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45章 重复着的历史

747的头等舱在二楼,十二个小时的飞行,江之寒都没机会见到这个飞机上另外十一个去UOK的新生。

他吃了飞机上第一顿饭,又写了半个多小时的文档,便找空姐要来枕头和薄毯,蒙头睡了起来。

梦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直到有人在身边叫他,江之寒迷迷糊糊的好像看到倪裳站在机场外,走过去,很惊讶的问,你不是在Davis吗?怎么跑到UOK来了?

倪裳不说话。下一刻,江之寒感觉到有人在耳边叫他,睁开眼,是那个圆脸温柔的空姐近在咫尺的脸,先生,芝加哥已经到了。

江之寒一惊,“芝加哥就到了?”

圆脸空姐甜甜一笑,“您很适合坐长途飞机。”

到芝加哥入了关,江之寒换去UOK的158号航班,是架波音737。江之寒订的是商务舱,这次和后面的经济舱不过是前排后排。刚坐下不久,就看见庄佳蓉和辛强在前,一大帮年轻学生模样的人一起走进机舱,应该就是UOK的同学。

江之寒微笑点头,算是和他们打招呼。

庄佳蓉Hi了一声,辛强也笑笑说,又遇到了。倒是后面走着的张中欧,不知道为什么才遇到半天便看他不顺眼,冒出句,这是商务舱还是头等舱,我看着和经济舱没什么区别嘛!

江之寒摸摸鼻子,没有接他的话。同行的人,三个女生八个男生,多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应和的。张中欧有几分悻悻的,背着大包往前走。

从芝加哥到UOK所在的Vansas【这是一个编造的名字】,大概是两个半小时的航程。江之寒睡了一觉,倒是精神奕奕,一路都在做他的工作。

下了飞机,到领取托运行李的地方,西北航空展现出它笨拙的一面,人到了二十分钟还一个箱子没有转出来。

于是,今天第三次,江之寒和十一位UOK的同学碰到了一起。

江之寒以外这十一个约好一起走的新生【他们是团购的机票】,八男三女,庄佳蓉显然是女生中最漂亮的。另外有一个女孩儿,戴着眼镜,文文静静的,容貌中上,却不太爱理人的样子。最后那一位,以江之寒这么宽厚的人,也不忍心看她太久。他从来不相信容貌和智慧成反比这句混帐话,因为他身边有太多的反例——但这个女生就是被愚人拿来佐证这个论断的最佳模本。

一群人在飞机上分着两三处坐,下来后忙着互相介绍。江之寒发现,大家开始寻找的目标很简单【除了美女之外】,你是哪里的?哪个学校毕业?哪个专业?

同乡或者是同校或是同行?小集团通常从这里开始。

庄佳蓉和江之寒打了两次招呼,他都淡淡的。女生看了他一眼,也不再和他搭腔。倒是旁边过来一个矮小敦实的男生,主动和江之寒搭讪。

“你好,我叫蓝晓峰,生物系,偃城的。”他开门见山很简短的自我介绍。

江之寒一点头,照着他的格式回答,“江之寒,经济系,中州的。”

蓝晓峰哎呀了一声,“半个老乡啊……难得难得,这里多是两湖和江南的,难得遇到个老乡……”最后半句说的是方言。

江之寒微笑。

蓝晓峰又问:“你哪个大学的?我是偃城科技大的。”

江之寒说:“青大。”

蓝晓峰说:“青州啊?我喜欢,那可真是个好地方……”很热情的和江之寒唠起家常来。

蓝晓峰很热情的打听,“江之寒,住处找好了吗?”

江之寒摇头。

蓝晓峰问:“有联系师兄师姐先借住一段时间?”

江之寒摇头,“我打算先住两天旅馆,再把住的地方找好。”

蓝晓峰张了张嘴,这个选择太另类了……

他压低声音说:“对呀,听说你是读自费的,应该不缺钱。那里有两个家伙一路上还在编排你呢,说你是自费的。”朝辛强和张中欧努努嘴。

江之寒不以为意的笑笑,出国之前,青大认识的一个在外面读过书的博士后和他聊天,说国人到了哪里最先开始的便是内斗。虽然江之寒不太喜欢把什么东西都扩大化,他称之为Over-Generalization,但迫不及待的喜欢内斗大概真是某些人的特征。转头四处看看,除了他们十几个黄皮肤黑头发的,周围全是黑的白的人群。Vansas不同于加州或者纽约,除了学校里基本没有华人居住。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难道不应该选择抱成团去迎接挑战么?

蓝晓峰小声说:“那两个家伙,不就是想要显示优越感,讨好女生吗?一路下来,话都被他们说尽了。哪个学校不好,哪个专业没前途……”偃城科技大毕业的他,也属于被排挤的对象。他说:“更过分的是,张建说他是P大的,辛强居然当面说你是研究生是P大的吧,本科并不是的。言下之意,P大的妈的还要分个三六九等。”

江之寒的朋友中,楚名扬小怪是话极多的,橙子陈沂蒙是属于沉默那一型。他对话多的人其实并不排斥,更看重的是说话的味道,或者说是一种直感,这个人可不可以交。

不知道为什么,蓝晓峰唧唧呱呱说了一大通婆婆妈妈的话,江之寒觉得他还不讨厌,是个有趣的话包子。

他笑笑,“优越感显示的到底成功不成功?”江之寒向来不相信一见钟情,即使有也是小概率事件,可以忽略不计。他以为,除非你外表极为英俊,或者出场的时候极为拉风出于某种特别的情形,譬如最老套的英雄救美,想要第一面便打动一个人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人与人认识,是需要时间的积累的。才华,气质,品性,都是需要时间才能慢慢显露出来。

对于辛强这样常年蜗居在实验室的宅男,见到漂亮的异性就尽力展开翅膀,要显示自己的才华,江之寒对这个选择不以为然。以他的经验,对待女生主动积极不是错,但把姿态放低了从下往上主动积极绝不是好的选择。

当然,他现在不过是个旁观者。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他曾经经历过很多,甚至自己导演过别人的人生。在异国他乡,静下心来看别人的人生表演,即使通俗了一些,也未尝不是一种休息。

蓝晓峰瘪瘪嘴,“没戏……我听说啊,在这里女生是稀缺资源,恐龙都是抢手货。我发Email问有没有师兄愿意来接我,有人直截了当的就问,你男的女的?……江之寒,你想想,嗷嗷待哺的有多少啊。那些师兄们都安定下来了,有车又熟悉这里的环境,有些甚至工作了有经济基础,庄佳蓉这样的女生,啧啧,他们那小样儿抢得过人家?”

江之寒忽然有些感慨:高二的开学,是一群男生在后面议论倪裳;大学的第一天,是被包围着的舒兰;出国的开始,则是在人群中矜持微笑的庄佳蓉。

历史总是以某种类似的轨迹重复自己?看似长大了,好像也没有改变太多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