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28章 香水百合

夏天的日落总是很晚。

七点半,江之寒拿着一支香水百合,悄悄的推开门,走进特护病房里。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文楚仿佛隐身在一片白茫茫之中,还好那绿色的窗帘添了一抹亮色。

江之寒把蓝色花瓣黄色花蕾的花儿轻轻插到床头柜上的小水晶花瓶里,悄无声息的坐下来。这些天,他总是这个时候来。

窗帘半开着,朝南的窗户外洒进一片夕阳,让白色的病房多了些暖暖的色调。文楚的脸斜对着那夕阳,染了些淡淡的红色。

江之寒这些天来的时候,她有时候睡着,醒的时候大概有一半,精神也不太好。江之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后来便找本喜欢的短篇故事集,轻轻的念给她听。偶尔的,他也念普希金或者泰戈尔惠特曼的诗集给她听,顺便加上些自己无聊的评论。很多的时候,文楚听着听着便闭上眼,好像熟睡过去,但嘴角留着一丝笑,仿佛还停留在那诗文营造的美景中。

江之寒一只手托着下巴,静静的坐在那里。

嘀嗒,嘀嗒,嘀嗒……

整个屋里仿佛只有墙上秒针移动的声音。

随着那声音,夕阳一点一点的往地平线下坠落,最后隐去了整个的身体。

※※※

天色黑下去。

江之寒在床头留了一盏扭到最暗的小灯,往花瓶里加了点水,慢慢的退出病房,把房门无声的掩上。一转身,走道一侧的长椅上,袁媛一头短发,眼睛亮晶晶的正看着他。

江之寒轻声说:“一直睡着呢……”因为文楚坚持不要告诉父母,这些天一直照看她的除了护士就是袁媛,黄悦,和她的秘书小汤。三个人换班,几乎是二十四小时没有离过医院。

袁媛站起身,“吴主任在办公室……”

江之寒哦了一声,和她并肩往前走。

上了两楼,敲开吴主任的房门。

吴主任客气的请他们坐下,从抽屉里取出两张X光片,指着说:“骨头恢复的还不错。内脏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

敲敲桌子,他说:“我比较担心的有两点……这第一呢,小江你问过我几次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她这个骨盆处有些骨裂,现在不能确定以后对生产是不是会有些影响。”

江之寒抿抿嘴。

吴主任说:“这个只是我的一点担心,问题应该不算太大。另外一个问题,可能就比较严重了……”

袁媛紧张的问:“是什么?”

吴主任很严肃的说:“文小姐在这次受伤中,留下了很重的心里阴影,具体表现在连续不断的噩梦。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他对异性的轻度接触都有本能的抗拒。前几天,小王医生替她检查心肺功能的时候,有一点点的接触,她控制不住的呕吐起来。通常呢,受到过攻击的女子,很多都表现出类似的症状,但这些症状会随着时间慢慢减轻。但文小姐表现出来的症状,比平常的要严重不少,以后会如何发展,我们需要密切的观察。如果长期看不到好转,就必须采取一些治疗的措施。但我的意见呢,不管以后怎么样,现在我们就应该努力去帮助她摆脱阴影。这方面我们医生能做的可能很有限,要靠小袁小江你们多和她谈话,多和她沟通,倾听她的倾诉,化解她的心结,尽可能的摆脱那件事情的阴影。”

江之寒沉声说:“有多严重?”

吴主任说:“老实讲,这方面呢,可能还需要找相关方面的专家来会诊一下。但即使是这方面的专家,对精神方面的会诊,通常也很难像其它器官的疾病,有个很确切的说法。”

江之寒问:“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

吴主任说:“也没什么特别的,主要是鼓励她勇敢的去面对这件事,勇敢的走出去,保持乐观的心态,慢慢的恢复正常的生活。这些呢,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两人和吴主任详谈了快半个小时,谢过他,告辞出来。

袁媛说:“去我房间坐坐,我有话问你。”特护病房有一个套间,给陪护的亲友。这些天,陪夜的都是袁媛,晚上七点到早上七点这十二个小时她一刻都没离开医院。

江之寒坐在床沿上,袁媛递给他一杯白水,说:“黄悦说漏了嘴,欧阳明天就要到青州来。”按文楚的意思,这件事不要告诉欧阳。

江之寒说:“这样啊……欧阳来了也好,多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吴主任不是说……”

袁媛嗯了一声,“还有,我是想问你。听吴茵说,姓朋的那边还可能倒打一耙,控诉楚楚伤害。前两天警察来过一次,录了口供。我被赶出去,什么都没听到,楚楚她也不愿意详谈。这个事情?”

江之寒说:“这个事你放心……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觉得自己太无能了吧,我昨天才知道,姓朋的说法是,所有伤害都是我造成的,决口不提楚楚姐反抗他的事情……”

袁媛问:“能判下来吗?”

江之寒闭着嘴,不说话。

袁媛说:“就算判个两三年,他办个保外就医容易的很吧!”

江之寒冷笑。

袁媛说:“那和不判也没什么区别。”

江之寒沉默。

袁媛柔声问:“你……不会有事吧?”

江之寒摇头。

袁媛在他身边坐下,“我琢磨半天,这个系统是靠不住的……我爸在多伦多有个结义兄弟,是那边华人圈子里的大佬。我想啊,拿个二十万美金出来,不愁联系不到一个……”

江之寒打断她,“你别乱来啊!……”表情很是严厉。

袁媛嘟嘟嘴。

江之寒柔声说:“朋家来路不一般,政界商界都根深叶茂的。我已经够头疼,你就别再添乱,把自己给卷进去了……”

见袁媛不说话,江之寒加重了语气,重复道:“听到没有,我是很认真的……”

袁媛有些不情愿的点了下头。

江之寒靠近她,轻轻的说:“你……我不会放过他的……”

女子抬起头来,江之寒已经站起身,挥挥手,“辛苦你了……”转身出了房门。

袁媛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儿,才推门去了旁边的病房。

文楚已经坐起身来。

袁媛说:“你醒了?我去给你叫晚饭。”

文楚说:“护士已经去叫了……”

袁媛哦了一声,走到床边坐下来,“感觉还好?”

文楚嗯了一声,“就是好像有点累,这几天很嗜睡。”

袁媛说:“之寒来过,两分钟前才走。”

文楚哦了一声,坐在床上似乎在发呆。

袁媛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她正傻傻的看着床边那支香水百合,在静寂的病房中悄悄的绽放。

※※※

P.S.今天晚点还有一章

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fine,ok?

I truly believe it!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