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26章 斗法

静山分局的审讯室。

通常坐两个或是三个人的桌子后面,今天很热闹的坐了五个人。分局的张局长,冷副局长,和江之寒一起来的郑队长,刑警老关,和记录员小萧。

江之寒正在讲述情况:“文老师以前同我提过,朋元涛好像对她图谋不轨。我通过一个朋友警告过他,希望他不要做出非份的事情。那以后,我听说他很守本份,原以为事情就过去了。今天,我听说文老师去和他谈合作的意愿,很久都没有回来,心里就有些担心,便开车去他的别墅看看。我到的时候,正好看见文老师从楼上坠落下来,然后呢,朋元涛对他的手下说,怎么这么就弄死了,太便宜她了!……实际上,他说的不是她,而是用的婊子这两个字。我当时很气氛,就质问他们干了什么,他的几个保镖一样的家伙便上来殴打我,我打翻了两个,然后抓到了朋元涛。这时候,有个中年的穿黑衣服的人拿出一把手枪比着我,我只好抓着朋元涛挡住我,然后就打电话报警。电话是打给郑大队长的……”

张局长咳嗽了一声,老关说:“我们接到的报案和你描述的有很大出入。你开车闯进院子,然后下车,一句话没说,便开始殴打。前后共有三个人受伤,包括两个骨折,和一位内脏及下体严重受创……江之寒,你是自卫,还是故意伤害,在场的证人很多,不是你可以随意编造的。”

老郑咳嗽了一声,插口问道:“你说,朋元涛说怎么这么就弄死了,太便宜她了!这句话确切是怎么说的,你重复一遍。”

江之寒沉吟道:“我记得,他说的……是……摔死了?你们他妈的怎么办的事儿!……太TMD便宜这婊子。”

张局长忍不住插口道:“文楚是怎么坠楼的,你可看到了?”

江之寒老实的说:“车临近的时候,我看见她跳楼的瞬间。等我到了院子里,她已经躺在地上了。”

张局长问:“那么,是有人推她下楼的,还是她自己跳的,你可看见了?”

江之寒看了眼老郑,回到:“我没看见。”

张局长说:“你是否有在朋元涛已经失去神志以后继续殴打他?”

江之寒摇头,“没有……我只是卡住他的脖子而已,因为他的人拿手枪对着我。”

老郑说:“你确定他有一把枪?”

江之寒说:“是的。我当场交给罗警官了。”

老郑咳嗽一声,没有再说话,房间里一时沉默下来。

这时候,有人走进屋内,在张局长耳边俯下身说了两句什么。

张局长朝老郑点点头,走出屋去。十分钟的功夫,他走回来,神色木然,看不出什么表情。

冷副局长递过来一张纸,“张局,这是审讯笔录,已经签过字了。”

张局长嗯了一声,带上老花镜,扫了一眼,放下来,敲敲桌子,“老官,这个按规定,需要暂时拘留吗?”

老关眼睛扫一圈在座的三位领导,垂下眼,“如果有逃亡嫌疑的话,按理是可以暂时拘留的……”

张局长斜了他一眼,问:“冷局,你的意见?”

冷副局长说:“市局的精神,这个事情,是一个大案件中的一部分,现在是老郑他们主导的。我看,还是尊重刑警大队的意见吧……”

老郑说:“那个别墅,我们已经搜证过了。里面所有的目击证人,现在都带回到市局进行询问,他们既是证人也是参与协同犯罪的嫌疑人。讯问完毕,人都已经放回去,但近期必须留在青州。我看对江之寒也是同一个处理方法,限制离开青州,随时配合调查。”

张局长看过去,对面椅子上坐着的年轻人,脸上似乎带着丝不屑的微笑,坐在审讯室里,好像是坐在他的总经理办公室一样悠闲自在。

他心里叹口气,开口说:“那……我们就尊重郑队长的意见。郑队长,你的决定,你可要担起这个责任来啊!……”

※※※

吴茵走进屋,江之寒正在打手机。

她递过来无绳话机,“联系上袁媛了。”

江之寒接过话机,那边传来袁媛带着哽咽的话音,“楚楚没事吧?之寒……”

江之寒沉声说:“回来再说!马上!”

袁媛说:“我已经订好了机票,明天夜里就到青州。”

江之寒说了声行,把电话挂了。

拿起手机,他接着说:“老周,那边的事你都交给谁来负责。你和小王小黄一起过来……嗯,楼哥已经过来了。好的,我们见面再谈。”

看他挂了手机,吴茵带着几分忧虑的问:“楼哥和周哥要过来?”

江之寒嗯了一声,“对了,医院那边谁在守着?”

吴茵说:“黄悦和方圆公司的人都在。”

江之寒忽然想起什么,“嗯,还要安排两个负责安全的人……这帮家伙,我不敢肯定他们会不会做出些胆大包天的事儿?”

吴茵说:“我已经安排好了,24小时都会有人的。郑队长的人也在那边。”

她又问:“你……不会有事儿吧?”

江之寒摇了摇头,觉得心力交瘁。

吴茵说:“对了,要不要……要不要通知一下欧阳?还有楚姐的家里?”

江之寒沉吟了片刻,“我……也不肯定。如果恢复的好,等她醒过来问问她的意思,还是尊重她的意见吧。”

吴茵点点头,“钟老今天打过电话。我大概和他说了说情况,他让你明天去见他。”

江之寒皱皱眉,“我明天不一定有空……”

吴茵说:“还是抽个空去一下吧……我打听了一下,钟老住那一块儿,不是一般人能住的。我听说……至少是省部级干部才能住那里……虽然他退休了,兴许……兴许能帮上些忙?”

江之寒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是么?”

吴茵很肯定的点头。

他问:“小顾呢?这家伙死到哪里去了?……妈的,我让他去打招呼,他到底有没有去?”

吴茵说:“我给凝萃打过电话,听说是文阿姨又发病危通知,他回中州去了。大概……他在病房里把手机什么的都关了吧……”

她叹口气,“现在……唉……怎么会有这样无法无天的人?你说,能把他绳之以法么?”也许是想到自己的某些遭遇,吴茵很有些感同身受的味道。

江之寒看着她,眼神里全是疲惫,“你问我?……老实说吧,王大少爷和顾公子都得罪不起的家,我……我又怎会有把握?”

在他心里,他狠狠的说,不过他会被绳之以“法”的。

楚楚姐,我告诉过你,你就是我的亲人。谁敢动你一下,我便要让他……坠下十八层地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