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34章 跟屁虫

江之寒走出经济系的大楼,迎面碰上林墨。

丫头长长的吁了口气,说:“哥,终于找到你了……”

江之寒看她一眼,“找我有事?”

林墨说:“今天一天有空,能陪我出去转转么?”

江之寒问:“你不上课?”

林墨回道:“期末考了呀,下个星期。”

江之寒问:“你不需要复习么?”

林墨笑道:“已经复习好了。”

江之寒摇头拒绝,“我今天很忙。”

林墨挽起他一只手,撒娇说:“一个月都没怎么见你了……”

江之寒说:“你要是真有空,我告诉你个去处。文老师在医院里闷得很,你陪她去聊聊天。”

林墨说:“好啊,我们一起去。媛媛姐说,你去陪文老师聊天的时候,她特别高兴呢!”

江之寒说:“你要我说几遍?我今天没空。”

林墨哀求道:“就一天嘛……”

江之寒停住脚步,偏头看了她一眼,“吴茵叫你来的?”

林墨头摇的像拨浪鼓。

江之寒审视的看了她好一阵,“她……让你一整天都跟着我?这就是她想出来的法子?”吴茵并不知道,朋元涛已经改变行程,今天就飞京城了。

林墨有些不安的扭了扭身子,咬着唇不说话。

江之寒横了她一眼,径直往前走。

林墨像个跟屁虫一样,一声不吭的跟着他身后一步的地方。

两人无声的穿过半个校园。

江之寒忽然停住脚步,“你也疯了?她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林墨眼神清澈,和他对视。片刻,她指着前方的一个石椅,“坐下来,我有话说。”

坐在石椅上,江之寒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燃,吸一口。

林墨皱眉,“哥,你什么时候开始吸烟了?”

江之寒冷冷的说:“初一就开始了……”

林墨恼道:“你!……”终于还是放弃了这个细枝末节,说道:“吴茵姐大概和我讲了是怎么回事。很多细节,我并不是很清楚。文老师的事,我……我好难过。我也好理解你,哥。但是,我觉得吴茵姐是对的。”

江之寒说:“说完了?”

林墨道:“我觉得她是对的,只是因为我相信她。我相信……她是最了解你的人,最在乎你的人,最……最爱你为你着想的那个人。所以,她叫我做的,我全力的去做。”

江之寒看着她,“她叫你做什么?……跟着我吗?”

林墨点头。

江之寒说:“跟多久呢?”

林墨犹豫了片刻,“跟到她找到能说服你的人……”

江之寒一愣。半晌,他皱眉道:“她去找我爸啦?”

林墨摇头,“没有。”吴茵告诉她,阻止江之寒去做那件事,在她回来之前。如果实在实在阻止不了,才可以给历蓉蓉江永文打电话。吴茵相信,江之寒的父母是可以暂时劝阻他的,但她深知江之寒向来不让父母担心自己在外边的事儿,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并不想把他们牵扯进来。

江之寒喉头动了几下,“你……就准备二十四小时跟着我?”

林墨很认真的点头。

说话的功夫,楼铮永的小车已经停在了路边。

江之寒打开车门,林墨已经头一个窜了进去。她朝着楼铮永甜甜的微笑,“楼叔叔,真高兴见到你,好久不见了呢!”

※※※

夜色已深。

江之寒和林墨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到了小楼的门口,江之寒停住脚步,说:“林墨,我招待你吃了中饭,招待你吃了晚饭,还招待你唱了卡拉Ok,就不招待你睡觉了。快回去吧,再晚宿舍就要关门了。”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

林墨看着他,在夜里,她的眼仿佛宝石一样闪着光。

她问:“哥,你答应我,今晚都呆在这楼里?”

江之寒无所谓的耸耸肩,“成。”

林墨重复道:“答应我?”

江之寒点头。

林墨伸出右手的小指。

江之寒皱眉:“你多大了?”

林墨不理他,伸出左手,把他的右手小指拉出来,和自己的勾上,曼声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江之寒苦笑了笑,任她摆弄。

招招手,林墨拉开出租车的门,钻了进去。

※※※

坐在小楼里,江之寒随意翻着本书。

一抬头,右边一面墙上,都是吴茵的写真,那是他的大作。

自从工作越发繁忙以后,吴茵出差的时候很多,江之寒一个人在小楼里过夜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儿。但今晚好像有些不同。

吴茵出门在外,每晚一定会打一个电话回来说晚安,江之寒也是,这是两人之间没有约定过的约定。但今晚,江之寒有个预感,那声电话铃不会响起来。

他坐在窗前,把所有的灯都关了,任自己的思想在黑夜里驰骋漫步,一会儿是文楚,一会儿是吴茵,到了后来,连赵书记,欧阳,橙子和舒兰都一股脑的跳将出来,纷乱不堪。

江之寒木木的坐着,也不去理那些思绪,任它们浮起沉落,纠缠旋绕,最后消失不见。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他觉得愈发的气闷。虽然开着窗,虽然夜里的空气慢慢染上了凉意,他却总觉得呼吸不是那么通顺。

抬头看,不知不觉的,时钟已经指向了半夜三点半,自己竟然在这椅子上坐了四个小时。

江之寒站起身,舒活了一下筋骨,竟然一点睡意都没有。他看了眼床头的电话机,摸了摸兜里的手机,心里叹了口气,信步走出卧室,下了楼梯,推开院门,忽然间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横在台阶上。

饶是胆大,江之寒也小小的吃了一惊。他往侧面跳了一小步,那东西却动了起来。

她站起来,双手抱着肩,揉了揉眼睛,抖抖索索的说:“哥……我就知道你是个不守信用的家伙。”

江之寒大吃一惊,“林墨!……你……你怎么在这里?”

在夜色里,林墨嫣然一笑,“监视你呀,我知道你多半会偷偷跑出来的。”好像两个人真的在玩一场游戏……

江之寒哭笑不得,他一把抓过女孩儿的手,却感到肌肤冰一般的冷。

青州的气候,日夜温差极大。即使是酷暑的时节,午夜凌晨大概只有十几度的温度。林墨穿着一件短袖的Tshirt,在夜风里哆嗦了两下。靠着男子的肩膀,她瘪了瘪嘴,“好冷哦……”

下一刻,她展颜一笑,“可是,如果不是这么冷的话,我一定坐在这里睡着了。呵呵,所以呀,有所失必有所得哦。是不是,哥?”

看着她在午夜的寒意里瑟瑟发抖,脸上却满是笑意,江之寒嘴唇动了动,伸出手,牵过她一只冰凉的手,默默的拉她进了小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