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35章 无理的要求

被自己和林墨折腾了大半夜的江之寒睡的很沉。一睁眼,不知道已是什么时候。楼下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是林墨带着些欢快的话声,却听不清楚内容。

江之寒坐起身,听到一阵脚步声,门被推开,伍思宜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江之寒愣了愣,脸上掩饰不住的有些惊讶。

伍思宜也不客气,拉过梳妆台前的椅子,坐到床前,随便的仿佛回自己的家。

她把包放下,看一眼江之寒,说:“你不用惊讶,我是吴茵找来的说客。”

不等江之寒发话,她接着说:“虽然……她找我来劝你,纯粹是病急乱投医。不过我感念她对你的一番心意,而且和她的想法也颇为契合,所以就过来一趟,哪怕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也得试试,不是么?”

江之寒摸了摸下巴,好多胡须的茬儿一夜间冒了出来。

伍思宜眨眨眼,“还记得你大一那一年么?……是大一吧?你从青大回来,因为彭丹丹跳崖舒兰险些出事,心里很是郁闷。我们几个一起喝酒,林墨,倪裳,凝萃,还有你我。说起怎么办?我们都让你去阉了那鬼子。嗯,倪裳没那么说,她让你要小心从事……”

伍思宜说:“你应该还是了解我几分的,我是个快意恩仇的人。人家对我三分好,我还他十分。人家对我三分坏,我也还他十分。嗯,说的好听就是快意恩仇,说的难听呢,就是小心眼儿。这一点上我觉得你和我挺像,对自己人很维护,对敌人挺狠辣的……”

江之寒坐在床上,认真的听,也不说话。

伍思宜道:“后来在社会上又混了三四年,才知道事情永远不是那么简单。以前大家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现实并非那样。所以大家只好造出个来生,反正死无对证,总可寻求些安慰。现实里,有太多事情是有心杀敌,无力回天,最后只好妥协。不过呢,运气好一些,这辈子遇不到那样的事儿,就没有那样的烦恼。你呢,运气是背了些……要照顾的人也多了些……”

伍思宜叹口气,“我相信你的能力,也相信你的决心。你要把那个狗杂种剐了,阉了,或者是弄残废了,应该都不是太难。可惜的是,人家是有来头的,人和人贵贱是不同的,不管你喜欢不喜欢,那就是现实。所以,你必须得承受那后果……前几个月,我和说起过,你……你的快乐不止是你一个人的,你的痛苦也是。你影响到很多身边的人,所以你不能太自私。你一心想着快意恩仇,看起来是很勇敢的举动,但同时也是很自私的举动,因为快意的是你自己,你考虑你身边的人,你的父母,你的爱人,你的手下,未免考虑的太少。”

江之寒眨眨眼,还是不说话。

伍思宜也不以为意,她接着说:“我这样说,其实没有冤枉你。如果你去问文楚,不违背她的本意,她也一定不愿意看着你做这个选择。你的女朋友不同意,你问你的父母,他们一定也不同意。你的手下同意,那是士为知己者死的意思。真正想那么做的,其实恐怕只有是你自己。当然,你可以说他们,或者是我们懦弱。正常的渠道拿人家没有办法,就只有走偏门,走偏门就必须要冒风险。说到底,民不畏死,又何以死惧之?这样说来,也不是没道理。但……你冷静下来认真想,真的需要虽千万人吾往矣吗?如果你真的想着报这仇,你还有很多年的时间。你还可以慢慢培植自己的势力,你还可以耐心等待更好的时机。他那样的人,一定还会犯下很多的错误。你一心想着现在就去做,不过是因为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伍思宜看着他,“你过不了那一关,看着那个王八蛋,心里想,我比他努力百倍,聪明百倍,我在正义这一边儿,也是可以呼风唤雨的人了,怎么就动不了他,还在他眼里只是别人的一条狗?……他做尽了恶事,居然还敢在检察院对着我叫嚣,完全不把我,不把正义和法律放在眼里……”

“这世道真是不公平,不是吗?……没错,他摊了个好爸爸好妈妈,我说的这个好不过是更有权有钱有势。也许,你要再奋斗十年二十年才能赶上他。这没什么了不起,这就是现实。还有些混蛋家伙,你奋斗一辈子还是搞不动他,那又如何?我们就不活了么?不妥协了么?”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伍思宜抓起床头柜上一瓶没有开的矿泉水,仰脖子喝了几大口,“道理说来说去其实没什么意思,我想……你比我聪明的多,这些道理早就想到了。不过尽人事听天命,我既然来了,还是要把道理给你说说。然后呢,我来说说我自不量力的要求……”

伍思宜说:“你对吴茵说,她挡得了你一时,但挡不了你一世。没错,没人挡得了你一世。我和你说老实话,我也不想挡你一世,我想的是,有那么一天,你能把他搞翻,让那家伙吃些人间最难受的苦头。但不是现在……我希望你能冷静冷静,半年或者是一年内不要有想动他的念头。然后呢,当你的理智重新回来,当你开始琢磨你的阴谋诡计,当你的网络更加强大,当你像猎人一样设好陷阱,慢慢等待猎物掉落的最好时机。那时候……就是瓜熟蒂落的时候,我非但不会挡你,只会为你加油喝彩。这……就是我的要求,给自己个冷却期,一年吧,然后再来思考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一年看起来很长,其实也很短,之寒。”

江之寒舔了舔嘴唇,没有答话。

伍思宜拍拍手,“好了,我的废话……也说完了,听不听就是你的事情。其实呢,说到底这也是个无理的要求。你想啊,你女朋友求你和你说道理,你都听不进去。同样的道理,凭什么我来说,你能听进去呢?”

伍思宜站起身,说道:“就算是我还是你女朋友的那大半年时间,你也不曾答应过我一个‘无理’的要求啊,是不是,之寒?我让你把倪裳投进来的五千块钱退回去,那在你眼里都是很无理的,很不伍思宜的,是不是,之寒?”

江之寒张张嘴,没想到她重提旧事。

伍思宜凝视着他,忽然柔声说:“你知道吗?之寒。那是我的一个遗憾。我从来不后悔认识你,也不后悔喜欢上你,但每每想起,作了你大半年的女朋友,却不能让你迁就我答应我一个无理的要求,我就觉得自己好失败……很失败。”

江之寒深吸一口气,“思宜,你……”

伍思宜微笑,“那么,这算是我第二个无理的要求吧……这次,是作为朋友提出来的。”

她说完,转身,径直往门口走去。

江之寒叫住她,“你去哪里?”

伍思宜回头,“我两个小时后的飞机,要飞香港,很重要的一个贸展会。”

她展颜一笑,“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可没有小林墨那样的耐心,睡在客厅里防你出门,还生恐自己睡着了,做个机关把门和自己连起来。”那是林墨有些孩子气的做法,她要显示的不过是她的决心。

挥挥手,伍思宜消失在门口,然后是一阵脚步声,渐行渐远。

江之寒揉揉眼睛,好像自己刚做了一个早晨的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