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33章 无月之夜

这是一个无月的夜晚。

天幕黑沉沉灰蒙蒙的,有一片一片的云。风吹在湖边山上的松林,松涛阵阵,如同海浪一般。

隔着那小楼两条街的高处,一辆黑色的小车如同幽灵一样,隐身在夜色里,车牌是才换过的。

楼铮永坐在方向盘后,副座上是江之寒。

这个周末,是朋元涛飞回京城疗伤前在青州呆的最后一个周末。

楼铮永看了看手上带着夜光的表,时间指在午夜一点二十五,他拿起对讲机,“2号,2号?”

片刻,周龙山的声音传回来,“1号,我已到位。”

楼铮永关掉对讲机。

黑夜里,两个人坐在车里,似乎连呼吸声都不可闻。

不知道过了多久,楼铮永又看了眼表,打开对讲机。

“1号,我是2号,一切就绪。”

楼铮永说:“收到……3号,3号?”

“1号,我是3号,一切就绪,一切正常。”

楼铮永简短的说:“10分钟倒计时。”

话音刚落,小王的声音又响起来,“1号,1号,有辆车正向你们驶来,情况有些异常。”

楼铮永皱皱眉,“收到。”侧头看了眼黑暗中的江之寒。

很快的,那辆小车出现在视野里,它开着大灯,从那栋小楼前面的路上呼啸而过。片刻的功夫,就惊起几声狗叫。十秒钟后,小楼的一楼亮起了一盏灯。

“Fxxk!”江之寒低声叫了一声。

周龙山的声音响起来,“1号,目标正向你们驶去。”

楼铮永说:“收到。”把对讲机关掉,平静的转头问江之寒,“这又是何方神圣?”

江之寒哼了一声,带着些掩藏着的沮丧,“应该马上就会见分晓了吧……”

不出他的预料,两分钟不到,那辆小车平行的停到江之寒这辆车的旁边。车窗滑下,黑夜中隐约能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的脸。

“静山山腰。”他说。车往前开去,这一次放慢了速度。

楼铮永征询的看了眼江之寒,江之寒说:“跟上去。”

他从楼铮永手中拿过对讲机,说:“行动取消……3号撤回,2号,2号,远远吊着我们,保持联系……”

※※※

静山半山腰一个极僻静处。

江之寒和楼铮永并肩站着,对面站着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看起来孔武有力。

那人开门见山的说:“冒昧了,在下孙博,钟老爷子以前的老部下。”

江之寒心里松了口气,虽然不敢肯定他说话的真假,但他的直接是对方是没有敌意的。

孙博说:“你们的情报有问题。朋元涛的机票改了,明天就飞京城。今天是他离开青州前的最后一晚,他们会非常非常的小心的。”

江之寒神色不变,只是看着他。

孙博说:“那里面至少有两个身手很厉害的家伙,一个姓成,一个不知道姓名,至少有一把枪……你们就算进去了,也讨不了好。这里警局的执勤点,只有五分钟的车距……”

江之寒抱拳,“多谢提醒。”转身往车门走去。

孙博在身后叫他,“江之寒,我知道你对你们的人身手很自信。我们打个赌可好?”

江之寒停住脚。

孙博说:“你和楼先生一起上,如果能够击败我,钟老说,这件事他不再管你……”

※※※

江之寒出了车门,向楼铮永招招手,推开院门,拿钥匙开了正门,上了楼。

卧室的灯还亮着。

吴茵坐在床头,眼睛睁得大大的,宛如黑夜里的一颗明星,里面有些惶恐,却没有疲倦。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却仿佛她是透明的,眼光直接穿过她,投射到后面的墙壁上。吴茵只觉得心轰的一跳,仿佛被那目光轰出一个空洞。

男子走到梳妆台前,坐在椅子上,解开衬衣的纽扣,把左肩裸露出来。

吴茵看了一眼,啊的惊叫一声。她赤脚跳下床,走到近前,只见肩头一片触目惊心的淤青,像是染了色一般。

她捂着嘴又叫了一声,手足无措了几秒钟,跑到浴室,一会儿的功夫,捧出一堆东西:棉签,酒精,纱布……

江之寒似乎没看见,只是偏着头看镜子中自己的肩头。他活动了一下左臂,皱着眉头咧了下嘴。

带着丝哭音,吴茵问:“出事了?”

江之寒偏头看了她一眼,“打不过你叫来的大高手哦……”

吴茵惊惶的张开小嘴。

江之寒掩上肩头,从裤兜里摸出一颗纽扣,放在梳妆台上,“好高科技的东西哦!”

吴茵脸色变了变,“钟老这几天一直找你,你的手机都没开机……朋元涛马上就离开青州了,我们害怕你马上就要动手。这颗纽扣是我缝在你衣服上的。我……”

江之寒忽然站起来,说:“你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

吴茵使劲咬住自己的嘴唇,“怎么会打成这样?”

江之寒的眼前掠过一个多小时前的那一幕,心头有很多的失落感。自己勤学苦练了六年的功夫,结果还比楼哥差了好一截,以前他都让着自己呢。孙博?自己招呼在他身上,像是替他搔痒一般。如果不是楼哥,自己五招就败北了吧?

他睁开眼,轻轻摆脱吴茵想要替他擦药的手。

叹口气,江之寒说:“我谢谢你的好意,小茵……但你阻得了我一次,也阻不了我一世呀。我想,我们还是恢复以前那个约定吧,彼此的私事可以分享,但如果不愿分享的话,对方也不要去横加干涉,好不好?”

男子语气温和,但在这宁静的无月夏夜,却宛如一道惊雷劈在女孩儿的心上。她一时呆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良久,她回过神来,只觉得身子发虚,不由得一屁股坐在那椅子上。

约定?契约?她喃喃的在心里念叨着。一抬头,那熟悉的身影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了几下,吴茵死命的搅起手指。片刻,她把食指放进嘴里,像婴儿一样使劲的咬,想要真实的感到那种痛感。

让她很惊讶的是,没有泪水滑落下来。吴茵呆呆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良久,好像发誓一样的说:

“我要阻止你,因为我爱你,因为我在乎你。也许我是自私的,但我要阻止你。”

在心里,她说,我是对的,我是。即使因为这你厌了我,恨了我,弃了我,这一次,我一定要改变你,我一定能阻止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