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32章 承诺

江之寒早练回来,推开门,吴茵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坐在桌边等他。

小米粥,黄灿灿的咸鸭蛋,白里透红的泡姜,蒸的全麦馒头,配上凉拌的菠菜,无论营养还是味道还是卖相都无可挑剔。

江之寒坐下来,也不客气,拿起碗,就喝了一大口。

吴茵柔声说:“吃慢些……”

江之寒笑笑。

吴茵问:“之寒,今天上午高层季度会议,你不去么?”这段日子,江之寒几乎完全游离于公司日常运营之外。

江之寒说:“不去了,我开车送欧阳回宁州,下午就回来。”

欧阳昨天和江之寒又喝了一次酒,他提出个要求,说文明软件那边,他准备把重心转移到股票模式识别和RPG游戏开发上面,数据库那块准备全部交给副总。正好江之寒前段时间提起过,美国那边缺个人去坐镇,他问江之寒能否派自己过去,模式识别和电脑游戏这两块儿,在美国应该都有很多经可以取。

江之寒心里清楚,欧阳有些想逃避的意思。处理结果让他很失望,文楚这段时间精神也不好,消息还对她封锁着呢。欧阳大概恨自己什么也帮不了。

江之寒不无讽刺的想,先是车老师,接着是倪裳,现在又是欧阳,他需要把多少人送到大洋彼岸去疗伤,或者去逃避?

吃完早饭,刚放下饭碗,江之寒的手机又响起来。

他站起来,听了两句,便走出屋去。

吴茵抬头看了眼他的背影,微微嘟了嘟嘴。以前江之寒接手机,从不会避开她。

坐在椅子上,吴茵犹豫了片刻,还是站起来,走到门边,贴着门,小心翼翼的往外看了看。见走廊里没人,她往外走了两步,到了书房门口,贴着门,能隐约听到江之寒在里面说话的声音:

“确定是十六号,……嗯,那我们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好的……好的,晚上见。”

吴茵一惊,险些闪了下腰,她急忙走回餐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还整理了一下衣裳。

※※※

江之寒送欧阳回了宁州,当日便开车赶回青州。刚到市区边缘,便接到袁媛的电话,说文楚急着要见他。

江之寒匆匆赶到医院,下了车,三步并作两步冲进电梯,到了房门口,才放慢了脚步,理了理衣服头发,神态自如的敲门进屋。

把手中的香水百合放进花瓶里,江之寒在床边坐下,“楚楚姐,今天感觉好么?”

文楚定定的看着他,绽放出一个小小的笑,现出浅浅的酒窝,“你……去送欧阳了?”

江之寒嗯了一声,从果盘里拿起一个鸭梨,“我给你削一个?医生说要多吃水果呢……”

文楚说:“我来就好。”

江之寒摇摇头,动手削起梨来。

文楚问他:“好好的,干嘛要开车送他回宁州又马上回来啊?”

江之寒哦了一声,“路上顺便聊聊天……好久不见了呢。”

文楚说:“这样啊……”接过江之寒递过来的梨,“你吃一半吧?”

江之寒微笑,“楚楚姐,梨是不能分的……”

文楚眨眨眼,忽然笑起来,“你原来也信这些!”

江之寒说:“一点点啦……”

文楚说:“我以为只有我妈那一辈的人才信呢。”小口小口的吃起梨来。

见她不提有什么事,江之寒也不追问,坐在那里和他说些无关的趣闻。

好一会儿,梨吃好了,江之寒拿来毛巾,让她擦过手。

文楚叹口气,“再这样,就快生锈了……”

江之寒安慰她,“骨头长好了,就可以多活动。用不了多久的。”

文楚拍拍手,说:“外面的事,我都知道了。”

江之寒哦了一声,半晌,问:“谁告诉你的?”

文楚淡淡的说:“我问的媛媛……你也把我想的太脆弱了,这个也要向我封锁,我是这么经不起事儿的人?”

江之寒辩解道:“只是……不想影响你的心情而已。”

文楚吸口气,郑重的说:“你没有事,我就放心了。至于说那个家伙,我已经惩罚过他,我想……那就够了。之寒……”眼神亮晶晶的,文楚目光柔和又坚定,看进男孩儿的眼里。

江之寒:“嗯。”

文楚说:“答应我一件事。”

江之寒:“你说。”

文楚坚持道:“你先答应我……”

江之寒看了她半晌,“好吧。”

文楚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不希望你再节外生枝,去找他的麻烦,好吗?”

江之寒挪了挪屁股,“谁说我要去找他麻烦的?”

