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43章 启程

对江之寒来说,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四年前离开生活了十八年的中州出去上大学。这一次呢,只不过走的更远一点罢了……

美国,和青州应该不太一样吧?他想着,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笑起来。

像往常一样,他只让父母送到家门口,不要他们到机场来送行。历蓉蓉很有些不舍,因为在她心里,美国总归是太遥远了,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江之寒安慰她说,寒假就会回来。再说了,我不是已经去过两趟了么,不过呆的时间比这次短些而已。

江之寒随身带的行李并不多,想着很多东西可以过去再采购。到了机场,他谢过司机老周,自己拿行李下了车,去航空公司领登机牌。他要先飞沪宁,再转机飞芝加哥,再转机飞他这一次的目的地。

办好一切的手续,他抬手看了看表,还有大概五十分钟起飞,心里想,要不要现在就过安检进去。忽然间,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太对劲。仔细想想,这几年开学离开中州,要么是和吴茵同行,要么是林墨陪伴在身边,好久以来已经有些不习惯一个人来登记。

特别是林墨,每次回到中州,或者是离开的时候,即使她没有同行,却总是在机场出现的那一个。她总是说,我代表干爸干妈来接你【送你】,其实呀,我真是不想来的,不过他们急着想见你,只好勉为其难了哦……

想到这些,江之寒不由得有些失落。他站在安检处的前面,不由得回头四处看看。楚名扬婚礼以后,林墨也没有出现。历蓉蓉还问起过一次,为什么小墨这次没来送你。江之寒笑笑,说她长大了,事情也越来越多。临走前一天,江之寒没打招呼,径直去了林墨家,没想到她不在家,坐到晚上九点也没有回来。江之寒心里琢磨着,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躲着自己。

忽然间,好像有种特别的感应,江之寒觉得有一道目光在远处注视着自己。他再度转过头,往自己感应的方向看去,隔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看不到什么。他不死心,仔细的搜索着视线以内的每个人。终于,在候机厅偏僻角落的一张椅子上,他看到半张向这边张望的脸。

江之寒摇了摇头,朝着那里走过去。

※※※

江之寒把行李放在一边,走过去坐下,朝着邻座的少女笑笑,“这么巧,林墨?”

林墨嘟了嘟嘴,“嗯……今天来接一个同学。”

江之寒笑道:“是吗?从哪里来的呢?”

林墨说:“沪宁。”

江之寒说:“几点钟的?”

林墨说:“还有半个小时吧。”

江之寒说:“这么郑重啊,这么早就来了……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啊?”

林墨撇撇嘴,“这个重要吗?”

江之寒说:“不重要,随便问问……”

林墨扭头看着外面,没说话。

江之寒看着他,心里有很多怜爱,又忽然涌起些这些天极力压制住的离情别绪。

他柔声说:“本来想进去以后,等飞机起飞前给你打个电话的,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你……我昨晚去你家了……”

林墨低着头,不说话。

江之寒说:“林墨……我……要走了。”

林墨还是低着头。

江之寒柔声说:“自己在青大好好的哦……我不担心你,那边能罩着你的哥哥姐姐还多着呢。当然,你不用罩,也尽可以对付一切……”

林墨不回他的话。

江之寒看着她,继续说:“好了,我就要走了,就算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也不需要一直恨啊,难道……还要隔着太平洋讨厌我?……林墨……”

林墨终于嗯了一声。

江之寒说:“那么……就趁着今天告别的日子,我们和好好不好,嗯?”

林墨咬着嘴唇,头都快埋进胸口里去了。

江之寒柔声说:“就算我有时候态度神态不是很好,你要相信我啊,也要相信自己,我怎么会讨厌你厌恶你疏离你呢,是不是?”

终于,女孩儿抬起头,“真的不会?”

江之寒很郑重的摇头。

林墨深深的看进他的眼里。好久,才伸出右手的小指。

江之寒一笑,勾住她的小指,柔声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林墨很虔诚的重复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两人对视了片刻,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从前。

江之寒看看表,“差不多该进去了……”看林墨一眼,有几分诡异的笑笑,“继续在这里等你的同学吧……”

林墨白他一眼,跟着他站起来,一直走到安检处外。

她停住脚步,说:“哥……保重。”

江之寒摆摆手,“好啦,我要到帝国主义的心脏战斗去了,替我祈祷吧,林墨……”

林墨凝视了他好一阵,忽然换上一个笑脸,“去那里也好……”

江之寒哦了一声。

林墨眨眨眼,“谢天谢地,终于可以出去祸害金发碧眼的女人啦……”

江之寒哈哈一笑。

他很开心,林墨终于恢复正常了。

※※※

候机厅的这一处,隔着玻璃可以看见跑道上起飞的飞机。

林墨并不确知哪一架飞机是江之寒乘坐的,但她还是靠着落地玻璃,静静的站在那里,看一架架飞机慢慢滑上跑道,加速,腾空,往云层以上爬去,渐渐消失在视野里。

她傻傻的朝着每架起飞的飞机都挥挥手,想象着他坐在里面,能够看到。

她痴痴的看着起飞的飞机,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偶然抬起手看了看表,江之寒那个航班的飞机早过了起飞的时间,是刚才看到的那数不清的飞机中的一架,早消失在云层之上。

林墨站在那里,和以往来送别时的心情迥然不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酸酸的,像是抓不住他,终于让他飞走了。去了美国,就和姐姐一样,除了偶尔的一通电话一封来信,好像存在于手能触及的地方之外。

她好想他还留在青州,或是中州,那就能有一个念想,来或回的时候他就在那里。哪怕他和吴茵姐结了婚,自己只能偶尔去蹭一顿饭,时不时的当个电灯泡一起去踏青郊游,像那次露宿在云山一样。

但终于,他还是走了,离开了中州,离开了青州,离开了羊城,离开了曾经爱他的人,一个人飞到太平洋的另一边。

不知道怎的,林墨终于没能抑制住,有一行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她拿手背抹了抹,觉得自己现在太脆弱太莫名其妙的Sentimental,又有些委屈和不甘,那泪水却更多,连成了一串珠子。

忽然间,有人搂住她的肩膀。

林墨转过头,却是卓雪站在那里。

林墨忘了脸上的泪水,带着些惊讶,“卓雪姐?”

卓雪给他一个极温柔的笑,“他走了?”

林墨点点头。

卓雪替她解惑,“我才听舅舅说……他今天走,顺便来看看……”

林墨哦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在卓雪面前,她并没有为自己的眼泪感到尴尬。

牵着手,两个女孩儿转过身,一起面对着停机坪的方向。

呼啸声中,又一架波音757滑过跑道,加速,拉升,飞腾,斜着身子,直插进白云深处。

好像有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回荡在两人之间,微不可闻。

第四卷终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