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52章 自由地带

老宫和大多数新生一样,第一年住在红枫,然后搬出来去了另一所住处,和一个国内男生共用一个两室一厅的公寓,一个月出四百美金的租金。两年以后,那个男生从国内搬运回来一个老婆,老宫便搬了出来。这一次,他做了一个很特别的选择。

老宫看起来有些蔫蔫的老实,其实是一个很有想法很有冲动的年轻男子。他说,老和国人住在一起,不能体验真正的美国社会,总觉得白来了一趟。他立志学成以后是要回去报效祖国的,像以前的三钱一样。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觉得应该深入的体验一下异国真正的社会和生活。和国内来的同学住一起,学校公寓两点一线,再加一个买菜的超市,宛如生活在自我封闭的圈子里,和外面没有太多的接触。

某一天的中午,在学校Café外面的广告栏中,老宫发现了如今这个住处的广告,罗列的好处如下:距离学校十五分钟步行;周围便是餐馆和电影院;房间宽敞,楼上楼下共有六个房间;自带一个超大的客厅和后院;租金便宜,一月只需三百二十五美金……

老宫动了心,打过去电话,约好时间去看房。还没看到房间,他便下了进驻的决心。来迎接他的,是大房子现有的五个租客,四女一男。男生被老宫自动忽略了,一出门就忘记长什么模样,叫什么名字。但那四个女生,燕瘦环肥,没有一个水准之下的。更难得的是,大家都很热情,对进驻一位东方男子,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住进去以后,老宫才慢慢认识这五位室友。除了一个女生是商学院的,其它五位都是文学和艺术学院的,全是本科生。那位老宫目测35E的,大二,叫艾米丽。那个身材纤细腰肢像蛇一样的黑发女生叫佛莱达,墨西哥裔的。另外两个女生,和老宫一样是留学生。褐色头发那位,是德国来的,大家都叫她艾尔。另外那个眼睛极为迷人,脸上有几点雀斑的是俄罗斯来的,叫伊莲娜。至于那位男生,老宫总是忘记他的名字,好像来自阿拉巴马,是大一的新生。

老宫分到二楼最靠里的房间,因为那里的租客刚刚毕业搬出去。八月上旬,他正式搬进这栋有六个房间的屋子,一个月以后他才知道这个住处颇有些名气,有人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FreeZone,自由地带。

老宫是个潇洒的人,对于钱财这样的生外之物从来不看重。搬进新家以后,他便出门旅游去了,开着他二手的雪弗莱,一路杀到西海岸,沿路住便宜的汽车旅馆,甚至还尝试了两次露营。到了金门大桥,他沿着另一条路折返,完成了这一次一人游纵贯美中美西的壮举。

开学回到住处的第二天,老宫便有了先喜后惊的体验。

晚上十一点半,他坐在房间里做他的研究,头上套着个大大的耳机,隔离楼下的说唱乐声音。

砰砰砰,有人使劲敲门。

老宫开门一看,隔壁的艾米丽满面春色,站在那里。

老宫问,有事?

艾米丽说,嘿,Jack,不好意思,套子没有了,懒得出去,能不能借一个用用?

老宫大惊,啊?!……半晌,支支吾吾的说,“我没有唉!”

艾米丽遗憾的说,“那真是不巧!Damn,只好让他出去买了……拜拜!”

老宫关上门,呆若木鸡。回到书桌前,才发现无心工作。

去浴室洗了澡,躺回床上。半个小时不到的功夫,隔壁吱吱呀呀的响起来。墙壁不算很隔音,老宫从小听力又特别发达,隔着墙壁啊呀的声音听的分外清楚。他初始一喜,这不是常观摩的日本片里常有的设置?但咿咿呀呀的声音听久了,也是会厌烦的。就如现在老宫看日本片,经常会拖着鼠标跳着跳着看一样。还好,半个小时后,隔壁消停下来。老宫松口气,闭眼睡觉。没想到,十五分钟后,是第二波。

凌晨六点半,来了第三波。

老宫是个夜猫子,现在做研究不需要早上上课,除了周一的例会是在八点半,没有一天需要早起的。晚上折腾他可以忍受,甚至有点凿壁借光享受一下的意思,但大清早的啊啊啊啊把他吵醒就让他有些痛苦。

年轻真是好!除了这个,他还能说什么呢?才住进来,总不能对着人的正常生理需要说三说四吧?要怪,只能怪这墙壁修的不好。

艾米丽和她那个长得像竹竿儿的男友连着折腾了一周,很规律的晚上两到三次,早上一次。从第三天起,老宫开始在实验室呆到半夜回家,套着大耳机睡觉。他甚至想着去买一副Bose产的一百九十美金的高级滤噪耳机。小蓝知道后,就笑说,那个耳机,据说主要是针对飞机的噪音频谱设置的,不知道对啊啊啊啊有没有效果。

小蓝和老宫一见如故。他初听这个故事的时候,对老宫的烦恼很是不解。这可是大家YY中大好的场景,再加上那个艾米丽,啧啧,长的前凸后翘,身材堪称极品。

老宫开始半夜十二点半回家以后,“艳遇”并没有停止。

某个周四的半夜,他蹑手蹑脚的打开大门,把球鞋脱了,关好门,生恐惊动了熟睡了的室友。弯下腰来,老宫正往脚上换屋里穿的拖鞋,忽然听到一声高昂的娇吟:

啊~……~……

他一哆嗦,总算见的世面多,一手抓住附近沙发的扶手,没有坐到地上。

定住神,在黑暗里他缩紧瞳孔,终于看到另一侧的长沙发上似乎有个物体在上下浮动。然后,他就看到一个绿色的眼睛,好像在漆黑的夜里发着光。

虽然做了二十七年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者,老宫还是一颗心提到了喉咙口。直到沙发那里传来一个轻轻的声音,别动。

老宫才回过神来,确定那是人类的声音,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感谢主!

