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37章 坦白

伍思宜飞了两个半小时,就为了和江之寒亲口说上十分钟。倪裳呢,她飞过了整个太平洋,在江之寒的小楼里只停留了半个小时,便坐车去沪宁签回程的签证。

吴茵不知道她和江之寒讲了什么,因为她觉也没补,便已出现在江吴集团的季末高层会议上。

例行的议程结束后,吴茵清了清喉咙,开口说:“今天还有件事需要宣布一下。”

扫了一眼与会的几个人,她说:“因为个人的原因,我可能会离开江吴一段时间。请辞报告,我明天就会交给董事会和总经理办公室。至于我这一摊子,一直以来都是和向总一起负责的。王总,我觉得让向总来继续负责应该是比较合适的选择。这是我的一点建议,谨供您参考。”

冯一眉插口道:“吴茵,你是要调到哪里负责呢?可以问问么?怎么完全没有听到风声?”

吴茵说:“现在还没有确定呢。”

王永刚和冯一眉交换了下眼色,“小吴,这……这么突然,我们完全没有准备嘛。江总已经知道了?”

吴茵不置可否的笑笑。

王永刚说:“你对公司很重要啊,我来表个态,这个位置还是暂时为你留着,向总暂时负下责。至于人事调动的问题,我要向江总力陈,我们江吴是绝不放小吴你走的,这个态度很鲜明很坚决……”

吴茵站起来,给大家鞠了个躬,“诸位,有的和我一起工作过三年,也有共事过一年多的。不管长短,都承蒙关照,也常常承蒙指点,真是……非常感谢。”

王永刚微微皱了皱眉头。在他身边,冯一眉有些惊讶的看着吴茵。

※※※

像往常一样,吴茵推门走进小楼,却看见江之寒已经坐在餐桌边,桌子上摆着四菜一汤。

山芋烧鸡,尖椒牛柳,麻婆豆腐,蛋黄南瓜,和西红柿炖牛尾。

江之寒看一眼她,温言问:“吃了吗?”

吴茵说:“没呢。”

江之寒说:“那正好,好久没自己做饭了。”

吴茵点点头,进去洗过手,拿着一瓶红酒回到餐桌边,“喝点酒吧?”

江之寒有几分惊讶的看她一眼,点了点头,起身去拿饮红酒的高脚杯。

吴茵替两人斟满酒,举起杯子示意了一下,一仰脖子,绛红色的液体慢慢消失不见。

江之寒定定的看了她两秒,陪她干了一杯。

吴茵夹了筷子菜到江之寒盘子里,然后自己尝了一口,抿嘴道:“好吃。”

她端起酒杯,浅浅的又抿了一口,放下来,问:“你……答应她们了?”

江之寒像戴着个面具,看不出表情的变化。他说:“其实,我打赌输给你……输给钟老手下的高人,已经答应他短时间内不再去找那混蛋的麻烦。不过,你的手机一直关着……”

吴茵嘟嘟嘴,“是么?……总之,答应了就好……”

她举起酒杯,遥遥的向江之寒示意,然后一仰脖子,又干了一杯。

江之寒默默的陪她。

喝完酒,他说:“限定三杯,不能再多了……长途旅行以后,更容易醉的……”

吴茵嫣然一笑,“你未免太小看我了。这三年来,应酬的场合总是少不了的,酒量已经今非昔比……我……今非昔比了。你知道么,之寒?”

江之寒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吴茵说:“趁着今天难得的机会,我有话和你说,不管你爱听不爱听。”

看也不看江之寒的反应,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身边的人对你有多重要。你身边这些人,特别是这些女孩子,不管是思宜倪裳,林墨,还是大师姐楚楚姐卓雪,抑或凝萃小薇,甚至舒兰曲映梅她们,都是很好很好的女孩儿。你见不得她们受一点委屈,想要保护她们,让她们不受伤害。但是,你想过没有,你做的有些事情,真的是她们想要的,还是你认为她们想要的?江叔叔告诉我,自从高三以后,家里的话你就不太听的进去。也正常,你已经成熟到可以自己处理事情的地步,也不愿意父母操心外面的事情,只要安心享受生活就好。其他的人呢?生意上,你总是兼听则明,愿意听取每个人的意见。生活中呢?有谁的话你真的听的进去?杨老爷子也许算一个,他驾鹤西行了……黄阿姨也许算一个,她远在中州。其他的人,要么是你的部下,要么并不在你的眼里。老实说,就算是我,林墨,思宜和倪裳,你从来没有少过关爱,但我们的意见,你真的很尊重么?还是说,我们在你眼里不过都是没见过太多世面的女子,就和小孩子没太大的区别。如果之寒,如果你一直都只相信自己一个人,你一定会有犯错误的那一次。如果你犯了错误,却没有人讲给你听……”

