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30章 幕后的人

钟老家里。

沙发上,一个皮肤黝黑看起来很精干的年轻人正在给小老头子汇报情况。

“检察院现在基本就是一个字,拖。他们坚称,两边的证据都不足,目击证人的证词相互矛盾,无法判断真伪。朋元涛现在住在北京835医院,听说最近要做手术。郑队长提出要提他回来审问,几次都被上面的人拒绝了。他们说口供已经有了,没有这个必要。我听说,公安局和检察院里面,那边的人现在占了上风,郑队马上就会被调离,不再主持这个案子。其它几件事,那把手枪,对方称那个成仁是公安干警,有持枪资格,这方面他们要圆,恐怕不是难事。搜出来的那包可卡因,已经有个人出来顶包。郑队想要突审他,好像也没有成功,现在人羁押在静山分局。”

钟老脸色平静,没有发话。

小伙子看了老人家一眼,垂下眼,“刘书记……刘书记昨天找我谈话。他说,那边说了,凭着朋元涛受伤的证明,要办江之寒一个故意伤害不是什么难事,至少也是三年到五年的刑期。不如大家各退一步,这件事……就这么了了,他们也不再追究江之寒的责任。”

他见钟老不接话,继续说:“对应该是觉得占了些上风,所以马上释放出善意,这个时机……”

钟老睁开眼,年轻人对上他的目光,心里跳了跳,“您……您的意思是?”

钟老闭上眼,挥挥手,“我老咯,是退休的人了……我的意见不重要,不重要。”

年轻人说:“钟老,刘书记……他这一次知道您的意思,还表态这么坚决,恐怕是……”

钟老呵呵笑了声,“小刘啊……小刘……我没什么意见,也没什么好回应的。就这样吧……”

年轻人看着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慈眉善目的钟老,心里不由想,他真的老了么?那个嫉恶如仇,脾气如火的钟馗!

※※※

翠湖边上的一栋小别墅。

刚从京城飞回来的岳夫人气冲冲的走进屋,看到站在那里迎接他的年轻人,一挥手,几个佣人都退了下去。

她指着年轻人的鼻子,“汪秘书,不要告诉我这是你们朋书记的意思!”

汪秘书恭敬的回答:“夫人,确实是书记的意思……这里,还让我给您带了封信来。”

岳夫人说:“拆开!”

汪秘书替她拆开信封,双手递给她叠好的信纸。

岳夫人扫了两眼,径直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半晌,开口说:“让他有空去京城看看他儿子被伤成什么样子?是儿子重要还是他的位子重要!”

汪秘书大概是习惯了她的强势。他平静的说:“夫人,书记说了,即使他亲自出面去找人,在青州这个地界,姓江的恐怕也判不下来。即使判下来,多半弄个保外就医什么的,过两天就逍遥的出去了,不如卖人家几分面子。您知道,顾参谋长和王书记和书记一样都算是黄老这边的人。另外,那个退休的老钟,能量很大,是可以上达天听的。如果把他惹急了,不仅对书记不好,对元涛也不见得是好事。”

岳夫人恨恨的说:“好,我知道,他总是有理的。不知道如果他老朋家断子绝孙了,他又怎么个念想?是不是对此他早有预备啊?”

汪秘书装作听不懂她的暗指,“医院那边,书记关心过很多次了。我听说,应该能恢复功能,夫人您不要太担心。”

岳夫人说:“好……你回去告诉他,他的意思我清楚的很。但我要怎么做,就不是他的事了。”

汪秘书说:“书记他说,请您一定不要采取任何过激的手段。尤其是……年底以前。”

岳夫人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抓着信纸,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

汪秘书垂着头,在她背影消失以后,难以察觉的瘪了瘪嘴。

※※※

吴茵站在车边,远远的看见一群人从大楼里出来。七八辆小车一字排开停在街边。

江之寒和几个人握手寒暄,吴茵注意到,那个面色苍白的男子,大热天还穿的挺多,被两个人护卫着上了一辆车,有几个人还站在车边对着江之寒指指点点。

江之寒似乎没有注意,他目送着几个熟人上了各自的车,挥挥手和他们告别,然后转身朝吴茵走过来。

吴茵观察着他的表情,却看不出任何喜怒的痕迹。

进了后座,她柔声问:“去哪里?”

江之寒想了想,对司机说:“老周,去沧海居。”

吴茵微微扬了扬眉毛,沉默着没有说话。

沧海居,两个人坐在简陋的小包厢里。

吴茵替他斟了一杯茶,还是忍不住开口问:“怎么样?”她心里大概已有了些预感。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承蒙政府宽大,我被免于起诉了。”

吴茵问:“朋元涛呢?”

江之寒说:“我都没事,他怎会有事?”

吴茵说:“他……你是去救人的,凭什么有罪?”

江之寒哼了一声,“如果他意图强奸的事情不能认定,我打人就失去了理据。所以嘛,政府对我,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还要感谢这些年结识了不少的朋友啊……”

他喝口茶,嘴角带着丝冷笑。

※※※

京城某大院。

今天阳光很好,温度也适合,所以老人叫秘书端了个藤椅,坐到院子里,看看绿色的植物,晒晒温暖的太阳。

秘书走过来,俯下身,不轻不重的说:“首长,朋书记的电话……”

老人好像停了一会儿才听清,摆摆手,把话筒接了过来。

电话那边,朋书记恭敬的声音,“首长,您身体可好?”

老人说:“我好的很……你的事情?”

朋书记说:“已经告一个段落。这件事,如果不是因为钟老,本来是不想来打扰您的……”

老人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分散了精力,还是要搞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最近你有些举动,是不是太急了一些?”

朋书记说:“正要向您汇报。”

老人说:“你不用给我汇报。走到这一步了,该是什么都自己拿主意的时候。古人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这齐家一条,我看做的很糟糕。”

朋书记说:“是。”

老人说:“三岁看到老,你那儿子已经几岁了?”

朋书记说:“今年二十六。”

老人哼了一声,“没指望了……”

良久,他忽然说:“这样的儿子,要来干什么?再生一个吧,你还年轻……”

饶是朋书记城府深沉,也不禁吃了一惊,对面的电话却是已经挂上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