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50章 隔壁的老头

江之寒搬去的这个住处,不是公寓房,而是美国称为Duplex的住处。两套房子,背靠背,有各自的车库,但分享同一面墙壁,从车库到里面的房间。

江之寒是在学校的电子邮箱系统里看到这个招租的信息,约好了时间跑上门去看房。房子的主人是托给专业的房产公司管理,那个经理告诉江之寒,隔壁那个更大的三室一间的套房住着一个老头,最近好像出去旅游探亲去了。那老头一个人住,很安静,绝对是最好的邻居。

房租比公寓房当然贵些,也不过七百美金一个月,江之寒毫不犹豫的交了一千五的押金,加上第一个月的房租,便开车去HD,买了些简单的家具,一个床,一个书柜,一个床头柜,一个咖啡桌,一个饭桌,一个长沙发,几个灯,再加上电脑桌,叫上蓝晓峰,一起下了半天的苦力,便大概的布置出一个家。

江之寒对自己的效率很满意,请蓝晓峰在外面吃过自助餐,便顺道去了OfficeMax,把传真机,打印机,电视,DVD等办公和娱乐用品一并买了【电话已经买好开通】,又去Macys买好蓝晓峰万里迢迢带来的锅碗瓢盆,回到家风风火火的各归其位。

坐下来,看着自己的新屋,总算有了点家的味道。

江之寒很满意的喝了口才买回家的啤酒,拿起手机,给远在青州的林墨拨了一个号,“喂,我是江之寒啊……”

虽然离开了,和国内的牵挂却是斩断不了的……

※※※

米拉罗斯给江之寒讲,住进新居,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去和邻居打个招呼,相互认识一下,有时候万一有了什么事多一个可以搭话的人。江之寒听从她的建议,这几天都去敲隔壁的房门,但他的车道上空空的,人还没有回来,几次都空手而归。

开学了,江之寒开始上四门课。公允的来说,江之寒认为教学质量,课程准备比他在青大旁听过的研究生的课要好上不少。当然也有不足的地方,有些关节讲的过于浅显,江之寒觉得应该是大一课程的内容出现在研究生的课堂里。而且,有两个教授极喜欢开玩笑。虽然他们有些玩笑设计的不错,但江之寒对于到了紧要处便开个玩笑,然后离题越来越远的作风很是不理解。后来慢慢的他才发觉,在很多老师心里,这个对于吸引学生选课,上课集中精神都很重要,是很必要的一环。

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没有操心,以前在青大的研究课题当然也停滞下来。江之寒问过米拉罗斯,只要三十个学分就可以拿到学位,外加一个项目论文,他手里可用的项目资源不要太多,所以毕业看来一年半就可以预期。

他这次到美国来,更像是一个休假,甚至说一次暂避,要清理一下自己的心绪,以及有一个对未来的计划。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要走什么样的路?比去年多挣一点钱多半已是出于惯性,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他想要的是什么?他曾经梦想过又被摧毁了的某些东西,在哪里才能把它们找回来?或者说,是否有必要把它们都找回来?

※※※

住进新住所一个星期,江之寒开始恢复比较正常的作息。

时差基本调过来,小薇和楼哥的文件也通过电子邮件和传真,出现在他的电脑上书房里。但江之寒花在处理文件上的时间,比在青大时少了很多,一周大概就花一天一夜的时间在上面,其它的都彻底放手不管。

周五的晚上,江之寒在书房里处理公事。因为周五到周一他都没有课,时间自由安排,休息日对他基本失去了实质的意义。

十点钟,江之寒告了一个段落,给国内的张小薇打了一个电话,嘱咐了些事情,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便准备着洗澡上床,拿本书看看,直到睡意来袭。

忽然间,他似乎听到通的一声响。

他关掉MP3的音乐,这一次听的更清楚,通……通……通……

江之寒走过去,贴着墙壁去听……

通!这一次,很大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江之寒大声的用英文问:“有人吗?什么事?”

墙的那一面,有个沙哑的声音,混在若有若无的水声中,“打911”,他说。

十分钟后,听到警铃响,江之寒走出屋,迎面走来两个制服警察,左边警棒,右边手枪,在皮带上霍然可见。

江之寒说:“隔壁有人让打911。”

一个警察上前,敲了敲门,听不到回应。

另一个警察举手,示意江之寒退后,回到自己的房门前。两人互相看了看,一个人把手放在枪上。江之寒看到他们如临大敌的模样,想起在美国有两亿支枪在民间,心里也有些虚,老老实实的进了自己的房门,放弃了看这一场热闹。

