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53章 来访的倪裳

到了美国,江之寒才发现自己的英文还是不够好,尤其是口语和听力。他报名参加了学校给国际学生中的助教助研开设的英文培训班,因为没有奖学金,是自己掏钱的。

第一个月,江之寒选的是中级听力和口语班。上了一个多月的课,他发现课程的水平比较低,不适合自己。和老师谈了谈,老师也建议他转到高级班去。感恩节前这个周三,江之寒第一次去高级班上课。

因为堵车,江之寒晚到了三分钟。他进门说了声抱歉,便在第一排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下了课,江之寒到讲台上,和老师说了说自己的情况。第一节课嘛,需要交流一下。他发觉,在美国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比你上课的表现有时候更重要。

和任课老师笑着聊了几句,江之寒出了门,往停车场走。

忽然间,他看见前面有一个背影很熟悉,短短的金发在阳光下显出无与伦比的色泽和质感。

江之寒快走了几步,好像心有灵犀的,那个人也转过头来,正是每天在健身房遇到的女孩儿。

江之寒招呼道:“Hi!这么巧……”自从第一次打招呼以后,在健身房遇到他们总会点头招呼。

那女孩儿抿嘴一笑,很自然的说,“Hi,又遇到你了。”

江之寒笑笑,“是啊……你也在这里上英文课?”

女孩儿嗯了一声,说:“我叫卡特琳娜,大家都叫我卡琳。”

江之寒说:“我叫江之寒,不过这里的人都发不出那个音,你可以叫我丹尼尔,我的英文名……”这是米拉罗斯帮他取的英文名。

卡琳试着发出江之寒的名字,但江和之这两个音对她来说很难,试了几遍,她放弃了,说:“还是叫你丹尼尔吧。”

第一次正面的近距离看卡琳,江之寒一下子就注意到她那天蓝色的眼仁。那蓝色,真的就如宝石,或者是大海一样,好像无限深邃。即使见惯美女,江之寒也不由得有几秒钟的失神。

回过神来,江之寒搭讪道:“你去哪里?”

卡琳说:“我下午在餐馆里打工,现在差不多该过去了……”

江之寒问起哪家餐馆,说:“我去过一次,那里的烤鸡翅很好吃。”那是一家所谓的Sports Bar,主要卖啤酒和下酒菜,里面有七八个大屏幕电视,放的是各种体育节目。

说话的功夫,江之寒到了自己停车的地方。他向卡琳招招手,说声再见,便进了车。

卡琳招招手:“感恩节快乐。”

江之寒说:“你也是。”发动奥迪,出了英文培训处的所在。

※※※

回家换了身衣服,江之寒开车早早的去了机场,停在停车场里,自己去候机厅等从西海岸飞过来的倪裳。

四点五十五,倪裳出现在走出来的人群中。一件白色的半长风衣,围着黑色的全毛围巾。自从母亲去世以后,这一年倪裳愈发偏爱黑白系的服装。

她带的行李很简单,只有一个24寸的拉杆箱。江之寒迎上去,示意帮她拿行李。倪裳摇摇头,说:“很轻的。”

江之寒寒暄说:“飞过来要四个多小时吧?”

倪裳点头,“看了本书,倒也不觉得久。”

两人走出机场,冷风一吹,倪裳缩缩脖子,把松开的围巾打了个结。

江之寒说:“Vansas这个鬼地方,冬冷夏热,真不是人呆的!”

倪裳说:“还好吧,能热过咱们中州?”

江之寒说:“冬天却是更冷一些。”

说话的功夫,到了停车的地方。

江之寒发动引擎,问倪裳,“怎么安排?”

倪裳看着他,“你不是东道主么?”坐在副座上,从近处看,她的眼睛黑白分明,像是会说话一般,脸颊却是又消瘦了一些,下巴尖尖的。

江之寒核实道:“你是后天中午的飞机?”

倪裳点头,“嗯,是十二点半。”

江之寒说:“我大致是这样安排的……今天也不早了,就去我们校园里逛逛,然后去市中心吃饭,那里有个餐馆晚上现场表演的爵士乐很有名。明天呢,如果你精神好,我们早起去离这里一个小时的奈特山谷,那里号称是中部的大峡谷,算是这边最有名的景点。下午和两个朋友一起吃饭,感恩节嘛……准备自己做火鸡来吃,有点节日的气氛。周五就暂时没有安排。”看看倪裳,他问:“你觉得如何?”

倪裳略一点头,“挺好……”顿了顿,她问:“你本来感恩节是不是安排了和UOK同学的活动,没耽搁你吧?”

江之寒深深的看她一眼,“不用那么客气……来这里两个月,就算交到几个朋友,交情也深不到哪里去……”在心里,他对倪裳的来意还是摸不清,说不上是有期待还是很忐忑。

※※※

坐在餐馆靠窗的座位往外看,能看见横贯城中心的这条小河。河大概只有三丈宽,两岸正是小城最繁华的地带,林立着餐馆酒吧和夜总会。夜幕降临,广告牌霓虹灯都亮起来,有那么点灯红酒绿的味道。

餐馆里温度很高,音乐声和说笑声音环绕在封闭的空间里。一个黑人女子坐在钢琴后面,正弹奏一首高昂悱恻的曲子。

这里多数餐馆主餐前送的都是面包,这家却有些特别,主餐前送的是炒好的花生,这是一个很吸引江之寒的特色。和别处不一样,餐馆鼓励大家把花生壳随意的扔在地上,于是整块地方都铺满了花生壳,踩上去咔嚓咔嚓的很有些意思。

