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62章 谁来接我的电话

江之寒把窗打开一点,让雪花带着冷风吹进来。被冷气一激,皮肤上似乎起了些鸡皮疙瘩,人却感到一种莫名的舒爽。

电话铃响了。

他拿起话筒,有些懒懒的,“Hello?”

传过来一个甜而不腻的声音,“哥,圣诞快乐。”

江之寒直了直腰,“林墨?”

林墨嗯了一声。

江之寒抬头看看墙上的钟,“你在干嘛?”

林墨说:“吃过了午饭,走在路上消消食,顺便给你打个电话……你呢?”

江之寒说:“我么?坐在窗边赏雪呢,很高雅的,呵呵……”

林墨轻声问:“一个人?”

江之寒说:“这么高雅的事儿,当然只有一个人才可以做。”

林墨沉默了半晌,“你……还好吗?”

江之寒说:“挺好的……你呢?”

林墨忽然觉得,有好多话想和他讲,有好多事情想和他分享,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说出口的,是一句最简单的,“我挺好的。”

江之寒问:“男朋友呢?可有进展?”

林墨哼了一声,“什么进展?”

江之寒呵呵笑笑,“林墨,大二了呢……过了大二,女生就加速贬值了……”

林墨不屑道:“最讨厌你这样不尊重女性的大男子主义了!”

江之寒叹了口气,“我开玩笑的呢,我妹妹是永远不会贬值,永远都会有人抢着要的。说正经的,有没有看得上眼的呢?”

林墨轻声回答:“有几个还不错哟……不过听说12分钟要跑3300米,一口气得喝半斤白酒,都给吓跑了!”

江之寒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呵呵……这样啊……我听方虹说,你们班长不是每晚都在练长跑吗?应该离达标不远了,哈哈!我给你说,林墨,严格要求是不错的,要宁精勿滥……”

林墨并不接他的话,过了半晌,她问道:“你……春节回家么?”

江之寒说:“应该会吧,大概元旦前后。”

林墨几乎脱口而出,快回来吧,我……好想你……但她终究克制住了,只淡淡的说:“我在电话亭打的,有人巴巴的站在这里等着呢,就不和你多说了……圣诞快乐。下雪了,圣诞老人会来找你的,Bye!”

※※※

林墨之后,是张小薇。

“老板,今天好像是你那边的平安夜哦……本不想打扰你的,不过你说了,这件事完成要第一时间向你汇报。”

江之寒问:“是江吴股份重组的事?”

张小薇说:“是的,桦倩姐已经把所有的程序走完,文件都弄好了。你……需要我去一趟酒口镇吗?”

江之寒沉默了半晌,“不用了,先放在你那里吧。”

张小薇说:“好的。”

江之寒说:“还有别的事儿吗?不如一起说了,免得明天你还要给我打电话。”

张小薇嘻嘻一笑,“不影响你赏雪?”

江之寒啊了一声,“你……”

张小薇说:“我才打电话给倪裳,祝她圣诞快乐。”

江之寒摇头叹气,没好气的说:“你……有什么事快说吧,我还要接着赏雪呢。”

张小薇说:“这一周要你批复的文件我明天给你发过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有几个消息和你通报一下。”

江之寒嗯了一声。

张小薇说:“思宜最近新聘请了一个特别助理,帮助她处理时尚生活和全体育的编辑出版,是你的老同学哦……”

江之寒想了两秒钟,说:“别卖关子了,我想不出是谁。”

张小薇说:“汤晴。”

江之寒有些吃惊,“她不去继承她老爸的事业,跑去和思宜混什么混?”不过就他所知,汤晴实习的时候选的还真是这个方向。

张小薇笑了笑,“下一件事……最近汉港在公开招聘,凝萃她递了一份简历。她今年大四,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这件事,我去请示过黄阿姨和温校长,他们说……咳咳……公事公办。符合条件就录取,不符合让她去找别的工作……”

江之寒略微想了片刻,“沪宁分公司市场部那个阮经理,我上次听说冯一眉很看好他?”

