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58章 直奔婚姻的恋爱

蓝晓峰现在外出要用车,多是打电话给老宫或者江之寒。因为这两个哥们儿一向很爽快,他越发的不想找其他的人帮忙,包括同一个实验室的几个师兄。那些家伙常常磨磨唧唧,搭个便车有时候还有不少规矩。

周一的下午,蓝晓峰听说有一款手机在减价,只要签两年的使用合同便免费赠送,还外加免费赠送一个DVD的播放器。这两天老宫的车出了问题在修车铺,蓝晓峰想起江之寒今天有英文课,便打电话让他下了课捎自己去一趟Bestbuy。

下午三点多钟,小蓝出了生物系的大楼,步行到学校边上。几分钟的功夫,就看见江之寒铮亮的奥迪A6开了过来。他习惯性的走到车的另一边,正要开门,忽然见到一个绝美的女孩儿的脸从里往外正看着他,露出一个俏皮的表情,伸手指了指后排的车门。

蓝晓峰呆了足有五秒钟,才使劲摇了摇头,确定不是幻觉。他走到后排,拉开车门坐进去。

江之寒很随意的用英文对他说:“我先送一下卡琳,再带你去Bestbuy,不会耽误你的事儿吧?”

蓝晓峰有些懵,摇头说:“不会不会。”

金发女子回头招呼他,“Hi,很高兴认识你。”

蓝晓峰堆起笑容,“我是晓峰。”他的名字在英文里还算溜口。

十五分钟后,江之寒把车停在Derrick's Bar﹠Restaurant门前,卡琳挥挥手,轻轻说了声谢了,带着一阵香风,下车而去。

江之寒启动汽车,刚才沉默着的蓝晓峰顿时兴奋起来,“这……之寒,是哪一出?”

江之寒头也不回,专注的开车,“什么意思?”

蓝晓峰搓搓手,“这为国争光的事儿,你都名花有主了,是不是应该让给哥们儿我呀?”

江之寒说:“没人和你抢……刚才怎么不问电话号码?对了,我这里有一个,回头发给你……”

蓝晓峰啧啧了两声,“你觉不觉得她长的有几分像奥黛丽赫本?短短的金发,长脖子,瘦瘦的,眼睫毛好长……”

江之寒说:“在你眼里,每个金发白人女子大概都有几分像赫本……”

蓝晓峰说:“赫本又不是金发……啧啧啧,之寒,啧啧啧,你这个……过份了哈。什么时候认识的?哪个国家的,我看着不像老美的小妞?多大了?什么系的?怎么就让你碰到了呢?”噼里啪啦的蹦出一连串问题。

江之寒说:“你打手机像这么啰嗦的话,每个月一定会超时的……”

蓝晓峰摇头叹息了一回,很严肃的说:“我还是觉得,总体来说,倪裳更好些……”

江之寒冷冷的说:“倪裳的电话我也有,你要么?”

蓝晓峰干笑了两声,“我要来干啥?”还是不死心的问,“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发展到哪个阶段了?”

江之寒冷笑,“什么时候,搭个便车就需要以身相许啦?如果价格如此昂贵,你小子到底欠了我多少钱?”

※※※

林墨在青大,每周都会打两次电话回家,每次一讲常常会讲一个小时。因为学校里或者宿舍下面收发室的电话经常有人等,不好意思打这么长,她通常都是在欧阳的公司里打。顺带的,她每周还会给干爸干妈打一次电话,虽然时间通常就只有十分钟,但这个频率已经和江之寒持平了。

历蓉蓉经常感叹,说看来生个女儿的话还是好,比较顾家一些。

周二的晚上,林墨的电话打到江之寒家里。历蓉蓉和她聊了几句家常,便压低了声音说,你干爸今天要和你说电话。小心些,他为你哥的事情正生气。两爷子都是犟脾气,我也懒得管他们。

上次暑假回家的时候,江之寒略略的给父母讲过文楚的事,当时江永文两人都有些担心他的安全和事情的后续发展,所以鼓励他出国去留学,没有人仔细谈到吴茵。但中秋和国庆以后,江永文就察觉到不对,对妻子说,吴茵没有打电话来问候,一定是两个人分手了。历蓉蓉对吴茵总体印象还是很不错,但不如丈夫那么看重。虽然如此,她还是在打电话的时候问了问江之寒。江之寒当时说,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我写信给你们吧……

林墨听到江永文接过电话,先甜甜的问了好,关心一下最近身体如何,有没有出去走走。

寒暄完了,江永文直截了当的问她,“小墨,你哥和小茵分手的事,你知道吗?”

