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54章 感恩节的妙论

老宫和小蓝坐在江之寒沙发家的沙发上,打完一回任天堂的游戏,都有些兴致索然。

今天是感恩节,外面的商店十有八九都关门闭户。在美国,感恩节比圣诞节更有些春节的味道,因为这一天通常是合家团聚的日子。感恩节,顾名思义,就是要感恩。从宗教的角度,需要感谢的也许是上帝那个家伙,感谢他让五月花的乘客们终于能在北美的土地上驻扎下来,收获粮食,开始新的生活。但渐渐的,节日的宗教色彩淡化了,感恩的对象当然会更宽泛:感谢你的父母,你的配偶,你的子女,你的亲朋好友,甚至……你的敌人。

老宫和小蓝感谢江之寒,因为从他的冰箱里搜罗出大大的一盘炒饭,当作中饭填饱了肚子,而且味道还相当不错。江之寒前两天给了老宫一个购物清单,上面罗列的多是感恩节大餐需要的一些食物和配料。老宫昨天晚上去超市买好了东西,今天带着小蓝过来。江之寒不在家,在电话上告诉老宫钥匙在屋侧面庭院的第三根栅栏处。

吃饱了肚子,老宫和小蓝闲来无事,又左等右等不见江之寒回家,便坐在沙发上闲聊。像很多次谈话一样,话题很快的围绕到男人,女人,性,爱情,以及一切相关的东西上面。

在老宫这个理论专家面前,多数的时候小蓝是一个提问者,而非一个辩论者。

他抛出一个恒久的话题,“老宫,你说现在社会都实行一夫一妻制,但在我们国家,一夫多妻那可是有几千年的传统,一夫一妻还不到一百年。你说,到底哪个是更自然的?”

老宫胸有成竹的一笑,很有些神秘高深的味道,“什么是自然?如果……如果你说的自然是指人的动物性,我以为呢,一对多是很自然的。对于动物来说,性是什么?不是享乐,不是成就感,不是交换,最主要最主要的是繁衍,而繁衍是生存的延续,是存在基因里的本能。以前动物世界里常说,好多动物为了子女牺牲自己,是多么的伟大。其实那是人为的把一些情感加于它们身上。我以为,保护子女,繁衍后代,更多的存在于细胞里的DNA里面,不过是一种本能。”

老宫继续他的理论,“所以呢,对于繁衍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适者生存,是物竞天择,是强者生存。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一群狮子去围捕数量多得多的牦牛,牦牛会选择逃跑,而不是战斗。其实,以他们的力量和数量,是完全可以一战的。为什么他们这么做呢?是因为那是代代相传的记忆写在基因里面——对于族群来说,逃跑是比战斗更好的选择。为什么呢?因为战斗的话,死掉的多半是最强壮的个体。而逃跑呢?死掉的一定是最弱小的个体。对于整个族群来说,狮子是它们的朋友,帮助它们淘汰弱小的个体。同样的道理,在群居的动物当中,一个雄性配对多个雌性是极为普遍的现象。是因为爱吗?或者是它的王霸之气?……显然不是。是因为繁衍。占有雌性的雄性是体格最强壮的,生存基因最优秀的。所以只有它占有了繁衍的特权,整个族群的基因遗传才会一代一代得到优化,生存的几率才会慢慢的增大。”

小蓝咳嗽了一声,“专家,那人呢?”

老宫说:“人不一样。首先一条,人现在并没有繁衍的压力。相反的,我们有人口爆炸的压力。在这个星球上,人作为一种生物,已经没有可以制约他的天敌,医疗条件越来越好,所以不需要过度的繁衍来保证存活。你看,现在欧洲美国开始有替同性恋呐喊的声音。同性恋这样的事物,和近亲结婚一样,原本都是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共同禁忌。为什么?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这样的行为会影响繁衍的质量,让人类有灭绝的可能。当然,那是在我们发展的早期。现在呢,这些压力统统没有了,自由选择的声音就会跳出来。”

小蓝皱眉,“跑题了,跑题了……老宫,从一夫多妻,怎么就跑到同性恋上了?”

老宫说:“人这个东西很复杂……应该说太复杂。你说狮子狼吧,雌性选择什么?选择最强壮那个,能把其它的雄性赶跑的那个。雄孔雀靠的是美貌,Amazon雨林中的某些鸟靠的是歌声,这些条件都单一而简单。人的选择标准是什么呢?”

小蓝试着回答,“相貌,身材,金钱,才艺?”

