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29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手机振动,江之寒拿起来看了一眼,按了下接听键:“小薇,有事吗?”

张小薇说:“老板,下午三点钟和郑队在洞天茶室有个会面。五点半是去钟老家,晚上九点是姜市长家,你别忘了。有什么礼物需要我准备的么?”做江之寒的秘书之前,张小薇是叫他之寒的。工作上,这样称呼未免太随便了些,但江之寒又不喜她叫自己江总。所以折折衷,张小薇说,老板这称呼很是合适,正式中带着点亲切。

江之寒说:“姜市长那里,最好还是带个小礼物去,你看着办吧……”

张小薇说:“这里恰好有几盒极品的冬虫夏草,还有一副落雁的卷轴是前段时间专门帮他求来的。你看这两样可好?”

江之寒道:“好。那冬虫夏草,也顺便替钟老准备一份吧。”

挂了电话,江之寒对楼铮永和周龙山说:“先这样吧……既然老周你说小方绝对可靠,楼哥你不妨先回中州去,你手上的事情还很多。”

楼铮永摇头拒绝,“我还是在这里比较好……中州那边的事儿,我大半都委托给老肖和程姐了。其它的有些协调方面的事情,我看小张不错,让她赶快挑起担子来。作为你的秘书,有些协调本身就是她的本职工作。”

老周说:“那好,我们一边进行,一边等那边的结果吧……”看了眼楼铮永,他说:“之寒,如果要做,我和老楼只有一个要求……你的目标太大太明显,无论如何不能亲自在场。”

江之寒咧咧嘴,“这个……现在说还为时过早。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

周龙山和楼铮永交换了个无奈的眼光,都站起身来,和江之寒一起往外走。

手机又振动起来。

江之寒拿起,听了片刻,略有些失控的叫道:“他情绪很激动?……人在哪里呢?……好了好了,我马上派人去找。你尽管放心,不会有事的。还有,别告诉楚楚姐,听到没有?”

※※※

江之寒抬头看了眼重新装修过的沧海居,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这里是他大学前几年和小怪橙子吴茵舒兰他们一干人最常来吃饭的校外小店。

老板娘还认识江之寒,热情的招呼,又带着几分抱怨的说,怎么好久不来了。江之寒打了招呼,走进最里面的包间,欧阳正坐在那里,手边是一瓶开了的翠湖啤酒。

一个小时前,袁媛打来电话,说欧阳去病房探望了文楚以后,出来情绪很激动。他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没说两句话便径直离开了。袁媛和黄悦大概是想起当年橙子的往事,害怕他一时冲动做出些什么,便打电话通知江之寒。没想到,欧阳自己的电话很快就到了,约江之寒到沧海居吃中饭。

江之寒一屁股坐下,故作轻松的说:“都是大老板了,还喝翠湖啤酒?”

欧阳扶扶眼镜,“是啊,味道够烂……但喝惯了……”

江之寒不客气的抓过一瓶,拿手拧开盖子,咕噜噜灌了一大口。

欧阳看着他,“我上次给你的闫教授和文楚账户被侵入修改的证据,警察怎么说?”

江之寒说:“他们也不懂,说要交给相关的专家鉴定。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欧阳说:“我问袁媛是怎么回事,她还语焉不详的。还是后来小汤忍不住,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我。你们这算是怎么回事?!”

江之寒叹口气,“袁媛她,是怕你太冲动。你知道……你……你对楚楚姐的感情,她一向知道的很清楚。”

欧阳咕噜噜把瓶子里剩下的酒一股脑灌进肚子里,拿手背抹了抹嘴唇,自嘲道:“是啊,我是很冲动,恨不得买把刀去捅了那小子……可是啊,我连他在哪里都找不到,更不用说他身边好像有人很能打,还有人配手枪,连你都搞不定。我冲动有什么用,去给你们添乱,被他们暴扁一顿么?”

江之寒举起瓶子,示意了一下,陪他吹了一瓶啤酒,又开了两瓶,推了一瓶到他身前。这几天他也憋闷的很,但如今的他已不像以前,情绪控制的更好,不会在等闲人面前露出喜怒哀乐。

但在这个开学第一天就路遇的欧阳老师面前,他没有什么需要掩饰的。

不如,这个中午,且同谋一醉?