江之寒叹口气,摸了摸鼻子。

吴茵说:“我并不是说,这一次我就是对的,你就是错的。但像钟老这样的人的话,你完全当耳边风,是个好的选择么?……我知道,你也许觉得我自私,缺乏勇气,也体会不到你对楚楚姐的感情……是那样么?我初遇你的时候,也险些从那楼上跳下去,如果你不在那里的话……”

江之寒替吴茵斟满酒,自己仰头先喝了一杯,“我……从没想过你自私或是什么的,只是……只是不想把你牵扯进这些黑暗的事情里面。长期呆在那里,实在是太压抑太憋屈了……”

吴茵挤出一个笑容,“那就好……来,干杯。”

※※※

今天,一定是吴茵有生以来喝酒最多的一天。

江之寒不再拦着她,只是陪她喝,很快的两瓶红酒就见了底,第三瓶也喝了小半。

吴茵媚笑说:“非昔日吴下阿蒙哦,是不是,之寒?”

江之寒答她,“是的,是的……今天就这样好吧,也该休息了……”

吴茵听话的放下酒杯,凑过身子,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他的面庞。好像是个瞎子一样,她用手指感受着他脸的轮廓,一寸一寸,一分一分。终于覆盖过所有的地方,她才恋恋不舍的缩回手指,满足的叹了口气,好像把那触觉珍藏在心里。

吐出一口浓浓的酒气,她说:“之寒,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喝这么多酒吗?”

江之寒说:“想喝就喝吧。”

吴茵一笑,“我……因为我需要的是勇气。”

江之寒不语。

吴茵凝视着他,“有一个谎言,我说了太久,不想再瞒着你。”

江之寒的心使劲跳了一下。

吴茵深吸一口气,移开自己的眼光,看着天花板,悠悠的说:“倪裳父亲出轨的事,是我告诉她妈妈的……”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预感,江之寒还是觉得什么崩塌了一样。那一刻,他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似哭似笑,恒久不变,非常的诡异。

吴茵似乎移走了一座大山,全身轻松了好多。她定定的深深的看了一眼江之寒,碗筷也不收拾,便起身去了卧室,换上睡衣,躺在了床上。

※※※

三天内,她从国内到美国,又飞回国内,不停的跨越时区,几乎没有怎么好好的睡觉。但吴茵一点儿感不到倦意。

她半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在黑暗里看墙上的钟。

很奇怪的,透过那么浓的夜色,她仿佛能看到那时针和分针。

夜已深。

卧室的门半开半闭着,漏进来一点走廊上的灯光。

吴茵静静的等待。

在心里,往昔的场景抑制不住的往外蹦,那冬日的腊梅,雪后的小桥,那山间的清晨,夕阳下的群鹤,那故乡的饭馆,中学操场上的依偎,那除夕的地老鼠,还有西山顶的远眺。

小茵,你可以的,你不比任何一个人差。

小茵,我要让你重回那个家,但有尊严的,平等的,像一个女儿和妹妹一样的重回那个家。相信我,我们一定能成功的。

小茵,江吴是你的,你一定要拿出魄力来。

小茵,这是房子的房契,上面是你的名字。你的就是你的,我的还是你的,这个态度,你可满意?

小茵,我父母一定会接受你的,因为我爱你啊,然后他们爱我,你要有这个信心,好吗?

小茵,我给你过了这个生日,它就真正的成为你的生日,忘掉过去吧。

小茵,如果我犯错误,你会原谅我吗?可以原谅我三次吗?

在心里,吴茵对自己说,只要你进来,给我一个拥抱。不需要说话,不需要原谅,只要一个拥抱,我就撕掉包里那份辞职书,扔走抽屉里那张飞机票。

只要一个拥抱,或者是一个姿态。

※※※

但,它终究没有来。

长夜漫漫,吴茵的眼在夜里发着光。

出乎自己的意料,她没有流泪。

吴茵,你真是今非昔比了呀,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如果你要的只是一个契约,我今天亲手撕毁了它。因为,我想要的比这更多……

吴茵在夜色里紧紧的抿着嘴,有几分骄傲,和好多苦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