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24章 对峙

江之寒开着他的奥迪车,飞一般的行驶在青州郊外的公路上。出钟老家门的时候,他不停的问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敏了,但心里的不安定感让他还是决定开车去一趟朋元涛的别墅。

一边开着车,江之寒一边给王中裳和顾望山打电话。朋元涛的表哥倒是留给江之寒一张名片,但朋公子并没有留联系方式给江之寒。顾望山的电话没有人接,王中裳的也一样。江之寒叫了声晦气,踩一踩油门,加速往前开。在心里,他大概琢磨了一下,冒失的跑过去,要是什么事儿都没有,自己大概应该有个什么样的说法。

通常来说,江之寒不是一个很识路的人。这个地方他只来过一次,还是坐的小顾的车。但很奇怪的是,他今天很准确的走对了路,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他拐进一条小道,那座四层楼的别墅已经在视野里面了。

拐过一个弯,树木遮住了房屋。再拐过一个弯儿,那座房子又出现在前面,这一次却是更近了,不过几十米的距离。

下一刻,他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在空中掠过,重重的摔在地上。

※※※

江之寒忍不住抹了抹眼睛,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睁开眼,他仔细看去,那栋楼还在那里,但楼前的空地却被面前的灌木丛挡住了,看不仔细。

像翠湖边百年古寺的晨钟一样,咚的一声,江之寒能听到自己心脏起跳的声音。然后那鼓点越来越快,带着些恐惧蔓延开来。

他喃喃的说了声,不是真的……

一踩油门,往前开去。一会儿的功夫,奥迪已经飞一般的驶进楼前那片空地。带着尖利的刹车声,猛然停下。

江之寒一推车门,有几分狼狈的跳出来。他又抹了把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离着自己几米的地方,血泊里躺着那个熟悉的女子,水一样的柔和,水一般的亲切,黑色的刘海,蓝色的衬衣,红色的血……

轰的一声,江之寒只觉得脑子炸开了:怎么会这样?……

在他最糟糕的设想中,也没有这段剧情。

他呆呆的站在那里,似乎傻掉了。

然后,他听到遥远的地方好像有些回声。慢慢的,那声音清晰起来,有人破着嗓子在骂,摔死了?你们他妈的怎么办的事儿!……太TMD便宜这婊子……

一抬头,那个面色苍白的男子正站在楼前。他脸色白的像个鬼,一只手还捂着下身。

去死!

这两个字涌上心头,一下子把它全部占据。江之寒的心里忘记了所有的其它,只回响着这两个字,去死……

他有些跌跌撞撞的往前冲,速度却是出奇的快。

然后,他眼里出现了第一个挡路的人。

虽然怒火烧的脑子已有些迷糊了,他的本能却还在那里。那人想要抱住他,却被他一把挣开,径直的冲向那个姓朋的家伙。

然后,朋元涛身边跨上一步,走上前一个年轻的男子。

江之寒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他本能的感到这是一个练家子,就凭他跨步这一下。这时候,朋元涛还在叫嚣,老成呢?老成在哪里?他似乎并没有认出这个突然冲向他的男子。

如果江之寒现在照镜子,他也一定认不出自己:他脸上的肌肉扭曲着,眼睛发红,更像是一只野兽。

楚楚姐死了?她怎么会跳楼?发生了什么?这一切的问题,他还来不及思考,便被统统的排除在外。凭着本能,他认准了前方那个少爷,一定是他!

他……便是罪魁祸首!

年轻男子看着朝着自己一头冲过来的江之寒,嘴角不由展开一丝冷笑。俗话说,不要脸的怕不要命的,拼命的人是最可怕的,譬如眼前这个家伙。但对于他这样训练有素的护卫,失去了理智的家伙虽然凶悍一些,但有时候反而更容易对付。他右掌竖起,已经瞄好了出手的部位,一下子应该可以把他砍晕过去。

今天的事情不是太妙,作为成仁手下第二号负责的人物,年轻男子有些心忧,对于身边歇斯底里的主子,暗地里也多少有些不满。但这个忽然莫名其妙闯进来的家伙,应该赶快解决掉,以免太多的节外生枝。

在他身后十几米处,成仁正从楼里走出来。看着血泊里的女子,他那么深的城府,也忍不住有一刻的失神。

年轻男子的手掌劈下去的时候,忽然发现对面的人有片刻的加速。就那么毫厘的差距,他的手掌虽然砍在他肩头,却被对方一头撞进怀里,肋骨处一阵剧痛,像被锤子击打过一样,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江之寒已经感觉不到肩头的疼痛,他两步就冲到了朋元涛的身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一拳打在他的胃上。