凄厉的警铃越来越近,江之寒从窗户往外看,一辆急救车正停在门前。过了三五分钟,居然又来了一辆救火车。

江之寒正云里雾里,有人敲门,他就着猫眼一看,是刚才那位警察。

打开门,警察很客气的说:“没事了……隔壁的老先生洗澡摔到了腿,多亏你打电话报警。”

江之寒谢过他,远远的看见几个人抬着担架往救护车上走。关上门,结束了在美国第一次和警察的亲密接触,江之寒洗了个澡,匆匆的上床睡了。

※※※

这些天,江之寒除了上课,吃饭,在图书馆看书,便是开着车在Vansas里面到处乱转。一个星期下来,他对几条主要的高速公路都熟悉起来,慢慢的有了些方向感。由于方向感太差,江之寒有两次在路上迷了路,问了好几个人才弯弯拐拐的回到家。

周五的晚上,江之寒一开门,就看见地毯上有一个小信封,拿起来打开一看,原来是隔壁老头感谢他打911报警,想请他周日晚上去家里喝酒吃饭。所谓远亲不如近邻,江之寒想了想,决定去赴约。

星期天傍晚五点半,江之寒准时的按响了邻居家的门铃。据蓝晓峰给他普及的美国民俗知识,在美国公事上一定不能迟到,但如果是人家在家里招待吃饭,约在十点钟就一定不要十点钟以前到,有时候比约定时间略微晚一点是最佳的选择。

打开门,一个头发花白,脸部瘦削的老头坐在轮椅上,带着浓重的南方口音招呼他说:“哈啰。”

老头招待江之寒的,是很传统的美国食物,烤牛排,土豆泥,加上蔬菜沙拉。江之寒走进屋,把手里的一瓶红酒递过去,算是今晚吃饭带的小礼物。他一眼扫过,就发现老头子的脚有些残疾,左脚走路的时候有些一瘸一拐的。

老头子伸出手,“我叫保罗。”

江之寒和他握手,“我叫江之寒,这名字很难念,所以不妨叫我的英文名,丹尼尔。”

老头子指指自己的左腿,“看出来了?……二十年的老毛病了。”

江之寒有些吃惊,他打量对方的时候很自然,看到他腿不好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却还是被老头子捕捉到。

保罗耸耸肩,“二十年前在越南丛林里留下来的毛病……”

打过越战的美国大兵?江之寒眨眨眼,脑子里蹦出两个字,有趣。他原以为对方瘸腿是前些日子在浴室摔倒,没想到是几十年的老毛病了。

烤箱的定时器响起来,保罗招呼说:“东西快要好了,你随便坐。”来美国这些日子,江之寒慢慢习惯了老美的作派:就算是点头之交的家伙,路上遇到有些人也一副老朋友的架势。但实际上这里的大多数人对自己的隐私非常在意,很少愿意拿出来和一般人谈论。

江之寒坐在沙发上,眼睛扫过一圈,很自然的注意到柜子上放着的一个镜框,是三个人的合影,中间一个小女孩,淡褐色的头发,笑容灿烂,宛如星辰。

一会儿的功夫,保罗端着两个盘子走出来,招呼江之寒进饭厅。

江之寒寒暄说:“你女儿很漂亮。”

保罗神情滞了滞,“这……也是十七,十八年前的照片了。呵呵,我十五年没见过她了。”

江之寒张了张嘴,“哦……不好意思。”

保罗摇头,“来,坐下吃饭。我做的五分熟,你还行?”

江之寒点了点头。

保罗把江之寒带来的红酒打开,江之寒拿过酒瓶,替两人各自倒了小半杯。

保罗举起酒杯,“为了相救之恩……”

江之寒和他碰了碰,“言重了。”饮了一小口。

保罗放下酒杯,“不介意问你个问题?你当过兵?”

江之寒哑然失笑,这个问题他前不久还在入境表格还是某个申请表格上见过。他摇摇头。

保罗看着他,“那就是……练过功夫?”

江之寒扬扬眉毛,“这个……你也能看出来?”

保罗耸耸肩,“当过兵的人,坐立行走,姿势自然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我看你的腰板,就觉得像那么回事儿。”

江之寒端着酒杯,咧嘴笑了笑,这个老头子让他感到越发有意思起来。

保罗放下酒杯,说:“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也要谢谢你。”

江之寒不解,“什么?”

保罗说:“这个Duplex其实是我的,你来租,也是照顾我生意。”

江之寒小小的吃了一惊。

保罗道:“前些年我不住这里,现在老了,也想着叶落归根。我在这个城市出生的呢。”

说话的功夫,一只大黄狗从里屋慢悠悠的踱了出来。

保罗打个响指,“嘿,辛西娅,来认识一下。我们的新朋友,江。”让江之寒惊讶的是,他把江这个音发的很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