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44章 新校友的初印象

沪宁国际机场。

江之寒停下脚步,看一眼手上的机票,国航的人用红字圈着Gate52。他眼光一扫,候机处已经坐了六成满。看看表,离起飞还有一个小时十五分钟。

江之寒延续他轻车简行的作风,除了托运了一个装着书和衣服的大箱子,手里就拉着一个不大的拉杆箱,上面带着的包里放着他的笔记本电脑。

看到一块空位,江之寒走过去,找了最边上的坐下,拉开拉链,取出笔记本电脑,打开一个文档,思索着敲起字来。这次走的匆忙,公司的事虽然分工到各人的头上,还有些安排需要仔细的推敲。好在江之寒淡出日常公司运作已有一段日子,所以他的离去短时间内不会造成混乱。

江之寒前段时间多少有些无心工作,现在终于沉下心来。好像就要告别这个城市,告别祖国一段日子的时候,心反而沉静下来,很多郁闷憋屈都像在后视镜里,距自己越来越远。

他正规划的一个事情,是如何保持和国内的有效联系,使自己能够用尽可能少的时间完成对越来越大的集团公司的运营大方向的掌控。江之寒和国内的联系,主要通过两个人,他的行政秘书张小薇,以及他以前的特别助理楼铮永。中州实业和江吴集团正式分家以后,江之寒生成了一个新的机构,叫联合总裁办公室,楼铮永是办公室主任兼任高级经理。江之寒考虑的是,如何在张小薇和楼铮永之间进行分工,让信息能够更高效的传递。他看着屏幕,仔细考虑起来。很显然的,楼铮永现在职位更高,而且更得江之寒的信任。有些机构,譬如老周的安保公司,是非正式的脱离在组织结构之外,必须走楼铮永这条线。

习惯性的咬着下唇,江之寒思索了五六分钟,大概有了主意。日常的公司信息,譬如每周一次的简报,会经由张小薇这个行政秘书的途径,传到自己手里。当然,她需要做一些前期的整理,筛选,和批注的工作。楼铮永则享有完全的自由,选择任何他认为必要的和自己沟通的信息。江之寒传回去的指令或者建议,都会通过总裁联合办公室这个机构,最后到达现在主持中州实业工作的程宜兰和肖邯均,以及主持江吴集团工作的王永刚和冯一眉。

在常规渠道之外,程肖王冯中的任一位,都有权就任何突发或者重大的事件在渠道之外直接联系自己。但江之寒会告诉他们,一定要在认为绝对“必要”的情况下才能采取直接的联系。

在公司管理的层级结构中,一些位置比较特殊的人物,譬如说负责法律和经济顾问的沈桦倩,负责监理工作的黄阿姨,和公司关系密切多少算是保护伞的林志贤崔市长,则是楼铮永负责的部分。当然,他们也会掌握自己的联系方式,随时可以和自己交流情况。

至于生活中的朋友同学和各种工作关系,张小薇那里有一份很全的名单。谁是得到江之寒授权可以直接联系他的,谁需要通过她的中介,她心里有数。

江之寒噼噼啪啪的敲完一个段落,把章程大致确定下来。停下手,他正要检查一下,就听到一个悦耳的声音,“请问这里有人吗?”

江之寒一抬头,映入眼的是一张精致的瓜子脸,眉毛画的细细的,眼睛很媚,身上若有若无的有股好闻的香气。如果用什么词来形容面前这个女子,大概“狐狸精”三个字最是恰当不过,因为她的脸型和眼睛真是再典型不过的书中描写的狐狸精。

江之寒瞥了一眼座位,简短的说:“没人。”转回头,继续琢磨自己的文档。

那女孩身边还有五六个年轻的男子。一伙人坐下来,热热闹闹的说起话来。江之寒发扬闹市里学习的革命老前辈精神,继续研究他的章程。

狐狸精女孩儿显然是那群人的中心,她微笑着,带着几分矜持的和大家说着话,围着他的几个年轻男生都掩饰不住的想要给她留下些好印象,有打稳重牌的,自然也有打热情多才的牌的。好在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虽然说话,却控制着音量,注意不要太打扰别人。

还有四十五分钟起飞的时候,广播响起来,请头等舱的乘客登机。

江之寒合上笔记本电脑,放进包里,抬起头来,侧头问坐在旁边的女孩儿,“你们都是去UOK读书的?”

女孩儿转过头,微笑着说:“是啊,我们约的今天一起走,一共应该有十一个人……你……是去美国出差的?”

江之寒扬扬眉毛,“真巧,我也是去UOK读书的……”

女孩儿吃了一惊,“你是老生吗?”

