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65章 有缘自会再见

晨光照进小屋的时候,江之寒睁开眼。

金发女孩十足的像一只波斯小猫,蜷缩在怀里,头发有些凌乱,肌肤细嫩,仿佛婴儿一般。

她睡的很浅,江之寒轻轻一动,便慵懒的睁开一条缝,模糊不清的嘀咕道:“很晚了么?”

江之寒拍拍她的脸蛋,“还早着呢,快睡吧……”

女孩儿嗯了一声,翻了个身,弓着身子,像只小虾米一样躺在那里,胳膊和腿不安份的从被子下面伸出来,羊脂白玉一般。

江之寒跳下床,披上衣服,走到窗前的椅子上,坐下来往外看去,只见白茫茫的一片。

又是一夜的大雪。

他忽然觉得口渴极了,赤着脚走到冰箱前面,拉开看看,里面零零星星的没几样东西,但啤酒却是不缺的。伸手抓出一瓶,轻轻扭开瓶盖,江之寒走回到窗前的座位上,咕嘟嘟的往肚子里灌了一大口冰冷的啤酒。深吸一口气,觉得这个新年的开始无比的奇妙。

江之寒喝着啤酒,把腿翘起来,放在书桌上。看着外面白茫茫的大街和偶尔路过的几个行人,他的脑子就像大雪覆盖的街面一样,一时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第一个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的,居然是以前看过的那些西方电影里面的情形。一夜尽欢,然后应该是怎样的呢?

拍拍屁股,转身走人,下次见了,很自然的说声你好?

留个字条,若无其事的去上班。下次有缘,再续前缘?

还是……留下来做好早饭,等她起来一起享用?

在江之寒有限的经验中,他完全不知道如何和有亲密关系的西方女性相处。他所有的知识都来自于第二手的经过艺术加工的资料。看电影电视的感受,是这里的女生把性和爱分得很清楚,前者完全不需要和后者搭配赠予。

真是这样的么?江之寒问自己,他根本没有答案。

很有趣的是,这似乎是他曾经寻求的东西:偶遇,一点点的好感,寂寞的人找个伴侣,然后拍拍手走开,不需要去奢谈任何责任或者是爱恋。

这世界原本没有那么多情,两个人的关系也不用搞的那么复杂……

初遇吴茵的时候,他试图把关系定位在这个层面。但慢慢的,又走回到老路——认真的恋爱,沉重的牵挂,猜测对方的心思,小心翼翼的不想互相伤害,最后越陷越深,即使分手了还免不了牵挂,少不了心疼。

江之寒想起好多往事,和那些故人,一时沉迷其中,不知不觉的一瓶啤酒已经见底。

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丹尼尔。

江之寒摇摇头,从无边无际的联想中苏醒过来。

他回头看了眼床上的女生,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里是Vansas,不是青州或者中州。

而躺着的那个金发女孩儿,她来自瑞典,和以前的人儿不那么一样……

※※※

到头来,江之寒还是觉得睡完一觉拍拍屁股就走或者留个字条的作风,太好莱坞太狗血,不是自己的风格。他耐心的等到卡琳起床,很贴心的煎了两个荷包蛋,烤了两片切片全麦面包,拿出黄油和果酱,倒好两杯牛奶,一顿中西结合的早餐就准备完毕了。

卡琳甜甜一笑,说谢谢。

隔着桌子坐下来,开始第一顿一起的早餐。

屋里的暖气开的很高,卡琳穿着一件短袖的大号Tshirt,盖住一截大腿,下面除了一条三角裤什么也不穿,不经意的露出很多性感。她半眯着眼,好像很享受这一顿早餐。

吃完了面包,卡琳拿餐巾纸擦擦嘴,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回中国?”

江之寒说:“后天早上的航班。”

卡琳哦了一声,“呆多久呢?”

江之寒说:“差不多两周吧?”又问她,“这两周没有课,你准备干什么?”

