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47章 奇妙的第一夜

蓝晓峰这个巧妇,把菜板锅铲汤锅铁锅筷子饭碗一股脑的都翻出来,分门别类的放好,但屋里一粒米一棵菜都没有,却是变不出食物来。

他生性外向,也不怕生,出门上楼去问二楼住的老生。十分钟的功夫,他走下来,沮丧的说:“最近的快餐店,走半个小时有一家麦当劳。最近的卖菜的超市,开车要二十分钟。”坐在地毯上,他叹口气,“妈的,没车真是寸步难行,美国这个鬼地方!”

蓝晓峰问江之寒,“你准备什么时候买车?”

江之寒耸耸肩,“看如今这个情形,越快越好。我想,就这个月吧。”

对于有钱人,蓝晓峰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排斥,他很开心的拍了拍江之寒的肩,“兄弟,我可就指望你了……第一学期,我估计是没法买车的。”

江之寒问:“今晚的晚饭?”

蓝晓峰说:“楼上的师兄说,可以给我些米,我再借几个鸡蛋,我们将就着用蛋炒饭对付一顿吧……”

江之寒正点头,砰砰砰的有人敲门。

当你没有车行路的时候,来拯救你的是主的使者。

当你正愁晚饭的时候,来拯救你的当然……还是主的使者。

打开门,一个半秃的中年人,圆圆的脸,满面的笑容,很热情的招呼他们,“蓝晓峰和江之寒,是吧?今天晚上聚餐,可一定要来!”

蓝晓峰愣了愣,“学生会组织的?”

中年人自我介绍姓全,全牧师。他说:“今天是在一个教友的家里。他们夫妻都工作了,很成功的人士,今天特地在家里请大家吃饭。他们也是当留学生过来的,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好好请教一下。”

蓝晓峰很体贴的回头看了眼江之寒,江之寒皱了下眉头。

全牧师继续说:“吃了饭,我开车带大家去沃尔玛采购一些生活日用品。才到这里,有些东西没有很不方便。”

蓝晓峰听了,很是心动。他把整个家都带来了,就是忘了带擦屁股的纸……

※※※

为了蓝晓峰擦屁股的纸,江之寒和他坐上了全牧师的车。到了方先生方太太的家,一个两层楼四室一厅的房子,放在国内可以称为独门别墅,这里管它叫Single Family House。

方先生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样子。方太太则是短发干练,但好像不怎么收拾,穿着一身看起来很旧的衣裳。夫妻俩的三个小孩儿都呆在楼上,楼下的客厅里已经挤满了人,大概有十三四个今年的新生,有一半是江之寒在机场遇到的,长得像狐狸精的庄佳蓉却不在其中,倒是那个有些冷淡的戴眼镜女孩儿坐在沙发上。

方家招待大家的,不过是外卖买的皮萨饼和炸鸡翅,还有自己家做的扬州炒饭和酸辣汤,再加上买的蔬菜沙拉,和可口可乐,品种还算是很齐全。

江之寒现在的社会经验比一般本科生研究生都要多很多,本着基本的礼貌,他先拉了一把忙于吃饭的蓝晓峰,走过去和方先生方太太寒暄了两句,很客气的感谢他们招待。

方太太很得体的微笑,“我们做这点事,心里很高兴。主说,帮助他人,你也能得到快乐。我们现在越来越能体会到这样的快乐,希望有一天你们年轻人也能加入我们。”

江之寒微笑,微微点了点头,转身拿了一次性的盘子去盛饭菜。

将近二十个人呆在屋里,就显的很是拥挤,沙发和椅子上都坐满了人。江之寒找了个角落站着,端着自己的纸盘子吃起来,里面有一片皮萨,二两炒饭,一点蔬菜沙拉和两个辣鸡翅。

蓝晓峰四处社交了一圈,回到他身边,努努嘴,给江之寒介绍说:“那个戴眼镜的女生?就是那个在机场见过的,有些傲气的,你看到啦?”