张小薇说:“是的……提拔他的提议已经上日程了,不过他级别不到,所以并没有给你报备。”

江之寒说:“这样……你告诉冯一眉,提拔没问题,让他在现在岗位上呆到明年夏天。大四没什么事情,你给凝萃打个电话,她要是真想到汉港工作,这几个月跑勤快些。告诉阮经理,从下周开始凝萃就是他的特别助理。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好好培训她,明年夏天好交班给她。嗯……你给我约个时间,我给冯一眉和阮经理通个电话。凝萃那边,我会自己给她打的。”

张小薇简短的说:“好的。明天之前我会通知好,把时间定下来,连带其它文件一起发给你。”

她接着说:“最后一件事……这个,是关于你高中同学的。楚婉毕业以后,好像工作岗位不太理想,是个国营单位,刚进去就传言要破产。林墨找到我,问可不可以帮忙联系一下。我给中州实业人事部的打了个电话,给了她一个面试机会。宫部长前天给我回电说,面试比较理想,决定录取,她也接受了。这件事,需要给你报备一下。”

江之寒说:“好。林墨这丫头,也学会走后门了。”

张小薇揶揄道:“老板,你开的公司越来越像家族企业了。”

江之寒叹气,“这是哪门子家族企业……”

张小薇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提前和你说明一下。宫廷菜馆今年明年准备开新的分店。按照你的指示,一定不能超过三家。现在羊城店已经确定下来,但剩下的两个名额,高层之间有很大的分歧。方经理和市场部的人吵的很凶。关于这个事情,我写了一份简报给你过目。但现在议案已经交到总裁联合办公室进行最后的讨论决定,所以楼经理会专门向你报告这个事儿,不再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如果你需要我这边做什么,请给我发信或者打电话。”

江之寒说:“好的……今天是国内的圣诞节吧,圣诞快乐,小薇,下了班早点和男朋友去约会吧。”

张小薇抱怨说:“男朋友?!……你还说。我现在天天加班到晚上八点以后,我妈开始还夸你给的待遇高,现在已经满腹怨言了。我被盘剥的如此之惨,哪有时间去谈朋友?”

江之寒说:“我给你个建议。”

张小薇很警惕的,“请指示。”

江之寒说:“不如就在我们公司内部找一个……办公室恋情挺好,以后要是加班,两口子一起加,晚上八点多看着月亮一起回家,又甜蜜又温馨,还不耽误工作……”

在张小薇抓狂之前,他说:“认真考虑一下吧,汉港那边年轻未婚男子很多的,让冯一眉帮你留意一下……Bye-bye”,很快的按掉了电话。

出国快半年了,公司的事情除了把握战略上的方向,江之寒基本上都撒手不管。让他欣慰的是,整个组织的运作到目前为止还很流畅顺利。高考前的那几个月,他也做过撒手掌柜,但四年以后,公司的规模和四年前三家餐馆一个食堂几家书店再加上股市资金的时候已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说那时候是一只小木船,现在怎么也是一艘铁甲船。掌控不同规模的企业,需要的技巧和能力差别很大。江之寒也在慢慢的学习,尽量抑制自己事必躬亲的冲动,充分的信任手下的人才。这次出国留学,客观上算是给他提供了一个条件,让他不可能太多的去关注公司运作的细节,而只能着眼于大处。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Ok。

江之寒想到张小薇刚才提到的,自己要她第一时间报备的江吴股份重组的事,屈起手肘,托在下巴上,咬着嘴唇,想了好半天。

终于,他下定了决心似的,把电话拿起来,拨了一连串的号码,最后那几位是他曾经无比熟悉的手机号。

电话那一头,传来一首歌。

过了好久,传过来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吴茵现在不方便,请问你是哪一位?”

江之寒眼皮跳了跳,轻轻的放下了话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