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39章 顾望山

江之寒走出特护病房,和顾望山一起往楼下走。

两人上了停在外面等他们的车,顾望山说:“望江宾馆。”回过头来,对江之寒说:“那个宾馆离医院就三分钟车程,所以订了一个长期的房间。饭菜一般,就将就吃吧,关键是包间位置不错,方便讲话。”

江之寒说:“当然了,还能吃出朵花儿来?”

说话的功夫,车已到了望江宾馆。二人去了宾馆东侧自带的餐厅,上三楼,在角落处有一个幽静的小包间。服务生多认识顾望山,见他走过都微笑致意。

顾望山对领班说:“随便来个套菜吧,份量少一点,就我们俩。上了菜,就把人撤下去,我们不需要端酒送茶的。”

领班说好的。不大会儿的功夫,菜流水般的上来,服务生退出门,把门关的严严实实。

今天,两人都没有喝酒,喝的是鲜榨的西瓜汁。

江之寒开口道:“文阿姨今天精神不错……”

顾望山摇摇头,“我都已经接受现实了……现在已经扩散,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也就是多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江之寒安慰他说:“话也不能这么说。其实还是有很多,当然比例是很小啦,的情况,有时候奇迹会发生,已知的科学和医学都没法解释的……”

顾望山哼了一声,“如果存着那样的念想,到时候只会更失望吧……”

江之寒叹口气,这倒也是真的。

顾望山问他:“文楚呢?恢复的好吗?”

江之寒说:“外伤恢复的很不错。她坚持着要回老家去住,所以……我走之前把她送上的飞机。那边的医院也联系好了。袁媛陪着她一起去的,会在那边住上一段儿吧……”

顾望山看着他,“这件事儿,我欠你一个说法。”

江之寒说:“你欠我什么?”

顾望山说:“前段时间,你让我去打声招呼,我确实亲自给那边的人打电话了。没有打到姓朋的手机上,但我让那边的人传话了。我实在是想不到,那家伙是这么混账的一个东西……”

江之寒摆摆手,“这也怪不到你……”

顾望山说:“我知道以后,给我老子打电话,才知道姓朋那边的人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他们说起来,他们还是吃了亏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的那一方……不瞒你说,老头子不愿意出头,我好说歹说,他不过是同意保你无事。后来我妈知道了,打了两个电话。”

江之寒道:“文阿姨身体这么不好,你不该拿这个去打扰她的。”

顾望山说:“她是偶然听到我在病房里打电话,我原以为她睡着了……不过花政委对我妈说,在这件事上,他的影响力很有限,但你找那个钟老,是能量很大的人物。你怎么不求求他,把那个家伙一撸到底?”

江之寒耸耸肩,“钟伯伯是承老爷子的情关照我的……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常年身居高位,思维方式和我们这些人不一样。再说,楚楚姐也算不上他的至爱亲朋,不能要求他做的更多了。再者呢,我是这样想的。以现在这个口风,和对方的底蕴,拼死拼活就算判了,也就是一个未遂,抵死不过三两年。那个混蛋现在身残志坚呢,他那个情况办个保外就医,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到时候,和没判有什么实质区别?完全没有……”

顾望山沉吟道:“你分析的也是……碰到这种疯狗,有时候只能自认倒霉。还好文楚总算逃过一劫。这次不是你的小茵,要不你就更抓狂了。”

江之寒咧咧嘴,没有接他的话。

顾望山又说:“你身边那些女孩儿,一个个都宝贝的不得了。我看啊,还是让她们少抛头露面的好,像倪裳那样去美国读书就最好,安全的很。眼下这个世道,不知道哪里就冒出头疯狗来,还一个个很难搞定……”

江之寒自嘲的笑笑,“还有人郑重劝诫我呢,不要做出过火的事儿。要不,报复只会还到我关心的人身上……”

顾望山呸了一声,“你说……我听说姓朋的狗杂种的老子做事很高调,做人还蛮低调的,怎么就有个这么牛X傻X的儿子呢?不过,就算你想要找他麻烦,恐怕也很难找到他。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他前段时间一直在京城武警总医院治疗,那里可是戒备森严的地方。上个周末,有个去香港的代表团包机,据说他跟着去了,然后从香港马上转机去了欧洲,至于去了哪里,我都没打听出来,总之应该是出去医他那弟弟去了……呵呵……最好一直倒死不活着,折腾死这狗日的……”

江之寒说:“其实今天还有个消息告诉你……不仅倪裳去美国读书,我过两个月也要去了……”

以顾望山成天一副天塌下来也是屁大个事儿的性格,也吃惊的啊了一声,“你……要去美国?”

江之寒说:“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正在准备考试呢。过段时间还得先出去考GRE,今年国内的考期给错过了……”

顾望山偏着头,审视了他好一会儿,“为什么呀?”

江之寒说:“有人怕我太冲动,想让我找个地方散散心……恰好呢,我也烦了现在的生活,想换个地方呆呆。这最后呢,说实话,我对美帝国主义还挺向往的,想去亲自看看到底是个啥模样。我大堆钱砸到纳斯达克里,亲自去考察一番还是必要的嘛……”

顾望山问:“公司怎么办?”

江之寒说:“公司已经走上正轨,有一帮职业经理人管着……我离得远些,说不定还能在战略思维上有些新的视角,新的突破。我觉得是件好事。”

顾望山又端详了他好一阵,露出个诡异的笑,“这些……不会都是借口吧?”

江之寒云里雾里的,“借什么口?”

顾望山说:“你我心知肚明啊……”

江之寒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

顾望山问:“吴茵呢?……跟你去美国?”

江之寒淡淡的说:“她辞职回老家好一阵了……”

看着顾望山张口结舌的模样,江之寒给了他一个不屑的表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