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25章 大幸

成仁温言道:“文小姐今天是来和朋先生谈一笔生意的,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误会,出手打伤了朋先生。我到楼上去劝解的时候,她大概误会我会伤害她,自己从三楼跳了下来。”

江之寒说:“是么?”对着朋元涛的肚子,使劲揍了一拳。

成仁忍不住往前跨了一步,皱起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之寒说:“你胡编一个故事,我便揍他一下,直到……打……死为止……”

成仁沉声道:“小伙子,不要冲动。这是有律法的地方,光天化日之下打死了人,是要赔命的。就是你现在这样,已经是严重的犯罪,你可知道?不可一时冲动,埋葬了自己的大好青春!”

江之寒一耸肩,“是么?……原来你们还知道这是有律法的地方。说吧,你说说看,是不是逼奸未遂,把人推下来的?”

成仁真诚的说:“绝无此事……文小姐是自己跳下来的……至于这中间有什么误会,要问当事人才知道,我并不在场。”

江之寒哼了一声,“我看不必问了……你的主子不是号称喜欢三美么?却没想到是这么个卑劣的家伙……”和中年男子说话的功夫,江之寒的脑子飞快的运转着。

下一步该怎么办?

在这里把他打死,显然那不是一个现实的选择。打电话报警?想到顾望山告诉过他的朋某人的背景,他不肯定能不能让他绳之以法。江之寒心里犹豫着,却没忘记观察场内的情景。那个身手不错被他打倒在地的家伙已经爬了起来。在他前面,领头的中年男子怀里有一把手枪,他身后还站着两位打手。楼前除了自己的奥迪,还停着三辆车,包括那辆红的耀眼的跑车。

把着软绵绵的朋元涛的身子,江之寒略微侧过身子,打量自己的侧后方——看不到任何人的影子。

成仁开口道:“朋先生受了很重的伤……文小姐也是……所以,现在最紧要的,是要把他们送医急救……”说话的功夫,他的手攥紧了兜里的手枪,心里已经下了决心,要在这个年轻男子走神的时候来个先下手为强。剩下的事,岳夫人应该能保的我平安吧?

江之寒身子一震,楚楚姐……

从他下车的那瞬间,不知道为何,潜意识里他就认定文楚已经死了。听了成仁的话,他才忽然想起,也许,她还有一线生机?……

左手一横,江之寒捏住朋元涛的喉结,一步一步往文楚躺的地方退过去。前方那个中年男子让他感到了危险,他不知道他兜里的枪什么时候拔出来。自己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人打死,并不代表他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把自己打死。

成仁站在那里,眼神平静无波。年轻男子的谨慎,让他丝毫没有可趁之机。他看着他一步一步退后,蹲下,很专业的那手指去探女子的鼻孔。半晌,他屈指去把她的脉搏……

然后,他看见他的眼睛亮起来。带着丝颤音,他叫道:“楚楚姐?”

她……没有死?

不知道为什么,成仁心里似乎放下了一颗大石头。他缓缓的,长长的出了口气。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没死应该是件不错的事吧,他说服自己。

正在他沉思的时候,江之寒已经拿出了手机,拨了急救中心的号码。

成仁往前走了两步,“这位先生,朋先生受伤不轻,能否让我现在检查一下?”

江之寒冷笑,“成啊,把你的枪先扔给我……”

成仁目光锐利起来。半晌,他没有答话。

江之寒紧盯着他,一只手捏住朋元涛,另一只手还把着文楚的脉搏。

片刻之后,他缩回右手,拿出手机,连着拨了几个号……

“郑队长,我是江之寒……”

“小风,是我……”

“小薇,联系军分区医院的吴院长,告诉他准备最好的急救医生,再派一个车到急救中心等候。另外,给我联系顾望山,让他第一时间给我回电话……”