朋元涛惨叫一声,身子便倒了下去。

江之寒一只手抓住他,另一只手反复的击打他的肺,脾,和胃,最后是一个膝撞,狠狠的顶在他的下身。可怜朋元涛被电击了两次的下身,再遭重击,已经没了反应。他一张眼,已经疼的晕了过去。

不过是十几秒的功夫,第一个被江之寒摆脱的男子已经回过神来,反身冲过来,却被江之寒一脚就撂倒在地上。

是你这个混蛋吧?他大声问朋元涛,却没有回答。晕过去的人是没法回答问题的。

江之寒要的也不是回答,他扶着对方软绵绵的身体,又是一拳。

我要打死你……不,我要剐了你……他这样想着。

下一刻,便听到有人沉声叫道,别动!

江之寒一转头,看见一个熟悉的东西……

那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头,在十几步外,正对着自己,仿佛六年前那个场景的重现。

江之寒一激灵,脑子惊醒了几分,他一拽朋元涛,已经把他的身子挡在了自己前面,一只手捏住他的喉头。

※※※

成仁拿枪的手很稳。但他的心里何尝没有些慌乱。

他是个喜欢计划的人,但今天的事儿,从那个姓文的姑娘制服朋元涛开始,便一步接一步,俱在他的计划之外。

他不知道这个忽然开车闯进来的男子是谁,他很年轻,他开着一辆不错的车,他身手很好,他出手很残暴……但最让成仁忧心的是,他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这里?他和姓文的姑娘是什么样的关系?

替朋元涛擦屁股的事儿,成仁没有少干过,但逼得人跳楼,今天却是第一遭:那可能是一条人命啊!她死了么?是死了好处理还是活着更好?

成仁站在三楼的窗前,心里已经闪过很多的念头,怎么来处理这件事的善后。心里计划着,这已经超越了自己的职责和能力,要马上向岳夫人朋书记汇报才行。

江之寒冲向朋元涛的时候,成仁只是有些忧虑,却并没有担心。他有信心小官可以轻易的制服他,但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这个看起来莽撞而失去理智的家伙,居然是一个高手。

在江之寒暴打朋元涛的时候,成仁已经快速的确认,自己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把朋元涛从他手里救出来。于是,毫不犹豫的,他反身冲进了小屋,取出这把等闲不会用的手枪。

平举着枪,成仁沉声道:“放开朋先生,要不我就开枪了。”

江之寒一紧右手,“我和你打个赌,在你子弹飞过来的这段时间,我可以捏碎他的喉咙,你要不要试一试?”

成仁观察着他,年轻男子的眼里似乎有疯狂在燃烧。

他心里叹口气,淡淡的说:“不要冲动。放开朋先生,一切都可以商量。”

江之寒冷笑一声,“如果你不想你的朋先生有事儿,把你的枪扔过来。”

成仁盯着江之寒,说:“你知道……我不可能那么做!”

江之寒看过去,中年男人一身黑衣,眼神坚定,手一抖也不抖。他慢慢的把枪放下,揣在兜里,举起双手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诚意,说道:“我收起抢,你停止殴打朋先生。然后……你有什么要求,尽量提,什么都可以谈……”

江之寒冷笑一声,“真是好威风……你们朋书记,大概都还没到有带枪警卫的级别吧?”

成仁心里一凛,对方居然知道自己这边的底细。他知道了,似乎还有恃无恐?这一次的事儿,似乎朝着越来越糟糕的境地一步一步走去……

成仁见江之寒停止了殴打,脑子转了转,咬咬牙,手在背后做了个手势。看着十几步外的年轻男子,他温言道:“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

江之寒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误会?你倒说说,是怎么个误会法?”从狂暴里清醒过来,江之寒的心思在文楚的死和怎么处置手中这个家伙之间摇摆着,一时间混乱不堪,不知道路在哪里。

成仁试探着问:“请问……您来的意思是?”

江之寒回头瞥了一眼地上一动不动的女子,“你不知道?”

成仁叹口气,心里说,这是最糟的情况,他果然和那女子有些瓜葛,“您……认识文小姐?”

江之寒吸口气,点头说:“你来说说是什么样的误会把她从楼上推下来的?”理智慢慢的回到他身体上,但一下子还是理不清头绪。对面的男子揣着手枪,正在和他谈判——这是江之寒现在能唯一确定的事实。

在他身后,文楚正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