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23章 坠落

成仁听到了朋元涛第一声惨叫。但他知道那个人有些怪癖,心里犹豫了片刻,然后是第二声。

他耳朵竖了起来。下一刻,他已经站在那厚厚的木门外面,把耳朵贴了上去。好一会儿,似乎听不到什么动静。

心里权衡了好一阵,保护他的安全是自己的第一职责。虽然那个柔弱的女子应该不会构成任何威胁,但安全第一的思想终于还是占据了上风。成仁扭开从外面锁着的门,一眼看去,一下子惊呆了。

朋元涛像一只虾米一样,蜷缩着身子,正躺在地上,口里还发出些呻吟。他全身赤裸着,双手被反铐在身后,那个素净柔和的女子,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正蹲在他身边,剧烈的呕吐着。

听到开门的声音,那女子也顾不得脏,拿衣袖抹了一下嘴,举起手中的刀,尖叫道:“不准过来。”

成仁心里咯噔一跳,举起双手,很温和的说:“文小姐,不要冲动……有什么好好说。”

文楚悲愤的笑了笑,“有什么好好说?!”

她深吸一口气,“给我电话。”她刚才又确认了一下,手机没有信号。

成仁眼珠子难以察觉的转了转,“这个房间没有电话线,楼下就有……文小姐,一切好说,恐怕是有什么误会……”

文楚打断他,“你别过来!……”她手中小刀指着朋元涛的脖子。

朋元涛双手被铐在身后,但身子蜷缩着,剧痛还在那里,下体似乎失去了知觉。而比肉体疼痛更厉害的是心里的恐惧。

文楚左手紧握着江之寒送给她的据说是瑞士出产的最新最强力的微型高压防身电棒,右手捏着水果刀。今天上午出发的时候,她鬼使神差的把这个小玩艺放进包里,没想到却成了她救命的东西。

人在绝境中迸发的能量是很难想象的,但不可否认的是文楚的勇气和冷静。她用电棒击倒朋元涛,趁着他剧痛,把他双手反铐起来,并没有受到太多的抵抗。这一年,文楚跟着江之寒学了学打坐,锻炼也越发的多,并不像她看起来那么柔弱不堪。

但当她把朋元涛铐好,终于松了口气后,看着他丑陋的裸着的身体,一向素净爱清洁的文楚忽然忍不住呕吐起来。

强忍着心里的恶心,还有一丝恐惧,文楚打量着门口那个看着既像管家又像保镖的男子,脑子飞快的运转着。

她咬咬嘴唇,要求道:“给我电话,不要告诉我你们没有无绳电话。”

成仁说:“文小姐,这里的布置都是复古的,所有电话都是经典老式的那种,无绳电话真的没有。”

文楚说:“那就去买一个。”

成仁毫不犹豫的说:“没问题,我马上叫人去市区买。你恐怕需要等一等。”

文楚想到朋元涛刚才说给自己吃了药物,她似乎觉得脑子有一点昏沉,爆发以后手脚也有些无力。不敢肯定自己可以支撑多久保持神志清楚,但文楚清楚拖的越久对自己越不利。她咬咬牙,要求说:“替我准备一辆车……还有,三楼有电话的房间……把所有的门和窗都打开,所有的人都退到屋外去。否则……”她把刀抵在朋元涛的脖子上。

扬了扬另一只手中的电棒,文楚冷然道:“这个东西的能量很足的,再来两次……我不确定你的老板会不会断子绝孙!”

这一刻,她脸上满是坚毅和凛然。也许有一丝害怕,但掩藏的很好。成仁心里一跳,知道自己低估了这个女子。

他摊摊手,“不要冲动,文小姐。这些都好办。如果有什么误会,我们可以谈怎么补偿你,但请千万不要伤害朋先生。”

文楚冷笑一声,“补偿?!……去做我刚才说的事,现在!……”她把刀往前抵了抵,划出一道血痕。

成仁叫道:“别冲动,别冲动……我马上就去办。”

※※※

这是一个很奇异的场景。

一个裸体的男子走在前面,双手反铐着,佝偻着身子,像一只被打过的大虾。他身后的女子手里拿着把刀,和一个小小的电棒。

朋元涛双手不能动弹,文楚也不愿碰他的身子,便任由他丑恶的裸露着。虽然她心里有些呕吐的感觉,但离开这里的念头压倒了一切。不知道朋元涛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文楚真的感觉到自己握刀的手越来越没有力气,不知道还可以坚持多久。

