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38章 责问

江之寒穿过静寂的校园,往经济系的大楼走去。暑假已经开始好一阵,校园里人很少。

上午的时候,江之寒难得的主持了一次江吴的碰头会,向军被正式任命为高级常务副总裁,负责公司的日常运作。中饭是在钟老家里吃的,饭后长谈了一个多小时,江之寒便告辞出来,开车到了青大。

他在大校门口外便停了车,顶着下午的太阳,沿着图书馆前那一条绿荫道的主轴线,像是一个新生一样,重走一遍这校园。

四年,弹指间,便飞逝而去。

今天,他孤零零的,和来时那天一样,走在绿荫道上。

偶有阵风吹过,带来些难得的凉爽。

不知道为什么,江之寒想起高考后的那天,主持完文翰的会议,走在七中校园的路上的情景。

画了一个圆圈,生活好像又回到了原点。如果说地球是圆的,人生的轨迹是么?把生和死两头接在一起,在前行的路上,似乎我们在重复一遍又一遍相似的故事。有很多人,来了又走了,和你伴行一段。

※※※

林墨站在经济系大楼的门口,大概已有一个小时了。她给张小薇打过电话,知道江之寒今天要来一趟系里,和一帮熟识的研究生说再见。

林墨没有打江之寒的手机,她很安静很耐心的站在这里,等待他的出现。

远远的,那个人影终于出现在视野里。林墨眯着眼睛,在下午的阳光下仔细观察他,想要发现些不寻常的地方。

他的胡子刮的很干净,下颚处仔细观察似乎有剃须刀不小心留下的淡淡的一条血痕。他看起来似乎瘦了一些,眉毛显得更浓了,而眼睛……眼睛似乎有些不同。她努力把眼前的他和自己脑中储存的影像仔细对比,想要发现那不同之处。对了,他嘴角处常常不经意挂着的似笑非笑的神情不再在那里,眉头似乎总是略微挤在一起,眼里的神情带着三分疲惫。

自从文楚出事以后,林墨见到江之寒的次数非常的少。江之寒行踪诡秘,而她很看重第一学年的期末考试,除了期末前受吴茵的拜托当了他一天一夜的跟屁虫,其它的时间多在复习功课准备考试,两人少有碰面的机会,连周五的聚餐也停止了。

林墨迎着江之寒的目光,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给他一个甜甜的笑容。

“我找你有话说。”她说。

江之寒似乎对此早有预料,他指指楼上,“我的办公室,钥匙等会儿才还。”率先往楼上走。

这个办公室,是张主任破格拨给江之寒的,这三年就是他和吴茵在用。虽然大四这年,吴茵毕业,他来这边的时间也很少,还是没有交给其他人使用。

江之寒好久没有过来,今天顺便来收一下遗留在这里的东西。

打开门,里面已经有些灰尘。他走进去,忽然间停下了脚步,原先对着自己的桌子【吴茵坐的地方】上还竖着一个心形的相框。在里面,女孩儿依偎着他,甜蜜的微笑。四周是深秋的落叶,金黄满地,正用凄凉反衬出甜蜜。

江之寒移开目光,若无其事的走到自己的座位,灰也不拍,一屁股坐下来,指指对面的椅子,示意林墨坐下。

林墨坐下来,让江之寒很恼火的是,她把那相框拿到手里,在近处仔细的看了好一会儿。

放下镜框,她抬头,问:“你和吴茵姐是怎么了?”

江之寒凝视着她,没有说话。

林墨追问:“你们分手了?”

江之寒眨了眨眼,“我不知道。”

林墨扬扬眉毛,“你不知道!……那她为什么辞了江吴的职务,跑回老家去了?”

江之寒淡淡的说:“这个问题,你应该问她……我不知道。”

林墨嘿了一声,脸上带着几分嘲笑,“你的女朋友忽然走了,你不知道为什么?”

江之寒说:“你找我……就这个事儿?”

林墨很肯定的说:“就这个事儿……因为她前段时间拦着你,所以你就恼了她,和她分手了?”

江之寒低头看看桌面,那里蒙着薄薄的一层灰,他也不嫌脏,拿手抹了抹。

林墨说:“你们在一起三年多,经过了那么多的事儿,就因为这么一点点小的分歧,你就让她走了?”

江之寒淡淡的说:“她走了……并不是我让她走的。”

林墨问:“她为什么走?”

江之寒看她一眼,“你问我?”

林墨提高了声音,“我问你。”

江之寒沉吟了一下,“我想……她去追求她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吧。”

林墨问:“她想要的……不是和你在一起?”

