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61章 圣诞大雪夜

圣诞节和感恩节是美国最重要的两个节日,就如国内的春节一般。江之寒出国之前,国内的大学生们已有人在平安夜去教堂参加活动,他却一次也没有去过。感恩节那天,江之寒和倪裳在家里招待老宫和小蓝吃火鸡大餐。到了圣诞节,小蓝投桃报李,在红枫设宴招待朋友,江之寒当然也在受邀之列。

不过,江之寒迅速的识破了小蓝想要抓他去当厨子的阴谋,声明自己会带两个做好的菜去赴宴,其它的事情一概不管。

到了自己曾经借住过一周的小蓝的公寓,里面热火的已有十五六号人。小蓝的嘴皮子好使,人缘一向不错。人群里,江之寒看见了小蓝一度想要追求的目标——费文静。女生穿的很朴素,神情还是带些傲气。江之寒一眼看去,她胸前带着一个十字架的挂饰,很是显眼。有两个女生在厨房里帮着小蓝准备晚餐,看见江之寒进屋,小蓝大叫一声阿弥陀佛,软硬兼施的把他拽进厨房,把身上的围裙脱下来塞在他手里,叫了几声大哥,自己便端着杯饮料出去招待客人去了。

小蓝歪歪扭扭的走了几步,最终还是凑到费文静身边,收起标志性的笑容,很严肃的说起话来。江之寒不由得瘪了瘪嘴,转过头来,老老实实的做起厨子来。

由于人太多,大家还是采取自助餐的形式,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聊天。公认新生里最漂亮的庄佳蓉今晚没有来,应该是有不少约会等着她挑选。江之寒除了小蓝和老宫,其他的人不过都是点头之交。他今晚有些懒懒的,不太想说话。老宫跑来和他嘀咕了十分钟,小蓝则像只孔雀一样,在费文静的身边转来转去,不时的展开一下自己美丽的翅膀。

八点钟刚过,江之寒喝了好几杯可乐,觉得肚子涨得很,也不太吃得下东西,便走过去和小蓝告辞。小蓝邀请他留下来打牌,江之寒兴致不高,让他快回去攻关费文静,挥挥手,一个人出了公寓的门,开车回家。

进了房门,回头关上,打开灯。诺大的一个空间,就像一个壳,又回到里面,和外界隔绝起来。江之寒想了想,圣诞节在国内也不算什么正经的节日,便断了打电话回去的念想。

江之寒听到自己的手机嘟嘟响了两声,拿出来一看,刚才在小蓝家里漏接了一个电话,有一个没有接听的语音留言。他拨了号,原来是卡琳留的,很简单:

丹尼尔,圣诞快乐……我昨天离开Vansas,要去宾州呆几天。嗯,没别的,享受你的圣诞节吧……

江之寒挂了电话,给自己开了瓶啤酒,坐到窗前,扭开一盏台灯。

外面的风很大,呼呼的声音隔着玻璃都能清晰的听见。江之寒忽然看见有什么东西飘在窗户上,然后越来越多。他凑近了仔细看了看,把窗户拉开一条缝隙,再把外面的纱窗也推开一点,一股冷气迎面扑来。摊开手,有东西飞进掌心,然后飞快的化掉。

江之寒吸了口冷气,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下雪了……

一个白色的平安夜。

※※※

倪裳公寓的客厅和厨房里,熙熙攘攘挤满了人。被念叨了很多次,倪裳终于在这个平安夜搞了个聚会,在自己公寓招待大家。

有几个朋友带了菜和饮料过来,其它的都得倪裳动手做,当然厨房里帮忙的女生男生并不缺。到美国一年,虽然住的地方比江之寒的Vansas中餐馆多了百倍,倪裳还是慢慢习惯自己做饭。她记得当年江之寒教导她的,做菜不过是固定的程序和配料,并不比化学实验困难。高三大学的时候,倪裳在家里就偶现峥嵘,露露身手,到了加州,实践的机会天天都有,聪慧如她,当然练出一手很不错的手艺。

厨房里,四个灶一起工作着:一个是汤,一个是蒸的肉,另两个是煮和炒的菜。虽然有一个女生帮忙,还有些打下手的,倪裳也忙的不可开交,额头上微微有些汗水。

叮铃铃,饭厅墙壁上挂着的电话响起来。

室友接了电话,一会儿的功夫,风风火火的跑到厨房,“倪裳,你的电话……是个男生哦,声音很好听!”

有人说,“有男生给倪裳打电话很稀奇?瞧你激动的……”大家哈哈一笑。

倪裳边走便回头笑了笑,拿起话筒,她说:“Hello?”