卡琳说:“除了下午的工作,又找了两个。一个餐馆是供应午餐的,还有一个是在学校图书馆。”卡琳拿的是半奖,只免除学费,每个月的生活费是不提供的。江之寒总觉得她家应该不是穷人,但看起来她的生活费都得自己做侍应打工一分一分的挣。

卡琳看看墙上的钟,“呀,今天就要开始工作了,早上是十一点上班。我先去化妆……”

江之寒眨眨眼,站起身来,说:“那我先走了……需要我开车送你去餐馆吗?”

卡琳说:“谢谢,不用了。这个餐馆,就在旁边两条街的地方。”

江之寒摆摆手,转身往门外走。

嘿,听到卡琳叫他,他在门边回过头来。

女孩儿走过来,踮起脚尖,在他嘴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很温柔很温柔的说:“一路顺风……”

※※※

出了卡琳住的公寓,坐进奥迪车里,江之寒还有一点恍惚,好像昨晚不过是一场春梦,总觉得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后天早上就要回国,他也没什么可做的。随身携带的行李一向简单,不过是衣物和笔记本电脑。给父母和林墨买的小礼物他都提前准备好,其他的人也懒得一一去买礼物。

横竖无事,江之寒便开车去了城中心的一家白天也营业的酒吧,就在上次请倪裳吃饭的餐馆对面。在Vansas,这是江之寒最喜欢的一个小酒吧,放的音乐很合他的胃口,白天的时候人不多,正好坐着自斟自饮。

通常来说,在这里单身去酒吧的,借酒消愁或者无所事事的是少数,勾搭异性的是多数。而且绝对男女平等,不仅男人勾引女人,女人也在狩猎男人。

江之寒属于无所事事的那个少数派。坐在靠墙的一个座位上,他一边无聊的看着电视转播里的一场美式足球赛,一边喝他的扎啤。相对于白酒和葡萄酒,江之寒感觉啤酒是比较适合一个人独饮的东西。

这家酒吧的另一个特色,在于女侍应生都是性感漂亮的女子,而且不穿统一的制服,通常穿的比较性感。寒冬腊月的,室内暖气开的很大,女孩儿们都露出深深的乳沟。江之寒眯着眼打量了一番,性感或许有几分,但皮肤比起卡琳,不知道要差上多少。

江之寒随意饮着酒,思维处于极端发散的状态,在某些场景和人物中不停跳跃,但完全没有一条清楚的逻辑主线,因此也形不成任何的判断思考,甚至是回忆。慢慢的,他能感到酒精进入血液,重力似乎减去了两三分,有了些饮酒的妙处凸显出来。

正享受着,听到有人说,“嘿,我要一杯House Special的鸡尾酒……嗯,替这位先生也来一杯。”

江之寒心想,哥们儿的魅力没这么高吧,一抬头,看见一个漂亮的亚裔女子站在身边,“可以坐下吗?”她问。

江之寒眨了眨眼,“看你……很眼熟?”

那女孩儿咯咯一笑,“你果然喝醉了……”径直坐了下来,和江之寒隔着个小桌子。

江之寒使劲摇摇头,“庄佳蓉?”女生描着很深的眼影,眉毛好像也修过,细细的飞入鬓角,发型更是大变了样,难怪好久不见她的江之寒在酒吧深处略有些昏暗的灯光下一眼没有认出来。

庄佳蓉嫣然一笑,“如假包换。”

江之寒打量着女生,想起理论专家老宫的评价,他说东方女子不适合化妆太浓,尤其不适合太深的眼影,因为她们相对来说五官比较平,缺乏西方女子的立体感。他又说,东方女子最大的优势是肌肤的细嫩和五官线条的柔美,那才是应该突出的地方。

就庄佳蓉现在的模样,江之寒倒觉得蛮适合她身上的那股子狐狸精的味道。狐狸精通常是贬义词,但江之寒倒没有贬低她的意思。庄佳蓉的眼睛是最有特色的,汪汪的像含着一潭春水,顾盼之间很容易让自作多情的男生以为她在眉目传情。江之寒不肯定这是后天修炼出来,还是天生就长成这样。但这样的眼睛,难怪会让很多WSN隐约觉得自己有些希望,最后落得春梦一场。

庄佳蓉看着江之寒,“借酒浇愁?”

