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42章 婚礼

站在人群中,身上一套黑色的伴郎的西服,江之寒脸上带着笑,心里也满是开心。

今天是楚名扬和朱倩兮的婚礼。

同学之中,这家伙是第一个结婚的吧,真TMD猴急,江之寒心里想着,脸上不由又露出个笑容。

程征走过来,对着他招呼道:“老大,敬酒马上开始了,你要时刻准备着……”程征是楚名扬楚名扬在大学里的室友兼死党,所以跟着楚名扬叫他老大。

婚礼在万豪酒店举行,江之寒对楚名扬说,礼金我就不送了,婚礼酒店这一块儿的费用算在我头上就好。朱倩兮当时要拒绝,被楚名扬拦住了。他说,我和老大的交情,让他放这点儿血,没什么大不了的,再多说反而造作。

江之寒叫来曲映梅,让她暂时脱产来做楚名扬婚礼的组织协调,一切都尽量做的最好,虽然不一定要搞的太奢华。从今天看来,江之寒对曲映梅的工作还是相当满意的。

今天的婚礼,楚名扬有六个伴郎,江之寒是中学同学,有三个大学同学,其他两位是家里的亲戚。之所以准备了这么多伴郎,据说主要是因为来宾里能喝的人很多,很多人提前放话,要喝翻楚名扬,让他进不了洞房。楚名扬邀请江之寒做伴郎的时候,转述了这番话,江之寒扁扁嘴,不屑的说,现在还有谁婚礼哪天才过洞房啊?倒是闹了朱倩兮一个大红脸。

朱倩兮这时也走过来,对程征说:“江大哥晚上好像还要开会呢,喝酒还是少喝一点……”

江之寒笑道:“倩兮,名扬结婚,可是一辈子一次的大事儿,其它的什么事儿,都得一边站。今天有我们哥们儿保驾,保准让名扬进洞房的时候是立着的。”

楚名扬这时候也走过来,拍拍程征和江之寒的肩头,说:“老五,江老大是核武器,主要提供威慑力的。有谁实在太嚣张,就让老大去搞定他,一次性的半斤白酒,一口干!”

程征睁大眼,“一口气半斤白酒?!”

江之寒很牛的谦虚,“按这个标准,我只能搞定四个人,就要交党费了。”

程征哈哈大笑,很亲热的拍拍他的肩头,“有这句话,我心里就有底了。今天我们兄弟六个联手,一定扫平全场。”

江之寒连忙摇头,“低调,低调,全场有两百号人呢,一人一口就把咱们淹死。走吧,准备挡酒了……兄弟,你先上,我掩护……”

※※※

婚宴上死缠着要敬酒的人还好不多,很快被楚名扬的护卫团搞定。中间有一位特别嚣张的,江之寒拍马而出,和他拿啤酒杯喝了大半杯白酒,让他老实下来。那家伙有个兄弟看不惯江之寒的嚣张,和江之寒又喝了大半杯白酒,也老实了。

江之寒这个核武器完美的发挥了威慑作用,那以后就没有大声嚷嚷要喝到底的家伙。

一斤白酒下肚,江之寒也有些晕乎,陪着走完最后一桌,赶忙找点东西填肚子。一堆伴郎伴娘被安排在一桌,但其中的好些人还在忙着帮忙,没有空吃东西。江之寒管不得那么多,坐下来先喝了两碗汤。他的经验,是喝汤对解酒很有些用处。

刚喝完一碗汤,朱倩兮一手牵着一个女生走过来,嘴里说:“你们俩一直在外面负责签到,真是累着了,赶快来先吃点东西。”不得不说,小朱是个极体贴极贤惠的女孩儿。

她带过来的女生,一个是她家的亲戚,另一个居然是林墨。江之寒刚才没从大门进来,不知道今天她也在这里。

林墨看见他,两个眼珠子往上边斜,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模样。

朱倩兮的亲戚说要过去和自己父母坐一桌,江之寒也不客气,伸出手,拉了一把林墨,嘴里说:“甭客气了,坐下吃饭……”

林墨轻轻的挣了一下,没有挣脱,便温顺的坐下来,拿起筷子,很淑女的开吃。

江之寒看着她小口吃菜,细嚼慢咽的样子,觉得很有趣,打趣说:“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淑女……”

林墨不理他,只顾吃自己的。

江之寒说:“得得得,看你当淑女能坚持多久,迟早会变回来。”

林墨放下筷子,哼了一声,说:“变么?”