江之寒摇头,“我是研究生新生。”

旁边一个男生插口问他,“你是哪个学校的?”

江之寒说:“青大。”

那人说:“哦,青大呀!我们这届还有一个青大的,这次本来约好一起走,后来改了日子,前天走的。前天也有一大批人。”他是这次组织UOK国内新生出行的人,P大的高材生。一起走可以团购机票,价格上能得到优惠,又可以提前认识一下新校友,也算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

女孩儿对江之寒似乎挺有兴趣,“你是哪个系的?”

江之寒说:“经济系。”

女孩儿说:“好难得哦……我们都是理工科的。”

那个组织的男生自我介绍说:“我叫辛强,P大的,读生物。”

江之寒说:“江之寒。”

辛强说:“你们经济系的,拿的都是助教的奖学金吧?”刚才这帮家伙在比较自己奖学金的数目,不过那个女孩儿不肯讲具体的数字。

江之寒淡淡的说:“我没有奖学金……”

辛强一扬眉毛,“你是自费的?”

江之寒笑笑,“算是吧……”

旁边坐着的女孩儿自我介绍说:“我叫庄佳蓉,宁大毕业的,读化工。”

江之寒说:“你是宁大的?”

庄佳蓉问:“怎么?”

江之寒说:“没什么,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读宁大的。”

庄佳蓉问:“叫什么名字?男生女生?”

江之寒说:“她是读应用物理的,你不一定认识。”

庄佳蓉眨眨眼,“不会是倪裳吧?”

江之寒哦了一声,“这么巧?就是她。”

庄佳蓉笑道:“我和倪裳不熟,有一个活动打过些交道。她的名气太大了,你一说应用物理,我就想起她。她去Davis做了一年交换学生,研究生据说也留在美国读了……”

辛强忽然插嘴道:“江之寒,我听说你们经济系奖学金挺多的,你怎么就没拿到呢?”

江之寒看他一眼,研究生毕业的辛强比他大了两三岁,但社会经验差距如同天上地下。江之寒不用仔细观察,就知道他在努力取悦身边这位庄佳蓉。当庄佳蓉莫名其妙的对江之寒有几分热情的时候,辛强忍不住想要提醒她:这个家伙连奖学金都没拿到,不是一个精英份子。

江之寒忍不住咧嘴笑了笑,长得像狐狸精的庄佳蓉算得上是个精致的小美女,也很会打扮自己。但说实话,他一点儿猎艳的心思都没有,更没有兴趣被莫名其妙的陌生人当成竞争对手。

他站起身来,简短的说:“很高兴认识你们,学校再见吧。”拉起行李箱往前走。

庄佳蓉提醒他,“现在是头等舱才能进……还要等一会儿呢……”

江之寒看着她,轻声说:“我买的是头等舱。”

看着他的背影,庄佳蓉眨了眨眼,嘴角勾出一个古怪的笑容。辛强旁边一个男生,名字叫张中欧的,撇撇嘴,不屑的说:“现在国内有钱人越来越多,拿钱去外面读书的也多起来了。”

辛强叹口气,“以前他们多半是去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那面的大学主要是搞创收。没想到,现在连美国的大学也不能免俗……”他嘟囔了两句,“UOK按理说是不错的学校呀,怎么现在是个人拿钱就能进啊!”

庄佳蓉眼珠子在他脸上转了转,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

※※※

既然要坐头等舱,就要有自绝于人民群众的觉悟。江之寒是知道这点的。一个自费去美国读书,又选择头等舱的家伙,很快的会被大家认为不是“我们”的一员。

但他不在乎。

连庄佳蓉这样的美女他现在都失去了任何搭讪的兴致,更何况是一帮大老爷们。倒不是说他傲慢,不过是习惯了独行而已。高中的时候,还有倪裳陈沂蒙楚名扬和一起踢球的一票朋友。那时候,倪裳都批评他有些不合群,小桃红则说他只和班长玩儿。进了大学,江之寒和同班同学,和同龄人的交往似乎更加的少。寝室里最先还有小怪和橙子,班上系里有汤晴和舒兰,他们走的走转的转以后,他基本都生活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和比自己大三五岁六七岁的吴茵文楚一干人混在一起。

江之寒喜欢那句话,没有人喜欢孤独,但朋友也是不需要乱交一通的。就他成长的经历,每一个阶段,从小学到大学,朋友都不多,但总能遇到两三个特别要好特别知心的。江之寒觉得这样就很好,没有朋友太孤独,乱交朋友太吵闹。

他现在的心情,只想找一个万里之外的地方,静静的呆上一阵,对人群的喧闹没有太大的兴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