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59章 老人与狗

隔壁住的老头保罗,自从上次洗澡摔了腰,一直没有痊愈。下雨天的时候,尤其糟糕一些。大概是因为这个,最近两个月他一直呆在Vansas的屋子里,不像以前那样神出鬼没的。

江之寒送了他一瓶藏红花油和一盒狗皮膏药,他敢不敢用就不知道了。这几个星期,周四的时候,两人常聚在一起喝喝小酒。比尔对葡萄酒的研究颇深,家里Wine Collection Book上有每个年份的不同酒窖的出品的打分和点评。

除了聚在一起喝小酒,江之寒也顺手帮他一个大忙。每周周一,周三,周五早练的时候,他都带着比尔的那条老狗,叫辛西娅的,出去遛圈儿。辛西娅在江之寒看来,是他遇到过的最睿智的一条狗。也许是年纪大了精神不太好,她通常都一副懒懒的模样。不像有的狗,在主人旁边多多少少有些谄媚的感觉。她显得更高傲些,更藐视世间一切事物一些。

清晨去附近的公园路上,时常会遇到早起的去遛狗的人。有些小狗,譬如奇娃娃,在主人面前很温顺,见到别的狗却吠叫的厉害,一副要给你些眼色看的架势——江之寒称之为“狗奸”。偶尔辛西娅也会遇到那样莫名其妙的挑衅,她从不后退,也不叫嚷,只是淡淡的看着面前狂吠的小狗,一副懒得理你的模样。正因为她这幅模样,江之寒愈发的喜欢起她来,从开始的纯粹助人为乐,慢慢成了享受和辛西娅一起出去早练的时光。

和其它的狗不一样,到了大片的草地树林处,辛西娅全没有出来放风的兴高采烈。和在家里一样,她通常懒懒的躺下来,半眯着眼,享受着晨光和新鲜的空气。有时候江之寒蹲下马步练拳的时候,她会睁开眼,饶有兴致的观看一番,最后再摇摇头,眼里的神情仿佛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故弄玄虚的家伙……

※※※

周四的傍晚,从学校健身馆回家,江之寒放好包,便推门进了保罗屋旁边的庭院。说好了今天老头子请客吃自制的烧烤食物。

像平常一样,辛西娅躺在比尔的脚边,眯着眼正养神。

听到推门的声音,她懒懒的睁开眼,看了江之寒一眼,仿佛还点了下头,又似睡非睡的躺着。

江之寒有时觉得她大概是被诸葛孔明附了身,见了自己这个访客,正眯着眼吟诵:

大梦谁先觉?

平生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

窗外日迟迟。

一抬头,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洒下来一片余晖。

保罗烤的羊肉已经有了几分火候。虽然BBQ烤架关着,还是有香气止不住的往外冒。

江之寒深吸了一口,赞道:“好香。”把手里拿的两瓶红酒放下来。到这里来吃饭,不用带什么礼物,带两瓶酒开了一起喝,最是合适不过。

自从上次老头子请江之寒吃饭以后,江之寒回请过他一次,慢慢的有了些深入的交谈。江之寒了解到,保罗确实参加过越战,战争结束以后回到美国,娶了个老婆,生了个女儿,就是他第一次拜访就看到的照片。但两年以后,两人就离了婚,女儿也判给了母亲。离婚以后,老头子开始到处流浪,期间在亚洲呆过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是否是越战留给他的影响。保罗在十年的时间里,住过五六个亚洲国家,在菲律宾呆的时间最长,大概有三年。除此之外,在香港也呆过大半年,台湾住了三个月,甚至改革开放初期就去过中国大陆。

老头子似乎对东方的所谓玄学很感兴趣,连风水也略懂一二,但中文只会十几二十个简单的单词。据他自己说,以前在香港台湾的时候,中文还好些,可以和小商小贩简单的交流。十多年后,却是很多都忘记了。

江之寒琢磨着,老头子大概是太寂寞了,一个人住,也不太见他呼朋唤友什么的,所以和他聊起天来总是滔滔不绝。开始的时候,江之寒对他浓重的南方口音有些不适应,但慢慢的,基本能听懂他在讲什么。

太阳落到山后,天边还有一抹亮丽的云霞。两个人坐下来,这次没有喝江之寒带来的红酒,开了几瓶啤酒,就着买来的面包和烤好的汉堡羊排和蔬菜,开始享受这一顿丰盛的晚餐。

保罗喝了一大口啤酒,问:“江,你是个民族主义者吗?”平常交往,通常美国人喜欢称呼一个人的名,但老头子很喜欢用江之寒的姓来称呼他。

江之寒思索了片刻,“我更多的……应该是个无政府主义者。”

保罗眼睛一亮,“真的?”