江之寒不停的拨号,成仁的脸色越发的沉重起来。

呜的一声尖利警笛,他等的人已经到了。成仁掏出枪,远远的向江之寒扔过去。然后,他举起手,示意自己并没有任何武器,一步一步朝着他走过去。

血泊中的文楚忽然呻吟了一声。

江之寒一只脚踩着枪,左手送了朋元涛,把他朝成仁推过去。

俯下头,他急切的呼唤,“楚楚姐……”

文楚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你……来了?”好像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江之寒说:“你……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文楚含混不清的嗯了一声,忽然,她想到什么,勉力睁开眼,说道:“你……叫欧阳,欧阳,去……去检查我电子邮件……邮件账户被……被人入侵的证据……”

江之寒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嘴里敷衍她,“好的,好的……你别急,救护车就来了。”

文楚急道:“快去呀……”她叫了一声,又晕了过去。

※※※

二院的特别急救室外,或坐或站,小小的空间里有二十几号人。

江之寒坐在一个角落里,吴茵坐在身边。在他另一侧,站着位穿警服的警官:他的老相识,曾经在青大辖区做过分局副局长,现在重回刑警队任职副大队长的老郑。拐角的椅子上,坐着黄悦,她旁边是文楚的秘书,和武警部队花政委的一个手下。

房间里还有一些朋家那边的人,江之寒现在没有心思去理会,他抱着头,等待着抢救的结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茵摇摇他的胳膊。

江之寒嗯了一声。

吴茵轻声说:“脱离危险了……”

江之寒长长的吁了口气,“医生呢?”

吴茵柔声说:“你别急,我去帮你把主治医生叫来……”

一会儿的功夫,他陪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走回来,“之寒,吴主任是这里的权威,这次多亏他主持……”

吴主任向江之寒点点头,“文小姐已经脱离危险,有轻微的脑震荡,有内出血,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右腿大腿和小腿都有粉碎性的骨折,髋骨也有骨折。我们初步的处理,是先止住血。下一步,需要做接骨的手术。”

江之寒急切的问:“会有后遗症吗?”

吴主任沉吟道:“这个……还不好说。要等进一步的观察。”

江之寒站起来,双手和他握了握,“太感谢您了,吴主任。”

吴主任摆摆手,“不用客气,吴总和我们是老熟人。总之,我们最好的医生护士都在这里了,这个你可以放下心来……我看,应该不需要转送军区医院。”

※※※

江之寒草草的吃了个吴茵带来的盒饭,刚站起身来,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朝他走过来。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

左手边的警察点点头,“江之寒?”

江之寒点头,“我就是。”

那警察说:“我是静山分局的,你涉嫌故意伤人,需要跟我们回去一趟。”

江之寒耸耸肩。

老郑这时走了上来,“我也跟着去一趟吧……”

那警察仿佛刚看到他,敬了个礼,“郑队长!”

他换上一副笑脸,“哎哟,刚才没看到您……不是什么大案子,就不劳您的大驾了。”

老郑沉着脸,“案子不小啊……我接到报案,是涉嫌强奸和谋杀。这位江先生是关键的目击证人,嫌疑犯和受害者都还在急救中。我已经请示了市局领导,这个案子由我们全权负责,刚才我打电话给你们冷副局长,他表示会全力配合的……”

那警察皱皱眉头,“郑队长,我是静山分局的李明白。我们接到的报案和您接到的有些出入,张局长指示让我到这里来,他要亲自参加审问,你看?……”

老郑说:“成,我正要过去和你们张局长沟通一下,他恐怕还没有接到市局领导的电话。那就走吧!”

江之寒回头看一眼吴茵,女孩子眼里满是忧虑。

他点点头,“这里就交给你了,小茵……”

吴茵说:“你放心……你……”动了动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之寒摇头,“我没事的……你把这里看好就行了。还有,给袁媛打个电话,让她马上,立刻,现在就给我回来!”

走出去两步,他忽然想起什么,回身走到吴茵面前,小声的吩咐些什么。

吴茵不解的看着他,“电子邮件?……账户?”

江之寒微微摇头,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我也不太明白,你先讲给欧阳听,没准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等到楚楚姐醒过来,我再仔细的问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