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31章 逆耳忠言

钟老站在书房里,正挥毫泼墨。他一挥而就,八个大字:

千里长堤,溃于蚁穴

正退后一步,看自己最新出炉的作品,听到轻轻的敲门声,“钟老,小吴到了,在客厅等您。”

钟老说声好,又欣赏了片刻,叹口气,去洗手间慢慢的洗过手,走到客厅。

吴茵站起来,恭敬的问好。

钟老摆摆手,示意她坐下,很和蔼的问:“小吴啊,怎么看起来又瘦了,工作太辛苦?”

吴茵说:“谢谢您关心。其实还好,都是老样子。”

钟老开门见山的说:“找你来,有些事情和你说。”

吴茵点头。

钟老说:“前两天,我找小江来过,后来想想,总觉得不太对劲。”

吴茵眨眨眼,露出个疑问的神情。

钟老说:“你觉得,他对这个处理结果满意吗?”

吴茵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

钟老说:“我听小李说,他当天就只是冷笑,什么话都没说。我叫来说话,他也只是唯唯诺诺的。这个,很不合他的性格嘛……你怎么看?”

吴茵犹豫了片刻,还是嗯了一声。

钟老问:“他是怎么同你说的?”

吴茵说:“他说的很少,只是说,这个结果已经是格外开恩了,带着些讽刺的语气。”江之寒曾经告诉过吴茵,钟老是师父一辈子的朋友,是绝对可以信任的,所以她也没有丝毫隐瞒。

钟老沉吟了片刻,“我听他师父说起,小江这个孩子,表面很是温和,底下脾气是有些暴躁的。难不成,这几年,真的修身养性有了大成?”

吴茵张了张嘴,却欲说还休。

钟老是何等人,立马察觉了,“怎么,小吴,老头子我你还信不过?”

吴茵咬了咬下唇,“不是的,钟伯伯。我……他不愿意和我谈这个事情,这些天,特别是结果下来以后,我好几次打他手机都没人接……”

钟老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他在策划什么事情?”

吴茵说:“我也不知道……不过,不过……之寒他有几个最亲近的朋友,也是下属,他最近把他们都召到青州来了……”

钟老鼓励她,“说下去……”

吴茵说:“我有些担心……他……会采取些其它的途径解决问题。”

钟老竖起眉头,“他以前这么干过?”

吴茵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钟老说:“你见到他,让他马上来见我,我有话吩咐。”停了停,他很严肃的对吴茵说:“小吴,我今天和你说几句我同小江都没有讲过的话。”

他沉吟了片刻,说:“法律体制以外的报复,是千千万万不能做的。朋家不是一般人,即使他做的再隐秘,再没有什么证据,只要在这个时候做了,就是万劫不复的情况。小江总的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年轻人,前途光明,不能因为这样一个人,把自己也陪葬了。逞一时之快意,最后伤心的只会是朋友亲人。你知道吗?”

吴茵点头。

钟老说:“他要相信,一时解决不了的问题,不代表通过正规的途径并非永远都解决不了,需要耐心。退一万步来说,人生之中,不是每件事都能如意的。这些道理,慢慢他应该明白。有一件事,我从来没同他讲过。老杨,就是小江的师父,临终前写给我一封信,是他亲自带给我的。老杨在里面郑重拜托我,要好好照顾他。他说小江这个人品性很好,但脾气还需要锤炼,有时候做事不想后果,害怕他会惹出乱子。但他又说,不要讲给他听,害怕他知道了平时做事更没有顾忌。我认识老杨五十年,他救过我一命,又帮过我两次大忙,却从来没有求过我一件事。所以他临终的嘱托,我无论如何是要全力去做,不能眼看小江他有任何闪失。”

看着吴茵,他很郑重的说:“你是他的女朋友……就应该有这个责任,要告诉他提醒他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可以的,即使是他不愿意听的话。越是他不愿意听的忠言,别的人越不会和他说,只有亲近的人才会和他说起。你知道吗?这个时候,你要是随着他的性子,走错一步,很可能……就是没法挽回的错误!你不要低估那严重性。”

叹了口气,钟老说:“这次这个结果,不但他不满意,我也不满意……但是啊,太依着性子惩一时之快,可不是好的对策……”

※※※

吴茵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往自己办公室走。忽然有人叫她,她精神过于集中,不自觉的身子抖了一下,一抬头,却是自己的秘书小曾。

小曾说:“吴总,刑警队的郑队长在等你呢……”

吴茵点头,“快请他到我的办公室。”

进了副总经理办公室,两分钟的功夫,老郑跟着小曾进了门。

吴茵亲自给他泡了杯茶,露出个笑容,“郑队长,找我有事?”心里微有些忐忑。

老郑接过茶,笑道:“没的什么特别的事儿,今天恰好从公司门口路过,顺便上来看看。”

吴茵不相信他有这么闲,微笑着等待下文。

老郑很随意的问:“对了,小吴,前几天在检察院见过小江以后,最近怎么不见他的踪影,打他手机好像是关着的……”

吴茵抿抿嘴,“他最近好像在忙什么,我也有两天没见着他了……”

老郑又问:“我听说老楼到青州来啦?……这么久,怎么也不见他来找我吃个饭?”