林墨说:“我知道吴茵姐离开公司回老家去,大概猜到他们分手。后来给她打过几个电话,见过一面,她也不愿意详谈,所以中间的内情我不是很清楚……”关于两个人的争执还是决定按下不说。

江永文说:“我让他给我解释一下是什么原因分手的,他给我写了封信,真是……真是气死我了!”

林墨小心翼翼的哦了一声,心里倒有几分好奇江之寒是如何解说的。

江永文问:“要我说过你听听?”

林墨说:“干爸,就不用了吧……”

江永文说:“他们的事,你知道的比我们多。你听听,看看有什么评价……他说,回头看来,年纪太轻,每次恋爱的时候一开始就直奔婚姻或者终生厮守的目的,到了中间才发现期望太高。因为性格情绪都不够稳定,对于另一方的期待也不成熟,所以难免起矛盾。一旦有了矛盾,又不能成熟的去克服心里的障碍,分享解决的办法,或者清楚的知道妥协的界限。说到底,和小茵分手,我肯定犯了不少的错误,但双方都没有恶意,却仍然不能解决问题。我觉得,还是因为现在年龄太小,经历太少,没有成熟到可以去谈一段一生的关系的时候……”

江永文冷笑了两声,“你觉得呢?”

饶是林墨聪明急智,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她终于还是开口道:“也许……也许他做错了些事,但这是他很真实的想法……”

江永文说:“如果不够成熟,那为什么要开始呢?难道不是他主动开始的吗?”这两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和林墨正儿八经的讨论各种问题,不过讨论江之寒的问题这还是第一遭。

林墨说:“开始的时候,不……不完全由理智决定吧。而且,开始的时候,大家一定都觉得会有一个好的发展的。”

江永文说:“年纪轻轻,已经有诺大的产业,谈过三次恋爱。这样还是不够成熟,等到什么时候成熟?他没成熟的时候,就该女方遭殃吗?”

林墨咬了咬牙,还是替江之寒辩护说:“我和吴茵姐聊过几次,她……她从来没有责备过哥……”

江永文说:“那是因为小茵这个孩子性子好,这更是他的不对。这样的也不行,他到底想要什么?!……还有,什么叫一开始就直奔婚姻或者终身厮守的恋爱,难道他想发展一开始就是搞着玩的恋爱关系么?”

林墨叹口气,“干爸,哥他有些地方确实天赋出众,出去历练的又早,所以二十几岁就做到很多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东西。但那只是生意上……他毕竟只有二十二三,我觉得呢,对人生的理解感情的理解也许确实不够成熟,和你没法相比。这以后,你多教导他就好了。我想,他是一定会听从你的建议和意见的……”

江永文难得说了一大通话,好像气也消了。他叹了口气,“我教导他?……高二的暑假就不行嘞,别说现在……我给你说,小墨。你哥现在能干,生意又做的大,家里房子我们挣了一辈子的钱都买不来他眨眨眼就买了。我有时候说他的不是,你干妈总是觉得我鸡蛋里挑骨头,大概觉得我还有些嫉妒儿子的成就。”

林墨赶紧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江永文说:“我平时不发表意见,但心里基本是有数的。不管他对小茵那个孩子怎样,人家也不会说他一句坏话,因为好歹他帮她家里帮了很多。但感情不是这么来论的,这是我老旧的看法……就我来说,我不瞒你,我更喜欢以前的之寒……”

林墨心里一紧,嗯了一声,没敢接他的话。

江永文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事业成功必须的东西?因为我并没有像他这么成功过。但是,他现在太自我中心,太自以为是。虽然他还是能分得清是非,以前性格里一些好的东西,比如知道关心人啊,知道感恩啊,还是保留下来很多,但就整个性格来讲,还是太自我,缺少从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心。”不知道为什么,江永文很多从来没有对妻子讲过的话,今天都拿出来和林墨唠叨起来。

江永文说:“什么时候你联系上小茵的时候,顺便告诉她,有空给我打个电话。”

林墨说:“好的,我一定告诉吴茵姐。”

江永文叹口气,把电话放下。他略微的发泄了一通,却听的出来从头到尾自己很喜欢的小墨都在替儿子辩护。也许他确实有一种魔力吧,让身边的女孩儿只想到他的好,想不到他的坏。

电话那头,林墨呆呆的拿着话筒,紧抿着嘴,好一会儿,才把话机放了回去。

是啊,干爸说的也对,林墨心里想,在你成熟起来之前,有多少女孩儿会成为你的牺牲品呢,哥?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讲的就是你这种家伙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