打起精神,老宫往前走,路过沙发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说道,对不起……又画蛇添足的加了一句,我什么都没看到!

嗤,那里传来一声轻笑。一个女孩儿很温柔的说,Jack,Don't work too hard!

凭借他极好的听力,老宫马上判断出声音的主人是伊莲娜。他干笑了一声,加快脚步往楼上走,好像自己是一个贼。我不Work Hard,能行吗?他心里诅咒说,我工作再拼命,也比不上你们这些家伙啊!

上周四,不知道是谁传出了老宫住所的故事,很快的从中国人圈子扩散到整个物理系。刚吃过午饭,一个和老宫一起工作过一年半的东欧留学生,老宫给他取了个中国名字叫小潘的,跑来找他。

小潘一见老宫,就拍着他肩膀说,你行啊!Jack。我听说你去了FreeZone住,没看出来啊!

老宫一愣,什么FreeZone?于是,小潘给他解释了一番。据学校十五分钟步行路程的那间房子,据说在UOK小小的有些名气。有人给他取了个名字叫FreeZone,典故是据说那里常开大Party,打开门欢迎任何人,进去了,看对眼,找个房间,不管是谁租的,关上门就可以嗨皮。

老宫目瞪口呆,我不知道这个典故啊!

在性上,老美老外普遍要开放很多。而住FreeZone的,又是他们当中最开放最出格的那个小群体。老宫要体验异国生活,总算是误打误撞的得偿所愿,但他却开始有几分后悔。

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

上周末,老宫承受了骆驼背上最后那一根稻草。

六点半,他做完运动吃完晚饭,昂首挺胸的回到家,准备不再逃避。一进门,大客厅里地上沙发上坐着八九个人,男男女女每人手里一瓶小啤酒,正是周末Party开始的时候。

艾米丽热情的招呼他,Jack,来瓶啤酒?

老宫自信的微笑,好!

艾米丽说,在冰箱里,自己拿!不把他当外人。

老宫放下包,下楼来拿了瓶啤酒,和站在那里一个身材娇小,黑色头发的女孩儿随便聊天。体验生活体验社会,就要勇往直前。老宫告诉自己。

呆了十几分钟,老宫听到沙发上一个男生在问,谁有大麻?

他眼皮跳了跳,一口喝完啤酒,找个借口赶快溜回自己的房间。套上耳机,老宫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有人敲门。

老宫打开门,现在他已经很体贴的买了一盒杜蕾斯放在屋里,准备随时助人为乐。

刚才和他谈的很愉快的黑发女孩儿米切尔,阳光的笑着,问,我可以进来吗?

老宫把她让进屋里,把自己的真皮转椅让给她,自己找了张凳子在对面坐下。

两人说着话,米切尔不经意的翘起二郎腿。老宫目光一扫,她短裙的里面,粉色的内裤清晰可见。女孩儿肌肤嫩的要出水一般,脸上喝了酒,带着些红晕。说话的时候,呼出来的气就在老宫的前面,酒气里带着些少女的香味。

老宫看着女孩儿的眼睛,尽量克制住不要去扫那些敏感的部位,以免有失身份。

两人说着话,米切尔很亲切的抬起腿,让老宫看她暑假去墨西哥湾潜水,碰到礁石在小腿上留下的印记。老宫隔着二十公分的距离,看那结实健康,青春洋溢的肌肤,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加速。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敲了敲半掩的门,走了进来,却是墨西哥裔的弗莱达。弗莱达黑发,匀称身材,翘臀,是这里住着的女生中年龄最大的,读商学院,和老宫差不多一个年纪。

她礼貌的问米切尔,可不可以单独和老宫说两句话。米切尔哼了一声,站起来,有些不高兴的往外走。

弗莱达把门关上,走回来坐到米切尔的座位上。对面的老宫,一下子有些傻了,自己什么时候如对此有魅力?

弗莱达开口说:“Jack,我看你是个很好的人,所以多管闲事来和你说两句。”

老宫说:“请讲。”

弗莱达说:“我们这里的规矩很简单,只要不互相影响,每个人的私事都是他自己的事,别人无权干涉。但我在这里住的最久,所以米切尔的事我必须提醒你一句。”

老宫说:“你说。”

弗莱达说:“米切尔是住在这条街上的,她……还在读高中,不满十六岁……”

老宫张了张嘴,那女孩儿都已经熟透了,说她二十四自己也相信。

弗莱达说:“你应该了解这里的法律吧……和未成年人发生关系,不管什么借口,都以诱奸论处,要追究法律责任。我们打开门,她经常来玩儿我们也不好拦着。但因为她的年龄,来这里的男孩儿,我们都要讲一声,小妮子通常不会说自己是高中生的。”

老宫收回刚才的一些绮丽幻想,背上出了好些冷汗,站起来郑重的谢过弗莱达,一溜烟儿的出了住处,整个周末都呆在小蓝家的客厅里过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