江之寒横他一眼,“不是决心回国搬运了么?”

蓝晓峰讪笑道:“随便了解一下情况嘛……人家是物理奥林匹克银牌得主,这次是系里面总成绩第二出来的,大家都奇怪她怎么来了我们UOK。不过他们又说,UOK的固体物理有个教授,是美国科学院的院士,有名的他们那一行的学霸。前途无量啊!对了,她名字叫费文静。”

江之寒有些好笑,“你这家伙……打听的挺仔细。”

一会儿的功夫,大家吃完饭。江之寒本着无功不受禄的原则,主动帮着收拾一下桌子,方家夫妇倒是没有拒绝。一帮新生多数坐在那里,有几个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这个坐头等舱自费来留学的家伙,半天的功夫已有不少人听说过了,没想到居然会和大家一样跑来蹭饭吃。

因为用的是一次性餐具,收拾起来很是方便。把剩余的东西放进冰箱,全牧师清了清喉咙,说:“过一会儿,我们就去沃尔玛购物。趁着这会儿有点时间,我建议……我们来听一段故事。”

什么故事呢?当然是圣经上主的故事……

江之寒微微有些吃惊,这也太急了些吧?手法好像不够圆滑。建议?一帮没有车的新生,除了呆在这里,好像没有别的选择吧。

在他身边,蓝晓峰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世上从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不会有免费的晚餐……阿弥陀佛!”

江之寒一乐,这家伙还真是有点意思。

大家换战场到客厅,一群人有的坐沙发,更多的就席地坐在地毯上,全牧师郑重的拿出圣经,在他左右,方家夫妇手里各捧着一本。

全牧师戴上眼镜,“请翻到二百四十八页……”

新生们手里有六七本圣经,却不是每个人都有。全牧师说:“耶稣到了这一片聚居区,有人问他……”

江之寒垂着眼,看着地板。

到青大的第一天,他在干什么来着?对了,他吃了饭,一个人在校园里瞎逛,心里总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而出国留学的第一个晚上,很奇妙的,他坐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听着一个牧师念经似的在讲耶稣基督。

人生还真是有趣啊!

十点钟的时候,布道终于结束了。

客观的说,牧师的口才也分三六九等,全牧师绝对是中等偏下的。他的布道,缺乏激情,缺乏先让自己再让别人相信的魔力。当然,如果你连夜的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正需要调时差的时候,大体是很难集中精力听我主的故事的。

从市场营销的角度讲,这个时间点的选择略微有些糟糕。

几个月后,江之寒和固体物理的老宫讲起这个感想,老宫评论说,其实他们也是两难。国人是没有信教的文化背景的,如果不趁着你们没车的时候抓住了赶紧灌输一把,等到我们这样成了老油子,就更不用指望了。

十点四十五,全牧师和方家夫妇开的三辆车抵达沃尔玛。美国这边,把有菜和肉卖的沃尔玛称作超级沃尔玛,通常规模是比较大的那一种。

夜已深,沃尔玛里没几个顾客。二十来个国人忽然杀将进去,让江之寒一时间忽然有些很古怪的联想,好像是一支特种部队忽然杀入了敌人的心脏,出其不意的占领了对方的总部。

走在沃尔玛明晃晃的白炽灯下,宽阔的甬道空无一人。江之寒有些心不在焉的把各种东西往推车里扔:牛奶,麦片,面包,餐巾纸,蔬菜,和盒装的肉食……江之寒对蓝晓峰说,既然在他那里借住几天,房费就不付了,生活用品由自己来买。蓝晓峰是个蛮爽快的人,没有和他多啰嗦推辞。

晚上十一点,正是国内的下午,在飞机上大睡了一觉的江之寒一丁点儿的睡意都没有。在美国中部的这个小城里,江之寒体会着他第一天的美国生活,飞机,传教,沃尔玛……

一会儿的功夫,蓝晓峰兴冲冲的跑过来,笑道:“找到了,找到了!”

江之寒看过去,他抱着八筒连装的……擦屁股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