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41章 访客

梁浩的廊兴木材加工有限公司,按照他半开玩笑的自嘲,自己是总经理,销售经理,销售员,兼市场经理,司机,和秘书。公司开张两年,慢慢有些发展,但每一步都跨的很是艰难。

在公司的几个股东里,一个是开始出了10万块钱的梁浩的一个远方亲戚,两个是梁浩的中学小学同学,什么事儿都不做。梁浩把他们拉进来,是因为他们在当地有些关系,一个的舅舅是税务分局的局长,另一个家里是地方人武部的负责人。木材采伐这一块儿,是梁浩的一个亲戚在负责打理,两年下来,也算基本稳定下来。外面的销售和市场,甚至于财务,都是梁浩一肩担,为的当然是节约开支。

今天,廊兴木材公司总算迎来一次正式的经理会议,出席的有梁浩,三个股东,负责开采和加工业务的三个负责人,和一个极漂亮极有气质的女子。开会的过程中,梁浩发现他的两个同学和远方亲戚基本上都在看她——穿着白色印花丝绸衬衣短裙的吴茵。

吴茵拿出五十万块钱,按协议得到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成为公司最大的股东。这个决议,没有任何异议的就通过了。

梁浩提议,让吴茵替代他出任公司的总经理,理由是她有在资产上亿的公司担任副总经理的经验。吴茵拒绝了。她提出来,让她接替梁浩来主管市场和销售,梁浩空出手来抓生产和后勤。

在迎接吴茵的第一次会议上,女子展现了她的魅力,不仅仅是通过的她的美貌。她告诉公司的一众高层,自己在江南和南边有不少的关系,有信心很快的拓展公司的销售渠道,现在其他人需要做的,就是把生产这一块儿抓起来,做到效率和质量兼顾。

吴茵画出一个大饼,却又不让人觉得虚幻。尤其是几个经理,都觉得有了奔头,这以后的前景,兴许会有个飞跃。

※※※

按照电视剧里的说法,梁浩是那种很高大很阳光的男生。他的笑容,总是那么真诚,哪怕在不顺的时候,也总是在那里,让人觉得很温暖。

今天,他的笑容更多一些,简直盛不住要一直往外溢出。

开完会,和吴茵并肩走在路上,天很蓝,草很绿,如同他们一起上学的日子。他没有问过,忽然间她为什么回来了,舍弃了那么好的一个职位,和她那么爱的那个男子。

她回来了,这就足够……

※※※

林墨站在这个西北乡村的山坡上,举目四望,林木茵茵,群山雄阔,有一种说不出的大气。那空气吸进鼻子里,似乎带着点香味。山风吹过,一点觉不出夏日的炎热。

真是快好地方,难怪能生出吴茵姐那样灵秀的女子,林墨这样想着,嘴角带出一丝笑。

然后,她就看到吴茵和一个高大的男子,说笑着朝自己走来。

林墨的脸,一时肌肉有些僵硬。她看过去,只觉得男的高大女的柔美,似乎很和谐的融入这山水之中,忽然心里想起江之寒说的话,她……去追求她的幸福去了。

林墨心跳了跳,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几分酸楚。那笑容消失在嘴角,她挺了挺身子,带着几分骄傲站在那里。

吴茵爬上几步阶梯,一抬眼,不由惊讶的叫起来,“小墨……”她顿了顿,“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墨微微一笑,“放假了,我来看看你……”

※※※

林墨绝口不提所来何故,吴茵也像不知道,只把她当远来的妹妹一样热情接待。她说,离正式开始上班还有几天时间,正好带着林墨在家乡四处转转。夏日的廊兴,和寒冷的冬季不同,到处充满了生机,风景也很是雄阔美丽。

吴茵带着林墨到处转了一天半,第二天晚上便领着她回家吃饭。

第一次的,林墨见到了传说中的吴聪。这个暑假,吴聪回到家来和父母小住。

同以往不一样,吴聪见到漂亮的林墨妹妹,似乎有些羞涩,不再那么咋咋呼呼的,一顿饭的功夫除了偷看了她几眼,没有说话,倒是很殷勤的替她添了碗饭。吴父说话不多,抽烟很多,但看起来还很和蔼。吴母则是非常的热情,一个劲的替林墨夹菜,劝她多吃一些。