两秒钟的静默。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倪裳……圣诞快乐。”

倪裳哦了一声,“是你呀……”

听着背景里鼎沸的人声,和柔和的音乐,江之寒笑了笑,“在开Party?哦,你们居然放的是远古的邓丽君的靡靡之音,很有趣!”

倪裳笑了笑,“被人催了好久,欠大家一顿饭……之寒,圣诞快乐!”

她顿了顿,问:“你……在哪里?”

江之寒说:“在家。”

倪裳问:“一个人?”

江之寒嗯了一声。

倪裳说:“怎么没有和小蓝老宫他们一起聚聚?”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刚从小蓝的Party回来。小蓝忙着泡妞,其他人忙着打牌,我兴致不大,就先回来了。”

倪裳说:“这样啊……”厨房里的人在叫她,倪裳,已经半个小时了,要关火么?

倪裳捂住话筒对他们叫,关火吧,回过头来,说:“对了,之寒,我按菜谱上说的做烧白,做出来却不怎么爽腻,是不是蒸的时间太少了?”

江之寒说:“这都几点了?我和你那里两个小时的时差,加州现在应该很晚了。你们还在吃晚饭?”

倪裳解释说:“这是第二轮,他们说今天要熬夜打牌,所以得再吃些东西垫垫肚子。”

江之寒说:“做烧白的话,还不如用高压锅蒸呢。我觉得,是软一些比较好吃。你一定是时间太短了……”忽然觉得很有趣,也有几分荒谬。平安夜的晚上,隔着几千里,两个人在电话里一本正经的讨论起烹饪……

倪裳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觉。很奇怪的,电话两头,同时沉默下来。好一阵,都没有人说话。拿着话筒,似乎能在嘈杂的背景声中听到彼此的呼吸。

厨房里的一个女生朝这边看过来,只见倪裳拿着话筒,神情有几分痴。她不由八卦道:“谁呀?不会是男朋友打来的电话吧?”

倪裳的同屋笑道:“八成就是。”顿时引起所有人的兴趣。

八卦的女生急切的问:“她有男朋友了?我怎么没听说过?”

倪裳的同屋说:“倪裳感恩节的时候不是出去旅游了么?我那时候开玩笑问她是不是去见男朋友,她笑着默认了呢……应该也在美国吧,在中部还是东部,我不是很清楚。”

大家惊叹了一番,八卦的女生拍着身边一个高大男孩的肩膀,很哥们儿的说:“小飞,我同情你……”

电话的两边,一阵沉默以后,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怎么不说话?”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说:“你先说。”却又和倪裳撞车了。

倪裳坚持道:“你先说。”

江之寒说:“没什么……刚刚回家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在窗前坐着,忽然间……就下雪了。好大的雪……在青州和中州都没见过这样的……”

倪裳的脑海里,很自然的浮现出一副画面:江之寒开着一盏灯,独自坐在窗前,外面是漆黑的天空和飘飞的大雪。拿着话筒,她环视了一眼客厅和厨房,那里坐着站着说着笑着有十几二十号人,半是熟悉半是陌生的人。她站在人群之中,却似乎和一个人站在这里没有什么分别,能体会到骨髓里面的透出来那种寂寞。

有几分怅怅的,有几分神不守舍的,倪裳开口说:“下雪了么?……挺好的呀……”

电话的另一头,江之寒无声的笑了笑,“倪裳,Enjoy your party,我没什么事,就是……打个电话问声好……”

倪裳嗯了一声,“你也是。”她握着话筒,等待对面挂断的声音。

很久很久,她都没有等到。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有些撕扯的痛,她啪的一声把话筒放下,低着头,穿过人群,走回自己的卧室,把门轻轻的掩上,在床上躺下来,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床正对着的书柜上,摆着两个5X7的镜框,左边一个,是倪裳和父母的合影。白冰燕搂着女儿的肩头,脸上全是开心的笑容。右边一个,是一张合影。生日蛋糕前面,倪裳居中坐着,脸上带着三分淡淡的桃红,眼里全是甜蜜的情意。

在她旁边和身后,是一众高中的朋友:江之寒,阮芳芳,伍思宜,温凝萃,顾望山,薛静静,陈沂蒙,曲映梅,冉晓霞,姗姗,楚名扬……

就好像今夜一样,屋内人声鼎沸,窗外明月如盘……

但时光流逝,妈妈已在天堂,他在千里之外……

连带着自己,有一部分还停留在那个甜蜜的高二,另一部分在母亲去世的夏天踯躅不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