江之寒说:“人是很复杂的吧……难免有些情况下,我也会站在民族主义者的立场上。”

保罗说:“据我在东方的经历,你们那里是民族主义者的沃土。”

江之寒说:“这个大概和历史文化有关吧……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看,我们那里更悠久一些,所以认同感也比较强。再加上19实际被殖民的历史还鲜活的在记忆里,所以……”

保罗点头表示认可,他叹口气,说:“今天在克罗格超市外面遇到一个老熟人,以前在越南的战友,大冷天的坐在那里讨饭呢……”

江之寒哦了一声。

保罗说:“你知不知道,据有个统计说,现在美国无家可归的人里面,三分之一是退伍的老兵……”

江之寒有几分惊讶,“是么?”

保罗说:“我本来也不太相信,但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当兵也是有好时期有坏时期的。对我们这一代来说,正是遇到了最坏的时候。在越南死了那么多兄弟,回到国内,大家还拿冷眼瞧你,觉得你是好战份子。XX的,要打仗的又不是我们。我们这批人回来,既不是战争英雄,又没有得到政府太多的照顾,找个工作也难。老兵部那帮狗屎,一群官僚,根本不管下面的人的死活。”

江之寒听着他发牢骚,问:“那……上一代的会好些?”

保罗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当然……上一代的,只要没上朝鲜战场和你们干一仗的,过的通常比较好。二战以后,大量在欧洲的军队回国退役,那时候政府给了一整套优惠的政策,让他们上学,帮他们担保买房。五六十年代,很多人当兵还可以拿军队的钱接受教育,有很多的福利,绝大多数人从没有真正上过战场。那时候,虽然和苏联冷战的厉害,但终究没有打起来嘛……”

江之寒吃了口菜,又问:“你……为什么去当兵呢?为了爱国?”

保罗骂了句脏口,“也不是……我那时候年纪也不小了,早不吃爱国这口迷魂汤。不过那时候比较迷茫,没有人生方向,想着去军队里混混……”拍拍自己的腿,“得,你看,混出个这个来。”

江之寒说:“我到这里几个月,深切的感受到,美国是爱国主义教育做的极彻底的地方。你看,连打个篮球赛,开场都要唱个国歌什么的,啧啧……”

保罗嘿嘿笑了两声,“现在不同了,资讯越来越发达,想要灌输爱国的概念不如以前那么容易。想当年,我小的时候,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初,那是美国的黄金时代,刚打赢了二战,把世界从法西斯的噩梦里拯救出来,帮助日本和欧洲进行着经济复兴,领导对抗苏联的邪恶统治。美国是世界的救世主。据我爸说,所有的人都从内心往外真切的以生在这个国家为荣。爱国是不需要教育的。越战是一个转折点,很多观念被颠覆,什么狗屁的救世主,狗屁的家庭观念,美国梦,当你从绝对相信跌落的时候,就会变得很极端,所以那一代人……很多人不相信一切口号和宣传,能相信的也许只有……毒品和性,都是那么直观的,可以马上兑现的,感官感受到的,那才是真实的……那代人虽然是极端一点,但有些观念是没错的。我告诉你,江,什么宗教啊爱国主义啊,本质上不过是一样的。任何东西,进入盲信,就很危险,就会被拿来作为工具。曾几何时,我们要为美国而战,为全世界的自由而战,然后呢,变成为自己的小弟弟奋斗,信仰可卡因和海洛因,再然后呢,又回归到前者……”

喝了口酒,保罗说:“这个国家,总是在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之间不停的摇摆……”

江之寒呵呵笑了一声,“其实我们那里也差不多,可能摇晃的还更厉害一些……”

保罗哦了一声,“是吗?”

江之寒说:“很多事情,其实在哪里都一样。我们那里的老兵,虽然露宿街头的很少,但生活困难的太多了。我前两年搞了一个资助他们的基金,对这些才有了些真切的了解……”

保罗眼睛一亮,身子往前倾着,“是么?快说来听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