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64章 你寂寞吗?

大雪在中午时便停了。

江之寒和小蓝呆在老宫公寓,晚饭叫了比萨饼的外卖,江之寒很慷慨的给了送外卖的十块钱小费,感谢他开这么难开的路给同志们速递食物。

吃完比萨,又看了个片儿,江之寒估摸着路况应该好了不少,便起身告辞。小蓝反正无处可玩,准备在这里再鬼混一天。

出了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已经半化掉的雪地上,江之寒努力控制着平衡。终于到了停车场,他钻进车门,把引擎发动,暖了一会儿车,正要出发,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耳边传来一个脆脆的又有些性感的声音,“丹尼尔吗?……我是卡琳……”

※※※

卡琳圣诞节前开车和远道而来的母亲一起去了大西洋城,又在东岸的几个城市转了转。昨天送了母亲上飞机,便开车回Vansas。晚上八点多钟,已经到了小城城外,却滑出了主道,撞上路边的一棵大树。

江之寒开车到了卡琳描述的地方,很幸运的,一眼就看到了路边亮着灯的红色福特车,是卡琳租来出游的。

江之寒把自己的奥迪车靠边停好,出了车门,一阵寒风灌过来,不由缩了缩脖子。

这时候,卡琳也下了车,迎上前来。金发的姑娘今天穿着件黑色的短大衣,在车前灯的光下,她长长的洋娃娃般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浓重的阴影。

走到身前,她仰起头,轻轻道:“丹尼尔……谢谢你开车过来。”

江之寒给她一个微笑,看了看她撞坏的车头,“你没伤着吧?怎么没打911?”

卡琳在手掌里呵了口气,“我没事儿……我已经打了电话给拖车公司。该死的拖车公司,现在还没有来。”

江之寒看她缩着脖子,说:“上车等吧……”

卡琳乖巧的点点头,拉开车门,坐进江之寒的车里。车里开着暖气,俨然是另一个世界。

关上车门,几秒钟的功夫,车里暗下来。

在夜色里,江之寒看着沉静柔和的金发女子,心里似乎动了动。

他沉声道:“出去玩的开心?”

卡琳轻轻摇了摇头,半晌,说:“和我妈吵了一架,所以提前了两天回来。”

江之寒沉默片刻,问:“她从北欧飞过来看你?”

卡琳说:“她在纽约有个会,顺便过来看看。”

江之寒点点头,不再说话。

卡琳偏头看着江之寒,说:“新年第一天,你干什么了?说来听听。”在英文培训中心的口语课上,卡琳尤其喜欢RPG的游戏,而在游戏里她总是扮演发问的那个人。圣诞节前的某天,江之寒半是玩笑的问她,问了这么多问题,可有什么结论。卡琳很认真的说,丹尼尔,你是一个很复杂的主体,在很多方面表现出潜在的双重性格,所以……我还没有结论。

说起今天困在老宫家里的事儿,卡琳笑笑,“晓峰是个很有趣的男孩儿……”

江之寒扁扁嘴,语带双关的说:“你说的一点儿没错,他确实是个……男孩儿。”

卡琳说:“晓峰说,有个很漂亮的中国女孩儿喜欢你,你却对她不理不睬,是吗?”

江之寒不由张了张嘴,蓝晓峰的八卦超越了他最狂野的想象。

他说:“别听他胡扯……”

卡琳无声的笑笑,“你还想着你以前的女朋友?”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

卡琳说:“我知道,我知道这是很私人的问题。只是好奇而已,你不一定需要回答……”

看着车外车灯照亮的一小片树丛,江之寒微微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卡琳似乎是叹了口气。

她垂下眼睑,很轻很轻的说:“丹尼尔,我……好寂寞。你呢?”

※※※

拖车终于到了。卡琳下车和司机说了一大通,签好自己的名字,拿了一份复印件,走回车里,十指相交,两只手并着放在身后,在座位上伸展了一下身体,说:“可以送我回家吗?”

江之寒一笑,“My Pleasure.”

