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63章 新年的八卦

圣诞之后,便是新年。

江之寒订了机票,准备新年后回家两周,处理一些公事,当然最主要的是看看父母朋友。

学校已经放假,但大多数国内的留学生并没有经济条件每个假期都回家,有些假期还要在实验室工作。这其中,就包括小蓝和老宫。

新年前一天,江之寒请两人去离老宫家步行不到十分钟的AppleBee喝酒聊天,也算是庆祝新年。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是想着喝醉了可以去老宫家里鬼混,不用酒后驾车。在这些细节上,江之寒一向是小心谨慎遵纪守法之人。

三人坐下来,要了些薯片BBQ鸡翅奶酪之类的下酒菜,先点了三大杯扎啤。

老宫清了清喉咙,说:“在祝你们新年快乐之前,我先宣布一个坏消息。让我们把坏消息都留在旧的一年……”被江之寒和小蓝一起鄙视了一声。

老宫说:“昨天年末最后一次开会,大老板宣布几件事。其中一件,费文静从他直接领导变成划归丰田小鬼子手下……”

江之寒一头雾水,“什么意思?小鬼子要和费文静师生恋,我们小蓝没希望了?”

老宫说:“之寒,这里面的文章,你不明白,但小蓝一听就明白。”

小蓝说:“我不明白!”

老宫很沧桑的摇摇头,“这件事情,是说明我们专业两大天才,方鸣和吉修贤争夺费文静的战争,已经进入最紧要的关头,大概已经分出胜负了!”

小蓝说:“吉修贤不是在国内有女朋友吗?”

老宫不屑道:“那个一个月前就蹬了……错,是被人家蹬了。总之呢,之寒,我给你解释一下。大老板是不会真正带硕士生的。费文静以前挂在他名下,基本上就是跟着方鸣干活儿。方鸣可是号称固体物理自大老板以后本系第一天才!现在划归到小鬼子名下,实际上就是跟着小鬼子下面的吉修贤干活儿。专业的国人都说,这是吉修贤去争取来的。从此,就可以开夫妻店儿了。上个星期,我在走廊上隐约听到他们俩人在争吵,结果是为了这事儿……”

小蓝斜斜眼,“管我什么事?本来就没我什么事儿……”

江之寒呵呵一笑,“那你前几天还去勾搭人家?”

小蓝说:“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嘛……”

江之寒问:“还有一种准备是?……”

小蓝说:“当然是回国搬运了。对了,江老大,什么时候请客去内华达呀?”

江之寒啧啧了两声,“瞧你,都饥渴成这样了……我过两天就要回国,回来之后再说吧。”

小蓝狠狠的说:“三月之前,你不兑现承诺的话,我就给倪裳写Email揭发你。”

江之寒不屑的笑笑,“我告诉你小蓝,你那两种准备都不靠谱。最靠得住的朋友,咳咳,你知道是哪两个?”

小蓝说:“说来听听。”

江之寒哈哈一笑,“你的左手……和你的右手。”

老宫哈哈大笑。

小蓝一愣,反应过来,举起扎啤杯,“来,为我们最可靠的朋友干一杯。”龌龊无下限,就是他这样的。

放下酒杯,小蓝说:“江老大是遗世独立的,老宫你的消息也不够灵通。最近中国留学生圈子里最新最大的消息,你们都还不知道。”

他很得意的看了两人一眼,“继江老大以后,庄佳蓉也外F了!……”

江之寒皱皱眉头,“什么叫外F?”

小蓝一笑,“之寒你这么纯洁?!……F啊,以F开头的最著名的词是哪一个?联想联想……”

江之寒哼了一声,“我操……你可别造我的谣啊,我警告你。”

小蓝说:“庄佳蓉前天下午和一个竹竿一样的白人男生牵手在图书馆前的草坪上走了一圈儿。一夜的功夫,大家都知道了,是这两天红枫那边最大的话题。”

江之寒撇撇嘴,“大惊小怪!”

小蓝说:“得,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超然的。当然,你有那个资本呀!你想想,自从庄佳蓉到了UOK,又在中秋留学生晚会上唱了首歌,多少人眼馋,多少人迂回的打听她的消息。知道她没有结婚,我听说你们经济系和我们生物系的两个中国来的副教授都动了心,想要找人认识一下呢。”

江之寒说:“那又如何?”

小蓝瞪大眼,“那又如何?!……你不想想,这里本来资源就稀缺,难得来个好的,却便宜了老外,群情激奋也是很正常的。”

江之寒反驳他说:“扯蛋!就算她没找个老外,找了个老中。一百个追求者中,按照你的理论,也就便宜了一个人,剩下九十九个都干瞪眼,有什么区别?”