※※※

江之寒和欧阳的酒量,是完全不成比例的。所以尽管江之寒使命的喝,最先醉倒的还是欧阳。

醉酒的他,今天话特别多。他破天荒的详细讲起和文楚间的往事。

“那一天,我们有个聚会。你知道,那时候袁媛黄悦她们虽然经常取笑我,但慢慢的大家都很熟了,关系也很好。一伙人经常一起出去吃饭逛公园踏青什么的。袁媛那时候老劝我,快表白呀,快表白,你是不是个男人?但我知道,她……她虽然觉得我不错,但她并不喜欢我。我看她的眼睛,就能看的出那结果。我是个有些执拗的人,总觉得如果我表白了,让她感到很为难,不知道怎么拒绝我,也是一种罪过。那天站在大校门口,和她们几个说笑着。我们都说,文楚平常是最准时的,今天最后一个到的却是她,真是奇了怪了。然后……然后我就看到她挽着他的手,朝我们走来。他很高大,很成熟,笑起来很自信的样子。她呢,很甜蜜,很小鸟依人,很……你知道,袁媛她们几个,心真的很软。第一时间,每个人都忍不住偏头来看我,眼里掩不住的同情。”

欧阳不顾江之寒的劝阻,又喝了一大口酒,“今天不说,你永远不会听到我讲这些劳什子了,之寒,你知道么?……我那时候好恨她们啊,我为什么需要那些同情?我低头看自己,比什么呢?相貌么?个头么?甚至学识么?人家已经是博士快毕业了。那是完败啊,之寒!……很多年以后,我长大了,才明白,其实我败的不是这些。即使我什么都不如他,只要她喜欢的是我,我还是可以骄傲的站在那里,不会有一丝的畏怯。可是,她依偎在他身边,是多么幸福!……咱也是纯情少年过来的,我那时想,好了好了,她这么好这么好的人,终于也找到自己想要的了,祝她幸福。”

“后来两三年,我慢慢淡出了那个圈子,直到楚楚和他分手。袁媛那段时间经常来找我,我知道她的意思。她一直觉得,我一直没有放弃这段感情,而楚楚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于我于她都是最好的时机。她虽然一片好心,但其实并不了解楚楚的爱情观。至于我么?我是没关系的,如果我的出现不会引起副作用的话。所以我就回到那个圈子,偶尔还一起吃饭,就像回到大一大二那两年。”

“她们不知道的是,我曾经去找过姓赵的,还和他打了一架,呵呵。有些傻吧?虽然他个头大些,那一架我吃的亏还少些。打完了,他苦笑了一下,拍拍灰径直走了。我站在那里,环目四顾,就这样完了?我还可以做点什么?打了这一架,可挽回些什么?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也够天真冲动的,而他呢,和那个姓朋的人渣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使啊。”

欧阳用食指指着江之寒,“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呀,之寒!……去打一架都不行……”

江之寒陪他傻笑。

欧阳说:“我不是什么情圣。这几年,我妈也介绍了几个女孩子给我认识,我也想着要处一处。也许是我运气不好,几个人处下来,觉得她们太俗,太势利,和我想要的那种女生差距太大。也许是我运气太好,第一次喜欢就喜欢上楚楚这样的女子。像她这样的女孩儿,本来就是千里挑一的性子。也许我潜意识里总拿她来当模板,反而显出普通人的差距来。”

江之寒已经移坐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头,江之寒说:“你一定会找到的,欧阳……”

欧阳扶扶眼镜,“我是你欧阳老师耶……”

江之寒不和他计较,“欧阳老师,你一定会找到的,我确信这一点。”

欧阳说:“你诚实告诉我,那个人渣会被重判么?我听说他是有很深的背景的……”

江之寒沉默了片刻,“我不确定。”

欧阳叹了口气,“我了解你呀,之寒。你这么说,多半是没什么信心了。”

江之寒继续沉默。

欧阳又拿过来两瓶啤酒。

江之寒说:“今天差不多了,我三点钟还有一个约谈。”

欧阳说:“那还早……不管你有天大的事情,这一瓶陪我干了。”

江之寒说:“好。”帮自己和他开了瓶盖。

欧阳说:“干了这瓶,可能就真的神志不清了……我先说两句。”

江之寒说:“好。”

欧阳说:“今天在病房里出来,我情绪是很激动,多半却不是恨那个人渣。那样的人,任何情感,哪怕是恨,他都不配。更多的,我是恨自己。我那时候想,会一点计算机管屁用?只会敲敲键盘,混口饭吃。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好像挺能干的,好歹也是个中产阶级白领。但当有事情发生的时候呢?心爱的人受到伤害,自己却全无用处。如果可以交换,我宁愿是个文盲,但像你一样有一身好身手。至少,匹夫一怒,还可以做点儿什么。可是,我还是我,手无缚鸡之力,百无一用是书生啊,百无一用是书生!!!……”

江之寒静静的等他发泄,心里却有几分刺痛。

欧阳说:“这是一个承诺,但并不是一个要求。我是不行的了,我是不行的。如果……如果之寒你能让那个人渣得到他应得的报应,多的话我不会说,但我这一辈子做牛做马,也要好好报答你的恩情。”

他看也不看江之寒,一仰脖子,倒扣着酒瓶,往嘴里灌。

酒水洒在脸上,和着泪水,模糊了他的眼镜,浸湿了他胸前的衣裳。

江之寒没有喝身前的酒。他呆呆的看着欧阳,然后搂住他的胳膊,在他耳边说:“你放心,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不知道他是否听到,还是已经醉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