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55章 一条狗服一个夹夹

老宫说:“那个晚上,法国人本来想再帮他前戏前戏,再来一次,结果被拒绝了……”

小蓝说:“那是他太羞愧了吧……”啧啧了两声,“还真是春宵一秒值千金啊……”

老宫笑道:“这个法国妞还是挺敬业的,第二天离开旅馆,心里还有些愧疚,这个服务工作做的不到家。没想到,过了两天,黑老大又送给她一条大大的钻石项链。她琢磨着,钱赚的差不多了,拍拍屁股就回了法国。”

小蓝哈哈大笑,“我知道,那一定是来堵她的嘴的,让三秒钟的故事永远烂在心里。这女人太恶毒了,收了人家的礼物,还要把人家拍到影片里面,搞的人尽皆知……”

老宫说:“那个法国女人说,嗯,日本男人的心理很奇怪。即使那晚只进去了三秒钟,他好像还挺高兴的,就像是……像是完成了一种仪式,一个心理上的征服,满足了自己的快感。”

老宫评论说:“这就是我所谓非自然性的东西,是社会,教育,传统,舆论等等加在上面的一些附加值。对于某些人来说,进入一个和进入一百个真的区别那么大?更别说质量还参差不齐?那不过是附加在他们脑子里的一种价值和享受……我又征服了一个,我好厉害,社会地位好高!……”

小蓝打断他,“等等,等等……老宫,你一个都没进入过,怎么知道进入一个,和进入一百个区别不大?”

老宫傲然道:“我虽然一个都没进入过,但我会分析思辨。张大帅号称进入了两万个,他从不会像我这样深入的思考。”

小蓝呵呵干笑了两声,神情很值得玩味。

老宫说:“另一个最广泛的附加了价值的,就是那个第一次,那个处女。”

小蓝弯弯嘴角:“说来听听……”

老宫说:“你看,在我们那里吧,处女是纯洁的象征吧。要是交个女友,或者娶个老婆,第一次发现她不是处,多半还会很失落,甚至大闹一场吧。在美国,则恰恰相反。你看美国这些小姑娘,除了特别信教特别虔诚的,上大学的时候如果还是处,就会觉得很羞耻,觉得自己是没人要的老姑娘。”

小蓝说:“那是资本主义腐朽堕落的铁证!”

老宫不屑的说:“那不过是不同的文化和宣传为本来同一个东西贴上了截然不同的标签而已。真的要说起来,我倒觉得美国这边更加自然性一些。你想呀,多半的姑娘中学的时候就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而这边法律很严,任何和未成年少女发生关系的都以诱奸罪论处。敢冒风险的不是没有,但数量很少。那怎么办呢?只能未成年的姑娘小伙儿互相搞。在他们那个年纪,怎么选对象呢?无非就是长的英俊的小白脸儿,体格强壮的橄榄球队员,或者说活风趣幽默的活跃分子。你看,挺自然的,没什么交易,没什么评分或者衡量,多好!”

小蓝一叹,“听君一席话,真是……真是,对君刮目相看啊……老宫,没想到你的思想如此的前沿。对于青楼,你一定是持大大的赞同的态度吧?”

老宫点头,“当然……说到底,我们卖技术,销售员卖嘴皮子,她们卖身体,其实没有本质的差别。解决了别人的欲望,促进了消费,减少了犯罪率,还能挣钱养家,没什么不好的!”

小蓝叹息道:“老宫,你这么渊博的人,一肚子的知识,不拿去实践,实在是太吃亏了。之寒那天同我讲,你经过长期深入调查得出的结论,Vansas南边八十迈的地方,有中部五洲最好的脱衣舞俱乐部。那家伙答应了,过一阵请我们去逛逛,他请客。我看啦,不如让他请你去拉斯维加斯找个CallGirl,实践下你的理论。那里据说是合法的,一点儿风险都没有。”

正说着话,听到门响,江之寒开门走了进来。

小蓝挠挠头,问:“对了,拉斯维加斯是在哪个州来着?亚利桑那?……不对,之寒,是哪个州来着?”

从江之寒的身后探出一个漂亮女孩的头,她说:“是内华达。”

像是屁股下被安了个弹簧,小蓝嗖的一声跳了起来,张大嘴,傻乎乎的样子很可以吸引几个母性泛滥的女性。

倪裳换上拖鞋,似笑非笑的看着小蓝,“别记错哦,去错了地方被抓了可就冤枉大了……”

虽是调侃,小蓝听在耳里,却说不出的亲切。江之寒在一旁看着他开心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想,怎一个贱字了得!

小蓝回过神来,半晌,大叫了一声,“之寒,你怎么可以这样陷害我!”

江之寒不屑的哼了一声,“是你在陷害我吧!……我什么时候答应要替你去脱衣舞酒吧付费的?还要扯上人家老宫。老宫是多纯洁的一个人,怎么会去研究那种地方!”

老宫应和道:“就是就是……”

小蓝张了张嘴,看了眼倪裳,居然很讲义气的没有替自己辩护。

倪裳瘪瘪嘴,横了江之寒一眼。

江之寒赶快介绍他们相互认识,“倪裳……小蓝,老宫。”

倪裳落落大方的说:“时间不早了,要烤火鸡得马上开始……”昨晚回到家,倪裳听说江之寒今天要烤火鸡,便纠正了他的错误,提前一天做了些腌料把火鸡腌起来,放在冰箱里。

小蓝毫不吝啬他的赞美,“好厉害,还会烤火鸡!我早说,之寒怎么可能会烤火鸡,原来是有你在!”把以前赞美江之寒厨艺无敌的话全都抛在了九霄云外。

老宫脸皮修炼远不如小蓝,刚才因为不知道自己多少高论被倪裳听进耳里,还颇有些尴尬。现在缓过神来,他说:“之寒,你叫我们买的其它东西都齐备了,就等火鸡烤好就可以开始感恩节大餐。都说火鸡很难做好,还好我们这里有个专家。”

倪裳一笑,“我的厨艺天分很有限。不过去年感恩节看到人家做过一次,又教了我些诀窍。所以,要是不好吃,一定不要惊讶……”

她洗过手,手脚麻利的开始干活。江之寒乖乖的帮她打下手,并不怎么说话。

客厅里,没什么事做的小蓝磕着瓜子,喝着小酒,不时瞟一眼厨房。转过头,他小声问老宫,“你什么时候见过江之寒这么温顺?”

老宫很专家的说:“我们老家说,一条狗服一个夹夹。人也是一样的……”

小蓝摇头叹息,“这样的夹夹,送我十个我动都不嫌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