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56章 跋涉千里为一语

小蓝和老宫告别出来,上了老宫的车。发动引擎,显示时间刚好八点半。

小蓝蜷在座位里,叹息道:“难怪难怪!我从来都说之寒看起来不像是个柳下惠,为什么庄佳蓉对他挺热情,他一直都淡淡的爱理不理?原来如彼,原来如彼啊!”

老宫笑笑。

小蓝又说:“倪裳倪裳,真如霓裳一样,还要好些……漂亮,大方,温柔,气质高雅,名校出生,谈吐不俗,还会做家务……哪里找这样的极品?出的厅堂,下的厨房,上的……”

老宫笑道:“打住啊,别猥琐无极限……你的极品不是费文静吗?”

小蓝摆摆手,“费文静还稍微有些可能性……这个,确实如霓裳一样,隔的太遥远。我告诉你,老宫,以我的经验,费文静那样看起来极高傲的,远不如这样平易近人的女子难追,你信不信?”

老宫打趣说:“你今晚的感慨恁多!”

小蓝说:“触景生情嘛,总是难免的。我说,之寒还是够朋友,这个底牌给我们看,算是把我们真正当朋友了吧……”

老宫把着方向盘,问:“你觉得倪裳和之寒怎么样?”

小蓝一愣,“怎么样?很好啊。你不觉得他们俩很恩爱很默契吗?对一下眼神,交换一个笑容,好像不需要说太多的话就能彼此了解。”

老宫反问道:“你不觉得……他们有些曾经沧海的感觉吗?”

小蓝愣了愣,“什么意思?是说像老夫老妻?”

老宫沉吟道,“也不完全是……”

小蓝说:“得得得……别卖弄你的高深理论了。总之呀,我这次真的下定了决心,还是过两年回老家搬运一个过来。我们偃城和中州一样,那美女又漂亮,又有性格,皮肤又好……”

老宫问道:“你说,倪裳大老远的来了,今天之寒为什么还把我们叫来一起吃饭啊?”

小蓝哧了一声,“我要是有那么个女朋友,我也恨不得早点拿出来给朋友看看!锦衣夜行,是多么让人难受的事!”

老宫说:“可是之寒没有说她是我的女朋友……”

小蓝愣了愣,“也许……还在追吧?”

老宫问:“你不是说他们像老夫老妻么?”

小蓝不耐烦的说:“有人一见面就像老夫老妻,那叫缘分!你没听之寒讲吗?他们是中学同学,也许以前是好朋友,现在准备作男女朋友了!”

老宫咕哝道:“我觉得不像,倒像是反过来……”

小蓝不理睬他的嘀咕,叹口气说:“你就别提人家担心了,人家之寒有佳人相伴,共度佳节。我们俩呢?……只能彼此相伴,互相慰籍嘞!”

老宫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谁……谁跟你彼此相伴,送你回家,我也好回家睡觉了!”

小蓝说:“你现在知道不该搬出自由地带了吧,有个声音听,那也是福分……”不理老宫,自顾自的吟起一首歪诗:

火树银花不夜天

良辰美景几许

身畔佳人难现

便终有千般风情

唯有老宫相伴

老宫吓得手一抖,车差点开到路肩上……

※※※

江之寒住处。

收拾好碗筷,就像昨夜一样,江之寒洗漱,江之寒看电视,倪裳洗漱。一切完毕,比昨夜却是早些,差不多九点四十的样子。

江之寒坐在沙发上,女孩儿这一次穿戴的很整齐的走出来。上身是米色的V领毛衣,下面穿着白色的长裤。

江之寒问她,“要喝茶么?”

倪裳摇头,走到沙发处,和他并肩坐下来,开口道:“之寒……你一定很疑惑,我为什么感恩节飞到你这里来吧?”

江之寒看她一眼,口不对心的说:“哪有?都在这里,难得有个假日聚一聚不是很正常?”

倪裳盯着他看了一阵,看的他有些发毛。

倪裳说:“我来之前,本来是想过来和你说件事情。到了之后,却又犹豫起来,不知道该讲还是不该讲?”

江之寒眼皮跳了一下,觉得血液控制不住的循环的快了些许。

倪裳停了停,才接着说道:“有些话,虽然是出于好意,但讲出来不见得会有想要的结果……我这个人,有时候确实有些太犹豫……”

江之寒看着她的脸,才洗过澡柔顺光滑的真如丝缎一般。他说:“你说吧……”

倪裳吸口气,说:“很多话很多道理分析那时候已经说尽了,也不同重复。但不管你爱听不爱听,我想问你,小半年以后,你觉得当时阻止你蛮干是对还是不对呢?”

江之寒抿着嘴,没有答话。

倪裳深深的注视他,和他一起沉默。

忽然,她站起身来。

江之寒惊讶的看她一眼。

倪裳轻声但很坚决的说:“如果你扪心自问,阻止你的人是对的,是出于好意出于关爱你的动机的,那……你是不是该去改变一些你做过的事情呢?”

江之寒怔住了,他确实没有想到,倪裳感恩节这么远跑来是劝自己去和吴茵复合的。实际上,倪裳来做什么,他甚至都没有仔细去想,大概因为潜意识里有些期待又有些惧怕。

江之寒涩声道:“你跑这么远,就为了和我说这个?”

倪裳说:“是的,我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亲口和你说这句话。”

江之寒忽然问:“你们有联系?”

倪裳说:“上次我从美国回青州以后,给她写过三封信,但都没有人回……因为没有她的地址,我都是写的电子邮件,也不知道她那里是不是没办法收……”

江之寒说:“这中间,……不完全是你想的那样……”

倪裳走了几步,到了过道的地方,又转过身来,说:“之寒,从认识你第一个学期开始,那是六七年前,我就知道,你比我聪明。很显然的,现在你的阅历也比我多,你和她之间的事,没有人能比你们俩自己知道的更清楚……但以我的经验,最聪明的最有阅历的最身处其中的,有时候不一定是能做出正确决定的人……我这一趟来,不过就是作为朋友想提醒你一句……”

江之寒呐呐的,“你……”

倪裳挤出一个笑容,带着点温暖,似乎又有些苦涩,“她……是真正为你好的人……错过了,很难再找到。她飞了一万里去加州找我,只为了能劝阻你。所以……我飞过来,就是想亲口和你说说我的……我的想法。”

转过身,倪裳往书房里走。

她心里说,你知道吗?这是我欠她的,所以我一定要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