江之寒一笑,“这神态就很凶悍了,一点儿也不淑女……”

林墨说:“要说到变,原本说女孩儿是最善变的。不过嘛,我还没见过比你更善变的呢……”夹枪带棒的,带着些火气。

江之寒一抿嘴,不接她的话。

林墨盛了一碗汤,自顾喝起来。

江之寒忽然觉得酒没有喝过瘾,便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浅浅的抿了一口。

林墨斜了他一眼,似乎忍了忍,终究没说什么。

正冷战的功夫,楚名扬和朱倩兮端着酒杯,来给这一桌的兄弟姐妹们敬酒。这一回,他老老实实的自己喝了满满一杯。

大家自然说些恭贺的话,又赞过新娘的贤淑美丽,把新郎拿出来取笑一番。江之寒微笑着站在那里,心里感到很温暖,好久没有这么纯粹的开心的感觉。

朱倩兮是个性格极好的女子,她一个一个伴郎伴娘感谢过来,走到江之寒他们附近,她笑着感谢,“小墨,今天真是累着你了,在外面站了三个多小时呢……”

林墨展现她善变的一面,换上一副无比温柔的小妹妹面孔,笑着说:“倩兮姐姐实在是太客气了。”她调皮的笑笑,“你这么温柔,我真害怕以后要被楚大哥欺负呢!”

楚名扬连忙摇头,“这个事儿是不会发生的,哪怕是天地合,江枯竭……”被老婆打了一下,“别卖弄了你”,赶紧乖乖的闭上嘴。

朱倩兮白他一眼,笑着又来谢江之寒,“江大哥,原来半斤白酒一口干不是吹牛的……”

江之寒哈哈一笑,“本来是吹牛,今天被你们架到火上烤,只好豁出去了……”

大伙儿都起哄说:“得了吧,还没喝够,自己在那里自斟自饮呢!”

江之寒哈哈一笑,待新人走了,转过头,凑近林墨的耳朵,悄悄问她,“我怎么善变了?”

林墨深深的看他一眼,“今天是楚大哥的好日子,我不想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

江之寒看着她,柔声说:“借借好日子的彩头,都说清楚了不好么?”

林墨凝视着她,声音很轻的说:“你……今天拉着我,很亲的像我是你的妹妹一样。换了另一天呢,你看我的眼光全是不屑,是怨恨,是讨厌,非常非常的讨厌……就像在说,你是我什么人啊,居然敢跑到我面前来谈论我的私事。你一定是脑子进水,或者发烧烧糊涂了吧……”

江之寒很委屈的,“我哪有?”

林墨摇头,“你别否认了,我都读出来了……如果有一面镜子,让你看看你当时的样子,你就知道了。”

江之寒摇头苦笑,“你这是欲加之罪啊,林墨。”

林墨垂下眼,轻轻的说:“我不想管你的……我没有资格管你的,我不应该管你的,我……”

她抬起眼,已经泫然欲滴。

江之寒心里一痛,林墨可不是爱哭的女生。他有些莫名其妙的,“你这是怎么了?”

林墨偏过头,一会儿的功夫,忽然站起来,说:“我去看看倩兮姐有什么要帮忙的?”几个小碎步,径直走了。

江之寒站起来,跟着她走了几步,又停下步子,心里忽然有些恍惚。

自从暑假开始不久,在他的办公室和林墨有过一番交谈,林墨居然不再来找他,即使去自己家里也总选江之寒不在的时候。江之寒前段时间忙着GRE考试和公司的各种事务,现下告一个段落,回头想想,林墨这两个月居然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而今天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这丫头,竟然恨起我来了?

他挠挠头,站在笑语喧哗的大厅里,忽然怔住了。

忽然,有人在招呼他,“江之寒,好久不见……”

江之寒一回头,薛静静站在那里,风姿嫣然。不得不承认,大学四年,薛静静像是破茧而出的蝴蝶,不再是中学时倪裳身边那片绿叶了。她穿着一身连衣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脸上画了精致的妆,十足一个都市里的白领丽人。

江之寒微笑,“静静,好久不见。”心里很有些惊诧,楚名扬邀请了她来参加婚礼?

薛静静说:“你看起来变化不小呢。”

江之寒说:“是变好还是变坏?”

薛静静浅笑,“更成熟了。”

江之寒呵呵一笑,“是老了吧……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静静。”

薛静静说:“谢谢。我前天刚接到倪裳的越洋电话,她要留在美国读研究生了。她在那边的导师一定要留她,她父亲也很支持,她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你都知道了吧?”

江之寒嗯了一声。

薛静静看他一眼,好像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时候,宴席已经接近尾声。楚名扬和朱倩兮牵着手,走到台上,拿起麦克风再一次的感谢来贺喜的长辈和同学朋友。

薛静静转过身,看着主台上的新人,似乎有些失神。

在心底深处,江之寒虽然以前想着要撮合薛静静和楚名扬,但认识朱倩兮以后他真的觉得,小朱是更适合名扬的女子。江之寒以为,楚名扬是朋友中和自己性格比较接近的那一个,有浪漫主义的因子,也看起来也比较温和,易于相处,但性格中又有执拗的一面,也许需要一个性子比较柔和的女子来配合他。而静静呢,性子也是比较强的一个。

正想着自己的心事,薛静静已经回过头,她轻启朱唇,柔声道:“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追不回来……是不是,之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