卡琳侧过身子,把收音机扭开,调到一个本地的乡村音乐台。

里面正传出一首歌,

哦,寂寞的女孩儿,

她想要些什么?

闭上双眼,

把这黑夜熬过。

第一缕阳光,

照到她身上,

让一切都消失,包括那寂寞,

在晨光里挥发,

上升到云层,

化作那细雨,

通通的,通通的,

都传给你们,

你们中的每一个。

卡琳在夜色里无声的绽出一个笑容。

江之寒小心翼翼的把着方向盘,生恐在雪后的路上控制不住汽车。收音机里的乡村音乐,调子淡淡的,在夜里却透出些伤感,慢慢的好像把他包围起来,有些好久不见的情绪忽然间浮上心头。

耳边仿佛回响着刚才卡琳的问话,我好寂寞,你呢?……

奥迪下了高速,拐上居民区的一条小道。这里没有路灯,除了车灯和路边的反光板,四处都是黑漆漆的。

汽车似乎无声的往前滑行着,在这新年第一天的夜里。

忽然间,江之寒听到卡琳叫,就是这里了……

他偏头一看,路边正有一个岔路口。

下意识的,他一踩刹车。踩的猛了些,奥迪在湿滑的路上失去了控制,歪着冲到了路边。

卡琳叫了一小声,江之寒眼疾手快的打过方向盘,堪堪的避开前面的一棵树,车终于停了下来。

江之寒呼出口气,心有余悸的说:“差点重蹈你的覆辙……”

没有人回答。

他转过头,只见黑夜里女孩儿碧蓝的眼珠似乎放射着光芒。她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的,专注的,只是凝视。

那眼里,是柔情,或是寂寞?

收音机里,乡村歌手还在浅吟低唱。

卡琳在她的座位上,屈起身子,慢慢的靠过来。

仿佛是慢镜头重放一样,江之寒看着金发的女子慢慢的靠近,她伸出手,环在自己的背上,精致的脸蛋靠过来,嘟起嘴……

轻轻的触碰。

他能感受到,卡琳嘴唇传来的特别的味道,好像是带着薄荷的气味。

江之寒仿佛被定身法定住了一样,只是被动的感受嘴唇触碰的质感。

良久,他才像从冬眠中苏醒过来,本能的伸出右手,揉进她的短短的金发里,把她的头按向自己,嗅觉里全是她身上的体香和那薄荷的味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砰砰砰,有敲窗户的声音,把还在纠缠着唇舌的男女分开来。

江之寒有些茫然的转头,窗外有人在叫,“警察,打开你的车窗。”

一愣神的功夫,坐回座位的卡琳咧嘴笑了起来,还吐出一截舌头,显出娇俏的一面。

江之寒按了下按钮,车窗滑下来。有手电的光照进来,他不由得眯了眯眼。

三秒钟的功夫,手电的灯在车里晃了一圈儿,有人命令他,“驾照,车辆注册文件,还有你的保险……”

江之寒指了指副座前的储物格子,示意卡琳把里面的保险和注册文件拿出来,合着自己皮夹里的驾照,乖乖的交给小胡子警察。

警察看了大约一分钟,把东西一股脑的都塞回他手里,低下头往车里又看了看。

卡琳给他一个明媚的笑容。

警察咳了一声,说:“Guys,Get a room!”

江之寒瘪瘪嘴,关上车窗。一回头,卡琳却像遇到什么好笑至极的事情,在座位上咯咯的笑着,笑到直不起腰。

※※※

静寂的夜里,江之寒踏在楼梯上的脚步声,惊雷一般回响在楼道里。

卡琳环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像巫师一样吟唱,“你寂寞吗,丹尼尔?”

江之寒不答她,走到门前,从她手里取过钥匙,摸索了好一阵,才扭开房门,然后在身后重重的关上。

把钥匙扔在地上,他一把搂住那十九寸的细腰,能感受到绷紧的皮肤的弹性和青春。

他在黑暗里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个新年的大雪夜,两个寂寞的人,不正应该相互靠紧,温暖彼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