吴茵答道:“是的,楼大哥来青州一些日子了。我也就和他一起吃过一次饭,大概是事情太忙。”

老郑道:“你见到他们俩,让他们百忙之中抽个空来找我喝酒。”

吴茵说:“好的。”

老郑问道:“我最近忙,没有时间去医院。小文恢复的怎么样?”

吴茵轻声答道:“外伤恢复的还不错,就是……就是精神好像还是不太好。我听说,有些嗜睡,低烧,再加上梦呓……大概是精神上受的刺激太严重了。”

老郑喝口茶,长长的叹了口气,“我相信她能挺过来……老实讲,我办过的案子上百,小文这样勇敢机智的女孩子,是很少有的。”

吴茵深以为然的点头,“是啊……换作是我,大概是做不到楚姐这么临机应变的。”

老郑说:“相比之下,前几年那个彭丹丹,就差距很大。自己去跳崖,只会是亲者痛仇者快的做法。对了,那时候,你就和小江在一起了吧?”

吴茵嗯了一声。

老郑说:“没错。后来那个老外被人阉了,上面还找过小江谈话的……”

吴茵眨了眨眼,心里猜到几分老郑的来意。

老郑说:“老实讲,我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还是很有些痛快的,但……也有些忧虑。还好那个斯科特,虽然我们这里有些领导总有些崇洋媚外的姿态,真正肯为他出头的也没有。大家不过是趋利避害,这种事发生了,想的就是尽可能的掩盖了事。”

吴茵嗯了一声。

老郑说:“有些做法虽然痛快,但却有失鲁莽,不是正道,可一而不可二,可二而不可再三再四。我觉得吧,还是要相信法律,有些人逃得过一时,终逃不过一世。”

吴茵说:“你说的是。”

老郑说:“小江这个人我很投缘,但他比较年轻……他比你还小一点吧。有时候啊,你还得多提点提点他。”

说着话,老郑站起身来,“你工作也忙,我就不多打扰了。”喝完最后一口茶,就往外走。

吴茵陪着送他出来,一直送到电梯门口。

老郑停下脚步,侧过身,很郑重的对吴茵说:“朋元涛可不是斯科特……你一定……一……定要提醒小江这件事。”

※※※

书房里,吴茵正在台灯下看文件。

江之寒推门进来,“小茵,打扰一下。”

吴茵抬起头,嗯了一声。

江之寒拉开凳子,自己坐下,说:“我今天去见了钟伯伯。”

吴茵哦了一声,等待他的下文。

江之寒说:“你告诉他,我会采取非正规途径来解决朋元涛这件事?”

吴茵说:“钟伯伯他只是关心你,害怕你会那么做。”停了停,她补充说:“这一次的事,他帮了很大的忙呢。你不是说,他是绝对可以信得过的吗?”

江之寒说:“我相信我师父的眼光,他当然是可以信任的。我也知道,钟伯伯帮了很多忙,不过以他的能力也只能得到这个结果,不是吗?或者说,如果楚楚姐是他女儿,他应该能做更多。但她不是嘛,我们也不能强求。人总是有个亲疏的。钟伯伯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很难得很难得了。但我们这些更亲近的人,是不是应该做的更多一些呢?再说,钟伯伯他一辈子当官,看事情的角度和我们这些草民自然是有些不同的,这也很正常。”

吴茵忧虑的看着他,“你把周大哥楼大哥叫来,就是?……”

江之寒撇撇嘴。

吴茵有些惊恐的,“你……你想要怎样?他不是据说已经半废了么?你难道……”

江之寒的眼光似乎看着远方,有些空洞,“小茵,这些事你就不用管了。别担心我,我知道分寸的……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我没什么精力管,你要多用些心。”

吴茵急道:“之寒,我觉得钟伯伯说的有道理。你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否则的话,以朋家的势力,不管你做的如何隐蔽,都可能招来天大的麻烦……对了,今天郑队长也专门来说过这件事……”

江之寒说:“我知道了……总之,你别太担心,也不用管这事儿了……”

吴茵心说,我是你的女友,怎能不管呢?但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口。

江之寒站起来,说:“早点休息吧,你最近睡的越来越晚了。”转身出了书房。

※※※

愿诸神诸佛佑你,

从现在直至永远

我虔心全意祈祷,

唯望你健康平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