江之寒吃不太惯半生不熟的牛排,据说那个东西烤成十分熟又很难吃。他点了一个小排骨,而倪裳则点的是海鲜意大利通心粉。

两人坐在角落里,面前放着两杯红酒,就着音乐,随意说起留学的生活。餐馆里灯火辉煌,人声鼎沸,让人感到些节日的气氛。不知道为何,江之寒也觉得很温暖。不像那些一个人呆在住处的日子,今晚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根据签好的合同,倪裳交流一年结束,本来应该回到宁大继续读研究生。但Davis的一个教授很赏识她,活动了一下,想办法把她纳入了一个新的研究生交流计划,所以倪裳的硕士第一年得以继续留在加州。

倪裳选择留下的原因,一个是父亲的鼓励,另一个是出于工作的需要。她本科最后一学期做的项目,和辅助的一个项目,呆在Davis都能够延续下来。而且这边各方面的研究条件都更优渥一些,研究经费也很足,对她来说是事业上很好的选择。

倪裳给江之寒讲起自己的项目,和学校的生活。虽然隔行如隔山,江之寒还是听的很有兴致。和在宁大和七中时不一样,倪裳在Davis出席社会活动没有那么频繁。上一年,因为是交换学生,她还主持了一次联欢活动。这一学期开始,其他的同学老师都离开了,她们那一批人只剩下她一个。虽然在系里学院里和留学生的圈子里她还是很受瞩目的一个,但她呆在实验室的时间越来越多,很少有人知道她曾经在中央台主持过大专辩论赛这样的活动。中秋节前的时候,学校华人联谊会的主席曾经找过倪裳,问她有没有兴趣去组织中秋和国庆联谊晚会。他并不知道倪裳的履历,主要看重的还是她的漂亮。倪裳婉言拒绝了。中秋节那天,她呆在实验室里,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和父亲聊了一个小时,又坐下来,给国内的朋友们一个一个发节日快乐的邮件。

慢慢散去在宁大耀眼的光环,倪裳静下心来,沉浸在专业研究的领域里。

钢琴演奏结束以后,是一个歌手的爵士乐演唱。再接下来,便到了自由嗨皮的时间。餐馆里放起欢快的爵士乐,三三两两的,有人离开座位,走到中间那个很小的空地上,把它当作临时的舞池,和着音乐扭动起来。

江之寒和倪裳吃过了正餐,面前摆的是甜点和咖啡。看着随歌起舞的人们,两个人脸上都浮出些笑容。

江之寒和倪裳讲起来UOK的趣事,居首的当然是老宫在自由地带的遭遇。倪裳掩嘴失笑,不会那么夸张吧?我看我们那里的美国学生,平时在校园里和宁大的人也没什么区别,规规矩矩的。

餐馆的音乐很有些讲究,节奏烘托气氛,到了八点半左右到了最火热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离开座位加入到跳舞的行列。地方很小,他们多半也就是贴在一起,在很小的空间里随着歌声扭动身体。

江之寒犹豫了一下,还是抬头看着女孩儿,“要跳舞吗?”

倪裳摇头,“我不怎么会跳舞……”

江之寒笑,“这帮家伙看起来也很一般呢……”

倪裳看着他说:“看看就挺好……能感觉到感恩节的气氛……”

虽然不是我们的节日,但有点节日的气氛,是大多数人都欢迎的,尤其是身处异乡心情寂寞的人们。

※※※

为了倪裳这次来访,江之寒专门去买了张床,把书房的布置变了变,把床放进去。本来,他是可以睡客厅让倪裳睡卧室的,但他不肯定倪裳会不会接受这个安排,因此煞费苦心的还是把书房临时变成了招待客人的卧室。

屋外气温随着时间飞快的下降,到了夜里已经接近零度。室内开着暖气,却是温暖如春。

卧室都已经布置好。倪裳清理她带来的东西的时候,江之寒匆匆的洗漱了一下,便把浴室让给她,自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他的录像机里录了一盘NBA的比赛,闲来无事便放出来跳着跳着看。

倪裳向来不是那种慢吞吞洗漱装扮的女生。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她已经吹好了头发,穿着冬天穿的厚厚的棉睡衣,走到客厅外的过道上,问江之寒:“明天早上是六点半吗?”

江之寒抬头看去,女孩儿站在灯光的影子里,若隐若现,有些飘渺如仙的感觉。

他略一失神,才开口说:“我现在又觉得不必那么早,还是休息好最重要。你什么时候起来,我们就什么时候出发好了……”

倪裳站在那里,似乎犹豫了半晌,才柔柔的说:“之寒,晚安……”

她转身走回自己的卧房,江之寒却一下子怔住了,连回话都已忘记。

原来在一个普通的冬夜,有人轻声的道声晚安,是那么好的一种感觉。

他躺在沙发上,忘了进自己的卧室。睁大着眼,江之寒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被关了声音的电视里奥拉朱旺高高跳起,一个标志性的盖帽,又冲到前场,持球,晃动,DreamShake,上篮得分。

几个月前,他还习惯着搂着一个人睡觉。但一转眼,那时的情景好像已经很遥远。

闭上眼,他一会儿便睡着过去。睡梦中,他喃喃的说:

晚安,小茵。

晚安,小白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