小蓝不服气的说:“那怎么也是肉烂了在锅里。”

江之寒正喝酒,被呛住了,咳嗽了几声,指着小蓝,“你这家伙……唉,你……”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

老宫很客观的发言说:“种族之分是难免的,说的再好听也在那里。你看,有几个中国男生能找到白人小妞做女朋友?少之又少。相反的,中国女生找白人男生的比例要高很多。Kao,现在连找黑人的都不罕见了。这个事情,没有对错,但男人嘛,尤其是还单身的,心里还有念头的,虽然实际上也没他什么事儿,知道这个结果总是会很不平。这就像一个狼群,本来就比例不平衡,里面一头最漂亮的母狼还跑出去和别的狼群的偷情了,被自己这个群体抛弃是难免的事。”

小蓝击节叫好,“老宫不愧是理论专家,这番道理讲的深入浅出。”

江之寒点点头,“你说的其实没错。不过,说抛弃未免言之过重,能怎么抛弃她?不和她说话?不和她交往?”

小蓝说:“那总是不同的,江老大。我告诉你,我们这里中国留学生这个圈子,两百号人,也许还多些。开学的时候,我有次要想去买个二手家具,需要Van或者Pickup,在留学生邮件群组里发个信,找人开车送一程。一天下来,你知道我收到几个回复?一个……不是吹牛,我的人缘还算好的。类似的事,庄佳蓉曾经在邮件组里发了封信,我听她同屋的人说,半个小时就收到四五十封回信。这是什么概念?你想想!”

江之寒说:“那是因为她没有主嘛,WSN们都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就算她今天找了个中国男生做男朋友,也不再有这样的号召力了。再说了,她也不需要。有了固定的车夫,又何必要那么多人来献殷勤?”

小蓝和江之寒干了杯酒,笑道:“不和你争,咱们立场不同。你正走在外F的大道上。当然,你这是为国争光,按理说应该鼓励你。但自从见过倪裳,我觉得呀……还是不值。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呀,之寒!”

带着三分醉意,江之寒一口喝干了酒,“去你妈的!懒得和你小子多说。”

※※※

三人喝到都醉醺醺的,便回到老宫的住处。正巧他的室友回国去了,几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下来,无聊的看租来的一个大片。不知不觉,便都睡着了。那片子到了结尾,字幕过后,重复的回响着主题曲,却没有人听见。

江之寒睁开眼,迎来的是新年的第一天。

老宫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卧室去睡了,小蓝窝在一个单人沙发上,自己却一个人霸占着长沙发,身上还盖了个薄毯,想必是老宫放上去的。

带着宿醉后一丁点儿的头晕,江之寒站起来,走到落地玻璃门前面,把百叶窗拉开,不禁轻轻的惊叹了一声。

一夜北风紧,银装裹大地。

好大一场雪,把远远近近的植物建筑都刷成白色,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一种颜色。

江之寒顺手扔了一个靠枕到沙发上,叫道:“小蓝,起床了,好大一场雪!”

蓝晓峰不满的哼哧了两声,睁开眼,问:“很大吗?”

江之寒说:“圣诞节的雪已经够大了,昨晚这场雪,起码要大上三倍。”

蓝晓峰长长的叹口气,“要是有个美丽的女子,一起堆个雪人,打打雪仗,想想就是多么浪漫美好的事儿。可惜呀……我的身边此刻只要之寒和老宫……”

出奇的,他没听到江之寒出声讥讽。他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外面的雪景。

蓝晓峰坐起身来,试探着问,“江老大,我说的没错吧?”

江之寒回头,“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老子从来没想过和你一起堆雪人打雪仗。”

正说着话,老宫也起床了。三个人随便找了些KK的圈饼和牛奶解决了早餐,便出门随便走走。

一脚踩下去,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听到哧的一声响。三个人都来自南方,这么大的雪,让他们都有些新奇和兴奋。从公寓外的路吱吱呀呀的一路踩着雪往外走,刚走到外面的街上,便见到一辆车从路上控制不住的滑到路边,才堪堪停下。

三个人走过去,和开车的白人大叔打了声招呼,便帮着他把车重新推回路面。司机发动引擎,从打开的车窗伸出左手,竖起大拇指表示感谢。

小蓝笑说:“到万里之外的美利坚来当雷锋叔叔,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老宫和江之寒拍了拍手上的雪,都笑了起来。

在老宫家外面随便游逛了不到半个小时,三个新时代的活雷锋帮忙推了五辆车。看见一辆又一辆歪歪斜斜的滑出路面的车,江之寒皱眉说:“我没有雪链,这个样子,看起来没法开回去呀!”

老宫说:“等会儿应该还有一波扫雪的车吧……等到清理好了,开市内的路面应该不是问题。”

说话的功夫,雪又飘了下来,一会儿便在头上铺上一层白色的粉末。雷锋们帮忙推了最后一辆车,便回到公寓里,关起门来,上网的上网,看片的看片,度过这大雪纷飞的无聊的新年第一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