吃完饭,林墨说要洗碗,当然被挡住了。吴母说有了客人,让吴茵去招待,自己洗碗就好。

于是,大家坐下来略略聊了会天,吴聪早早的回房睡觉。吴茵则领着林墨,进了自己的房间,像前两年某些时候出游时一样,和她同塌夜话。

外面的星空,比青州的更漂亮一些,大抵是因为这里的污染要来的少。

两人关了台灯,透过窗户可以看出去。对面楼房的灯渐渐的一个接一个熄了,夜越来越深。

林墨坐在被窝里,忽然说:“不是……不是他叫我来的……”

吴茵说:“我知道。”

林墨在夜色里转过头,那漂亮的“嫂嫂”就在咫尺之外,“为什么呢?”她悠悠的问。

这个没头没尾的问题,吴茵完全听懂了,但她只是沉默。

林墨问:“吴茵姐,你……在追求你想要的幸福吗?”

吴茵说:“小墨……其实……我在做他教我的东西。要怎样的生活,才是自己应该有的人生……要平等,要有尊严,要爱自己,要……有愿望,并相信它……要耐心,努力耕耘,终会得到回报。我努力在做呢……我也会耐心等待的……”

林墨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把那个问题问出口。

吴茵已经伸出手,把她轻轻搂在怀里,“小墨,你能来这里,我真的很开心……你知道吗?”

※※※

吴茵的诺言不是一句空话。

一个星期不到,羊城外贸集团的伍总便带着三个手下来到小小的廊兴。伍总一到,她的手下便一丝不苟的开始考察公司的厂房和库房,梁浩自然是作陪的人。这一周以来,他一直忙着准备迎接这次考察,因为对方是实力相当雄厚的外贸公司。如果谈的好,不仅在南方的销售渠道可以拓展,说不定还可以外销到东南亚和欧洲美国。

在梁浩眼里,伍总是个极精明能干的女强人,虽然胸前波涛汹涌,却绝不是胸大无脑的女人。她的强势,能体现在三个随同来的下属在她面前的态度。尤其是那个李经理,在她面前简直是一只温顺的小猫,但考察工厂的时候立马显出精明和强势的一面。

吴茵显然和她很是熟悉,见面的时候两人有个长长的拥抱。伍总没有出现在公司的任何招待宴上,按照李经理的话,如果不是吴总是伍总极好极好的朋友,这样规模的生意她是不可能亲自来跑一遭的。

伍思宜在廊兴逗留了一天半,比林墨还短一天。她很麻利的让李经理和廊兴木材厂签订了一系列的合作意向,和吴茵关上门谈了两个多小时工厂的具体情况和短期中期前景展望,以及两人对销售渠道的规划。

顺带着,她还给吴茵带来一整个大衣箱香港秋冬季时装的最新精品。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人的名字,两个人一直没有提起,那个在她们生活中曾经占据了几乎全部,现在也还在那里的人。

为表示谢意,吴茵和梁浩亲自开车一直送伍思宜他们去同安的机场。去机场开了两辆车,公司暂时借来的商务车是梁浩载着伍思宜的三个助手,吴茵亲自开自己新买的桑塔纳,车上坐的自然是伍思宜。

长长的一路不过说些有的没的闲话,直到机场的路牌已经出现在眼前,一抬头,能从车窗外看见起落的波音或者是空中客车。

伍思宜坐在副座,似乎不经意的侧过头,“你……准备怎么办呢?”

吴茵把着方向盘,看着前方的红绿灯,“总要先学着独立的生活吧……在没有他的地方吸气,呼气,吃饭,睡觉……做出一番事业,你说呢?”

伍思宜轻轻哼了一声,良久,才说:“你……不应该是这么轻易就放弃的人啊……”

吴茵似乎是叹了口气,“我要是轻易放弃的话,早在青峰墓园便转身走了……不过,我犯了一个错误,所以的付出些代价。也许……还需要些时间仔细的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但我以为,关系到了某种地步,拼死维持着没什么意思……”

伍思宜沉默了片刻,“你也输给她了?”

吴茵带着几分倔强,“我倒不觉得我输给了她……但如果她愿意的话,也许这是她最好的时机吧……”

说话的功夫,机场到了。

伍思宜拉开车门,走下去,回头探到车内,笑道:“梁浩挺帅的……”

吴茵白她一眼,扁扁嘴,“我看小张才真是不错呢……”

伍思宜愣了愣,哈哈的笑了两声。离开了江之寒的吴茵,就如同当年的自己,不再是那么一味的温柔如水了。

她握了握左拳,说:“加油哦……小茵!”

眨了下眼,送她个秋波,带一点善意的调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