江之寒耸耸肩,没有答她。

“好吧,我换个问法。那我问你,你想要的不是和她在一起?”林墨说。

江之寒说:“两个人的关系就像一个契约。林墨,我并不是解除契约的那个人。”

林墨深深的看他一眼,“你可以去把她追回来!”

江之寒说:“如果她并不想呢?”

林墨冷笑一声,“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吴茵姐有多喜欢你,很难发现吗?你去追她,她会不回来?”

江之寒说:“你……这么了解她?你真的了解她?”

林墨轻轻哼了一声,“说到了解她,我当然不如你。但至少我了解,她是不是爱你?”

江之寒叹了口气,“林墨,我的女朋友跑了,你干嘛这么着急呢?你自己呢?大学一年了,还没带个男朋友来给我看看。”

林墨站起身来,“是啊,我真可笑!你的女朋友跑了,我干嘛比你还着急?这不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么?”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其实她也不确切那是不是怒气,“我才认识你的时候,你给我讲你和姐姐的事儿。我那时想着,要是你们能回到一起该多好!然后呢,你把吴茵姐带回家。我站在中州机场,心里有好多失落,替姐姐失落。再然后呢,我认识了思宜姐,我听说了晓晓姐,我……也越来越了解吴茵姐。好吧,你终于做出你的选择。好吧,你和姐姐中间,有那么些障碍由不得你们自己。我看着你和吴茵姐,把对姐姐的遗憾埋在心里,深信你们会一直幸福下去……然后,砰的一声,她就走了,又一段关系结束了,快四年了吧,难道四年的时间敌不过一次分歧?!”

林墨越说越激动,“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原本轮不到我来指手画脚。但我知道的是,在我认识的人中,找不到一个比姐姐更体贴又厉害,时时为他人着想的,你们分手了。我也找不到一个比思宜姐更能干又仔细,对你丝丝入微的,你不要她。我更是找不到一个比吴茵姐更漂亮更温柔,对你百依百顺,包容你的缺点,辅助你的事业,你……还是不要她。”

她似乎是笑了笑,“哥,你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么?你真以为……她们每个人那么喜欢你,为你着想是理所当然的么?你错过了一个,又一个,你真以为这样的女孩儿会源源不断的出现在你面前么?你不需要负责?你不会心痛?回头看,你可曾后悔?”

她叹了口气,“我不是说,都是你的错。可是……”

看了眼坐在那里,似乎很无所谓,又似乎很厌烦自己的男子,林墨忽然感到心里一阵绞痛。

她顿了顿,带着几分自嘲的说:“是啊,我真有趣,你的女朋友走了,关我什么事?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又岂是我能了解的?”

在心里,林墨对自己说,他的女朋友走了,难道在某些清晨梦醒的时分,不正是你想要的么,林墨?为什么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四年前的倪裳,四年后的吴茵,当她们离开的时候,你真的会为她们心痛,为她们惋惜,真切的希望那段感情能够峰回路转呢?

难不成,你是把自个儿代入了她们,才会那么真切的感受到那切肤之痛!如果是那样的话,林墨你也未免太好笑了些。

她看着眼前坐着的男子,她无条件信任的,一直以来依恋的,睡梦中出现的,她崇拜的,她喜欢的,抑或是……她深爱的……

她并不想询问他们争吵的详情,她也不想做那个评理的法官。

她只是惋惜,或者说遗憾,很奇怪的,为了似乎有悖于自身利益的事情惋惜和遗憾。

也许,虽然口里说哥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在内心深处,她刻画出的他还是完美的,是能干又温柔,有担当又有情趣,是体贴的,是善良的,是……无所不能的。

而这一段又一段破裂的感情,有悖于她刻画的那个形象。或者说,在潜意识里,林墨在问自己,我可能做的比她们好吗?比姐姐更优雅体贴,比思宜姐更能干周到,比吴茵姐更温柔漂亮?答案似乎是显然的,一个大大的No。

正如她问江之寒的,有谁可以做的比她们更好呢?如果答案是不,那么,谁又可以一直抓住他的心呢?

林墨的心里百转千回,江之寒今天的态度更让她感到委屈。兴许是认识他以后的第一次,她感觉到冷漠,而这正是林墨最恐惧的。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滴泪忽然从眼角滑落下来。

林墨更觉得自己可笑,她半转过身,不想让他看到。

半背着江之寒,她挥挥手,有几分狼狈的说:“我走了……当我什么都没说!”

不等江之寒回答,她已小跑着出了房门。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终不可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