没有人可以依靠,只能靠自己了,文楚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

从四楼往下走,文楚警惕的看了眼四周。所有的门和窗都按照她的要求打开着,目光所及之处,看不到一个人。

文楚让成仁给她准备车,心里却已经打好了主意,还是先给江之寒打个电话。只要能找到他,文楚毫不怀疑他可以把自己从这里救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绝望的时刻,那个男孩儿的笑脸忽然浮现在眼前,清晰可见……楚楚姐……

文楚似乎有一刻的失神。

这个时候,她和她的人质已经下了四楼的楼梯,到了三楼。

她命令朋元涛,“这边……”眼睛观察着侧后方,三楼走廊处第一个房间门大大的开着,能看到远处窗边桌子上的电话机。

话音刚落,一直萎靡不振的朋元涛忽然奋力的向前一挣。脱离了文楚的控制,他合身朝楼下滚去。顺着楼梯,像一个肉球一般,咕噜噜的往下滚。

文楚啊的叫出身来。

下一刻,她往下冲去,想要把他抓回来。

但朋元涛狠下了心,忍着剧痛,沿着楼梯往下滚。文楚追出去七八步,便看见那个中年男子已经出现在视野里。她略一估计,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在他之前抓住朋元涛。

似乎能听到内心的一声叹息,文楚转过身去,往三楼的房间冲去。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叫喊声,成仁已经一把扶住了朋元涛,正大声的发号施令。

文楚冲进房间,把门反锁了。

她伸手抓起电话机,心里想着,以那个朋公子的卑劣残暴,被自己伤了以后,不知道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今天想要从这里全身而退大概是没有指望了。但她还存着一丝念想,因为潜意识中那个小男孩儿是可以保护自己的人。

十秒钟后,话机从文楚的手中颓然的滑落……

信号被掐断了……

她看着窗外,林木葱郁,群山秀美,一切和她八年前来青州时似乎没有什么差别。

那时候,她还留着麻花辫。

那时候,她初遇那个他,博学多才,儒雅温柔,曾经以为她会是他永远的唯一。

那时候,青州还没有这么热,天似乎更蓝,日子单调却是那么充实……

※※※

砰的一声,房门被生生的踹开。

成仁好整以暇的走进屋来,微微摇了摇头,却发现那女子已经站在了窗边的桌子上。

他愣了愣,眼里闪过一丝异彩,很温和的说:“文小姐……有什么误会可以好好的谈,千万不要冲动……”

文楚俏立在窗边,仿佛一支清雅的百合。

她看着那个中年男子,心里忽然有闲情惊讶于他的城府。怎样的一个人,才能在一直助纣为虐的时候有着如此平和淡雅的表情?

站在那里,不知道怎的,文楚忽然想起江之寒同她讲过的往事:那个黑老大追杀他的时候,他从窗边一跃而下。当然,他有自己无法比拟的身手……

那以后呢?对了,还有那个叫林晓的女子。关于自己的情史,江之寒同别人讲过最多最完整的,大概就是当年的文老师如今的楚楚姐。

文楚嘴角抹过一丝笑。本以为这样的时候,很多亲人很多场景都会掠过眼前,但那些记忆似乎都被掐断了,只剩下这一个片段。

她忍不住想,小家伙,最终的最终,你到底会选择谁呢?回过神来,却为自己这一番闲心感到些许的可笑。

成仁缓缓的走向文楚,嘴里说:“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不要冲动。”

仿佛配合着他的话,楼下传来朋元涛嘶哑的叫嚣,“所有人都去,去轮了那个婊子,去……快他妈的去……XXX”

成仁脸色微微一变,便回复了温和的模样。

他微笑说:“朋先生有时候脾气爆一点,说的话别太当真……”

文楚忽然开口问他:“为这样的人工作,拿的钱……你不亏心么?”

成仁似乎没想到文楚还有兴致同他讨论这个。叹口气,他说:“唉……这个世道,挣钱养家不容易啊。”不动声色的,已经到了离文楚三五步的地方。

文楚说,“是啊,是挺不容易的。卖了自己的良心,相比起来倒是容易的多。”

成仁摇头苦笑,“人和人不同,不理解也很正常。”说话的功夫,文楚已经在他快触及的地方。

文楚温柔一笑:“狗再聪明,也不能理解人是怎么想的。反之亦然……”

转过身,她纵身一跳。

成仁两步冲到窗前,往下看,只看见那风中落下的躯体,仿佛是一个曼妙的精灵,又或是夏日里一朵凋零的璀璨的花儿。

这一刻,这个被骂作狗的男子,脸上并没有愤恨或者恼怒。他的眼光追随着那身体,直到她和地面碰撞的瞬间。扬起头来,中年男子的脸上似乎剥掉了常年的面具,显出丝悲哀和自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