江之寒摇头,“百无聊赖。”

庄佳蓉问:“放假不回国?”

江之寒答:“后天早上的飞机。”

庄佳蓉叹口气,“真好啊……”

江之寒问:“你呢?”

庄佳蓉说:“我做助研的,寒假还要上班拿工资,没法回去。”

江之寒问:“男朋友呢?怎么一个人来喝酒?”

庄佳蓉妙目凝视,“你也知道了?”

江之寒呵呵一笑,“我又不是山顶洞人……”

庄佳蓉轻轻道:“他回家了。”

江之寒哦了一声,“哪个州的?”

庄佳蓉说:“阿拉巴马。”

江之寒笑道:“隔的不远么……Sweet Home Alabama”

庄佳蓉说:“你也知道这个?”

江之寒说:“我隔壁老头子告诉我的……据他说,美国人和我们那里一样,我们那里是京城沪宁的人看不起其它地方的,认为都是乡巴佬。这里呢,东海岸的看不起西海岸,西海岸的看不起东海岸,东西海岸的家伙一起看不起内陆的州。说起什么Sweet Home Alabama,都带些嘲笑的口气。当然,我们这里也是被看不起的所在……”

庄佳蓉嫣然一笑,“你喝了酒,似乎话多很多。”

说话间,她叫的鸡尾酒到了。

举起杯子,庄佳蓉说:“我请你。”

江之寒说:“多谢。”和她碰了一下,抿了一口。

放下酒杯,江之寒问:“你呢?是百无聊赖,还是借酒消愁?”

庄佳蓉看着酒上面浮着的那两颗青橄榄,“借酒浇愁。”

江之寒没料到她如此坦率,心里倒是多了几分欣赏。他举起杯子,“来,与君共销万古愁。”又喝了一口。

庄佳蓉喝了酒,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她说:“你今天看来心情不错……看起来,昨晚的约会进行的很不错?”

江之寒说:“谁告诉你我昨晚有约会?”

庄佳蓉一瘪嘴,“你嘴上的口红。”

江之寒一愣,下意识的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

庄佳蓉噗嗤一笑,咯咯,她看着对面的男生,好像看到什么特别好像的事物,竟然越笑越大声,笑的花枝乱颤,引来几束注意的目光。

江之寒有几分尴尬的,“这么好笑?”

庄佳蓉喝了口酒,终于止住笑,“你的卡琳我见过,长的真的很漂亮,难得的是,皮肤比好多美国女生好很多。”

江之寒睁大眼,“你连名字都知道?”

庄佳蓉说:“我也有个朋友叫蓝晓峰。”

江之寒Damn了一声,该死的家伙。

庄佳蓉收起笑容,“我听小蓝说起你的一些评论,早就想找你说说,没想到今天碰上了。”

江之寒招手让侍应上来两大杯新的扎啤,推给庄佳蓉一杯,说:“我觉得,这里的黑啤是最好的,尝一尝?”

庄佳蓉点头。

江之寒和她碰了碰杯子,“路左相逢,便是缘分。来……”喝了一大口。心里忽然想起小蓝的外F说,不禁有些龌龊的想,我倒是实至名归的F了,不知道对面这位,现在是不是只担了个虚名。

庄佳蓉喝了酒,问他,“你……约会过后,通常会百无聊赖?”

江之寒反问:“男朋友回家了,就需要借酒消愁?”

庄佳蓉嘟起嘴,“我先问的……”

虽然按照江之寒的标准,女生今天的妆化的稍稍浓了一些,但不知道为何,今天看过去,狐狸精看着很顺眼。

鬼使神差的,他很老实的说:“其实,昨晚是第一次。”

庄佳蓉眨眨眼,“第一次约会?”

江之寒说:“我不知道,算不算约会。”

庄佳蓉瞪大了眼,“难道……是一夜情?”

江之寒说:“我不知道,算不算一夜情?”

庄佳蓉咯咯一笑,“那算什么?”

江之寒想了片刻,“从某种意义上说,和我们今天偶然相遇,一起喝杯酒并没有实质的差别。只不过……某些东西,被我们赋予了太多的意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