这一年多,倪裳越发的朴素起来,从来都是素面朝天,连参加聚会也不化妆。某个周末的下午,她坐在梳妆台前,看到脸上因为熬夜太多形成的一点点眼袋,不由苦笑了一声,拿手指轻柔的按上去,慢慢的摩挲着,心里说,我……才二十二不到呢。

林墨又问:“你回来呆几天?有什么安排?”

江之寒答她,“前三天要处理一下公务。然后呢,就准备带我爸妈去南岛度假。过年前后应酬太多,实在是不想呆在中州。从高二那年开始,这过去六年,每年我都花好多时间在到处拜年上。今年我实在是厌了,就在南岛那边给大家打一圈电话了事。至于送礼的事,我都拜托你小薇姐了。”

林墨本想着,要拉江之寒和他一起去乡下呆两天。听他这么说,心里难免有些失望,这要求却是说不出口。

她垂着眼,轻轻的说:“前段时间,干妈有些担心干爸的身体……后来做了好多检查,小薇姐说查不出什么问题,应该还好……你好久不回来,也该陪他们出去度度假。干妈以前常抱怨,你每年夏天都安排他们外出避暑,却从不和他们一起去。”

江之寒笑笑,“得,我那不是让他们好好过二人世界吗!还不领我的情。”

林墨在座位上扭了扭身子,想着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自己却只能见到这么一面,心里有好多不甘。卓雪找她的时候,她不好意思说江之寒要回来所以自己没空去那边帮忙,现在却是有些后悔了。明天下乡,等到回来的时候,江之寒已经在南岛。也许,走的时候还能再有一次短暂的相会吧?

林墨扭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好像……就好像见面的时候就说分别,那种滋味分外难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