老宫说:“对嘛,无外乎是这些东西。而这里面呢,既有很自然性的东西,也有社会环境定义的东西。譬如说,强壮,能打架,这个选择男朋友的标准貌似很自然性的,和狮子老虎母狼的选择没什么不同。类似的,选择漂亮的女友,或者是英俊的男友,这也是满自然性的决定,和开屏的孔雀没什么差别。漂亮的外表,能够刺激体内激素的分泌,让你发情,这些就是很自然属性的东西。但所谓才艺呢?地位呢?金钱呢?这些因素却是人类构建了一个自然以上的社会环境后产生的衍生物。”

老宫道:“有句话说,权力和财富对女人,让我公允的说,对一部分女人,是最好的催情剂。这很有意思啊……你想想,按理说女人应该是对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男人自然动情的,为什么她们会对一个长的猥琐,皱纹一大把的老头子动情呢?因为在社会环境里,英俊或者是强壮都失去了它们的功用。你再能打,打不过权力,打不过暴力机关,打不过律师,是不是?所以在我们的社会环境里,生存和称王称霸的要素变成了金钱和权力,相貌和体魄沦落成了附属品,就这么简单。”

小蓝被老宫的长篇大论弄的有些头昏,“这么说吧?说到底,你是支持一夫一妻,还是一夫多妻?”

老宫说:“我刚才讲的是性。婚姻呢,又有所不同。即使在支持一夫一妻的地方,从来没有谁禁止你和多个异性发生关系。那就是一对多嘛。你越漂亮,越强壮,越有钱,越才貌双全,越肯花工夫,你能交配的异性就会越多。婚姻不一样。婚姻和金钱一样,是在社会环境里产生的衍生物。我们赋予了婚姻很多特别的意义,譬如忠诚,譬如稳定,譬如共同抚养下一代的责任。所以,一夫一妻也是没有错的,因为它就是这么被定义的。”

小蓝头昏的抹了把汗,“所以说……性的本质是一对多的,婚姻的初始就是一对一的?这不对嘛,我们以前的婚姻不都是一对多的吗?”

老宫说:“那不过是性别歧视,又另当别论。其实呢,讨论一对一,一对多,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我现在感兴趣的是另外一点,就是很多人越来越远离性的本义。”

小蓝问:“性的本义是什么?……”

老宫一笑,“我搬出自由地带以后,这些天回想起来,那里的家伙们其实是真正懂得性的本义的……”

小蓝惊讶的,“哦?!……”带着个长长的回音。

老宫说:“大家情绪上来了,激素分泌了,来,打一炮。或者说,芝麻对绿豆,看顺眼了,回去干一干。你爽我爽大家爽,很好啊……没有太多的附加的东西在里面,没有利益交换,非常非常符合自然属性的行为……”

小蓝嗤笑他,“才搬出来,便后悔了吧!”

老宫不理他,“我前些日子看了个纪录片,非常有意思,是关于日本的高级应召女郎。在东京,有很多类似以前的艺伎馆那样的所在,当然是卖身的。其中呢,有一部分从业者,是欧洲过去的,剩下的当然是本土的日本姑娘。那个纪录片讲的都是高档的货,要价很厉害。然和呢,他们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日本男人喜欢找欧洲的姑娘,愿意为他们付更高的价格。而在东京的西方男人,则总体上来说相反,愿意为日本女人付更高的价格。”

小蓝接嘴说,“这是猎奇吧,也没什么奇怪的……”

老宫说:“多半是这样的……里面有一个故事很有趣。那个姑娘是法国去的,现在已经回里昂了,大概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敢于讲出来吧。”

小蓝瞥了老宫一眼,“你笑什么?……很好笑的故事?”

老宫哈哈笑了两声,“还蛮好笑的……他们那个艺伎馆呢,按她说起来,有点儿像我们以前那些朝代的高级青楼。名义上呢,是卖艺不卖身的。你要想得手呢,光花钱是不行的,还要使足了软磨硬泡的功夫,还得姑娘自个儿愿意才行。那个法国女人呢,就有个日本男人很喜欢她,每周都去她那里喝酒,捧她的场,买她的台。最先呢,她知道他是一个公司的社长,后来才知道他其实也是一个当地黑社会的老大。总之,那个黑社会老大送了她很多很昂贵的礼物,献了无数的殷勤。当然,最后还是得偿所愿和她上了床。法国女人嘛,就是不干这一行的,和十七八个男人上过床不过是平均值而已。据那个法国妞说,她很奇怪为了和她上床,那个黑社会老大使出了那么多的花样。结果呢,终于等到那晚,老大终于进入她的身体。三秒钟后,结束了……”

小蓝一扬眉毛,“三秒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