文楚说:“没有就最好了……你答应我吗?”

江之寒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我……不会为了你去找他麻烦的,我答应你。”

文楚吁了口气,“你不是老说,要让我把这事儿忘记,开始新的生活吗?那……就让我们现在就把它放在身后,好不好?”

江之寒柔声道:“好。”

文楚盯着他,眼里有掩不住的柔情,“你要好好的,好不好?”

江之寒抿抿嘴,“好……我会的。”

※※※

江之寒家的卧室。

吴茵亮着盏灯,坐在床上,心不在焉的翻一本商业周刊。

抬手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半,江之寒还没有回来。这几天,江之寒的手机多数时候是不通的,她试过几次就放弃了。

终于,她听到脚步声。吴茵跳下床,刚打开门,江之寒急匆匆的进了屋,径直去了浴室。

吴茵在背后问:“吃过晚饭了么?”

江之寒说:“刚吃过。”接着是哗哗的水声。

好半天,江之寒换好睡衣,走回到卧室来。

“还没睡?”他问。

吴茵说:“等你呢。”

江之寒坐在床沿,问:“小茵,你今天去找过楚楚姐?”

吴茵和他对视了一小会儿,最终还是避开他的目光,“嗯……”

江之寒说:“我告诉过你,她这次受的精神上的刺激可能比身体上的伤害更大……”

吴茵不说话。

江之寒看了她半晌,“这件事……我告诉过你,你不用管了,我自然有分寸的。有些事情……有些事情,不是不愿意和你说,你知道多了也不见得是好事情。”

吴茵咬咬嘴唇,“你……不是答应楚姐到此为止了吗?”

江之寒诧异的看他一眼,“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他似乎冷笑了一声。

文楚有些受不了他疏离又带些嘲讽的语调,心里忽然觉得委屈极了。她扪心自问,自己没做错什么。江之寒的脾气,表面温和,内里倔强。这个时候,最能影响他的就只有文楚。而且自己去找文楚劝他,并没有违背文楚本人的意思,她看的出来在这件事上,文楚是诚心诚意和她一条战线的。

江之寒说:“我给你说一条,以后这相关的事儿,你有什么意见建议尽可以同我讲,不要拿去烦扰楚楚姐。她现在看起来好好的,但精神还是不太稳定,阴影还在那里,我和袁媛一直担心,会不会有长期的后遗症。好不好,小茵?”

语气温和,但吴茵好像能体会里面蕴含的责备之情。

她使劲抿抿嘴,点了下头。

江之寒说:“今天太累了……我先睡了。”上了床,钻进被窝。

吴茵赶紧关了床边的台灯。在黑黑的房间里,她孤零零的坐着,手里还捧着那本商业周刊。月光洒进来,勾勒出身边男子露在被子外面的脸颊的轮廓,说不出的好看,说不出的傲气。

吴茵坐在那里,忽然想起钟老对她说过的话:你是他的女朋友,所以你应该是那个提醒他的人,即使忠言逆耳,即使你说的不招他喜欢,你才是那个真心想要帮他,为他着想的人。

吴茵思绪百转,一时间想起很多事,想起有那么些相似的小倩的事儿,那是伍思宜讲给她听的。那时候江之寒还什么都不是呢,也不认识这么多的人,但他四处奔波,为了那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儿尽心尽力。伍思宜和她说的时候,脸上带着些骄傲,好像她曾经喜欢过的男子有这样的品性作为,让她深感自己并没有瞎了眼。

转念间,她又想起自己初见江之寒的时候,在那个别墅里的房间里。如果江之寒不在那里,如果那群人胆大妄为的要强迫她,她也会从那楼上跳下去么?如果遭遇这一切的是自己而不是文楚,自己会阻止江之寒非常规途径的报复吗?吴茵拷问自己。

是的,我还是会的!吴茵在心里大声的回答自己。因为我最在乎的不是怎么去报复,我最在乎的是他的安危,是他的前途。只要可以,我要把他拉出任何可能的危险的漩涡。

吴茵骄傲的挺了挺胸脯,下一刻,她听到自己在黑夜里的声音,“你……答应了楚楚姐,你会做到的,是吧?之寒。”

良久,江之寒有些冷的声音回答她,“你……想听真话吗?”

吴茵嗯了一声。

江之寒说:“我……当然不会为了她去找姓朋的人渣的麻烦。我不会的……我只会为我自己去找他,哼哼!”

黑夜里,除了吴茵的喘气声,静悄悄的,不再有别的声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