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22章 绝地

朋元涛好整以暇的站起身来,“我最喜欢的,就是用别人最擅长的去击败他。以汝之长,还施汝身……电脑,互联网,啧啧,都是高科技中的高科技哦。你是搞研究的,我便让你败在你最厉害的地方……你还有什么话说么?”

女孩儿软软的靠在沙发背上,仿佛喃喃的在自言自语,“你……你折腾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朋元涛说:“为了征服你啊……”

文楚看着他,“我们不过见过几面……比我漂亮的女孩儿比比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她不甘心的提问。

朋元涛走到她身前,认真的看着她,好像在欣赏一副杰作。

他说:“好吧……我不给你说清楚,你心里一定不甘心,是不是?”抬头看着天花板,他接着说道:“姓陈的家伙想拍我的马屁,他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什么。开始呢,其实他想要给我引见的是你们公司另外一个女人,叫做袁媛。他给我看过照片,长的不赖。不过老实说,她那个水准的,别人没见过几个,我还是见过不少的。”

朋元涛说:“不曾想,她忽然跑到国外去,好久都不回来。不过他已经答应过你们,所以我就勉为其难去了一次。”

看着文楚,朋元涛轻声说:“比你漂亮的,我见的多了……但你很特别……有一种味道,像清水一样,柔顺平和,不造作,也不缺乏知识品味。我在饭桌上观察你,然后又找了人去调查过你。据说好些年前,你有个男朋友,后来喜欢上了领导的女儿把你抛弃了。从那以后,你身边就没有男朋友,是真的吗?”

文楚目光空洞,没有答他的话。

朋元涛说:“调查的结果,和我观察的你很一致:带着些清高,有点书生气,不那么爱慕虚荣。很好,非常的好!……你知道,我上过的女人太多了。不管多么漂亮,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不过是待价而沽罢了。这样的女人见多了,其实很是乏味,就像同样的饭菜吃了一遍又一遍,就算是鲍参鱼肚,到后来也都厌烦了。只有俗的不能再俗的人,才会把一群一样的女人一个接一个的把过去,还以为自己很厉害……”

他叹口气,“你们做研究搞科学的人不是讲攀登新的高峰吗?对我也是一样的……女人,就是我的事业,要去攀登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山峰,去征服一个又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最让人血脉沸腾的不是你得到了她,而是那个过程,充满了新鲜,充满了不确定,充满了……成就感!”

文楚无力的说:“你的成就感,来源于这么卑劣的手段?”

朋元涛摇摇头,“卑劣?!……你搞错了,我并不是要找女朋友,我没有找谁当女朋友的意愿。我只是要找个女人来征服而已……我给一个女人钱,她便答应了。那手段就不卑劣了?”

文楚说:“那毕竟是她自愿的。”

朋元涛摇头,“这话就说的傻了……我也是Offer了你任何条件,你不是一口拒绝了我?呵呵,如果你一口答应了,我恐怕就后悔,你不过和那些女人本质是一个样儿的。如果那样的话,多半我就不想和你交易,让你走了……”他似乎在玩一场心理战,要让悔恨和无力统治这个女子。

文楚看着他,“你成天挂在嘴边那些艺术啊,美学啊,看看你做的,这样的事儿真的能让你感到开心,感到成……就……感?你不觉得很卑鄙很无耻很……?”

朋元涛呵呵一笑,“你却是越说越傻了……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由道德统治的。道德不过是统治者的工具罢了,千万不要那那些东西来衡量自己。这个世界,是由实力来说话的。你看看我,一生到这个世上,就不缺任何吃的穿的,投怀送抱的女人,阿谀奉承的男人,像苍蝇一样多。那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但你过的久了,会知道是多么的乏味,会发现所有那些人都面目可憎,言语乏味。生活太无聊,必须要努力去找些乐趣,才能勉强过下去呀……”

文楚轻轻哼了一声,“这就是你的乐趣?”

朋元涛说:“我也想像达芬奇,莫内,或者是肖邦那样创作些不朽的东西,让它们千古传颂,呵呵,那一定是充满了成就感和乐趣。不过,我有自知之明,并没有那样的天赋。至于说做个什么总裁,开个什么公司,那不过是多赚少赚几毛钱的区别,是多么的无趣又庸俗。所以,总要找些法子来让自己感到自己是特别的那一个吧?像那你们女人,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是个例外,买个名牌的手袋,或是给她一套钻石的首饰,便觉得拥有了世界,感到了自己的存在感,或者是在朋友世人面前有了些优越感。你看,每个人都在找那种存在感,找那种我比大多数我身边的人过得好的优越感,这就是大多数人类生活的最大动力。对我来说呢,这是不存在的,我一早就知道,我的阶层和你们不在一个面上。所以呢,要找那种存在感就困难了百倍。我必须得找一样东西,可以反复的去证明。”

他嘟嘟嘴,“才开始的时候呢,我喜欢找美女,然后呢,是明星。让那些在银屏上看起来高不可攀的女子投怀送抱,真的,有一种很大的满足感。其实,你上过就知道,她们更高贵么?更漂亮么?她们的X更值钱么?……狗屁,其实都是一样的,不过是因为名声和工作,在身体外多了圈光环而已。但那光环,就是所有人穷其一生去追求的东西。女人追求那种光环,男人制造然后追求征服那光环,然后每个人都找到了目的性,都自以为过的很棒很开心……”

他说:“不过你把过几个,那种光环,那种新鲜感,那种成就感慢慢的就消散了。我需要找些别的,真正不同的东西……”

看着文楚,他说:“你就是……而且,你没有让我失望哦……楚楚姑娘,通常来说我是不喜欢玩什么强迫的游戏的。不过呢,你让男人有很强的欲望,想要强迫你,你知道吗?”

他深深吸口气,脸色不正常的泛红。

走到窗边,他把窗户拉上,用遥控器开了暖气,又按了下按钮,窗帘自动的合起来。

朋元涛呵呵笑笑,“我可不是变态,不想被人看到了。”

他转身进了旁边的小卧室,几分钟后走出来,看见文楚窝在单人沙发里,一动也没动,好像已经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和逃跑的欲望,心里很是满意。

走到文楚身边,朋元涛蹲下来,“你知不知道,我好久没像今天一样有所期待了……期待很多新的体验。不如就在这里?……”

文楚有些呆滞的抬眼看他,眼里似乎已失去了神采,只有灰色的绝望。

朋元涛咧嘴一笑,把手里的一堆物件丢在旁边的长沙发上。文楚眼睛看过去,却是一个手铐,一条皮带,和一堆她不认识的小东西。

看着她疑惑的眼神,朋元涛的眼光更加灼热起来,“别怕,那手铐虽然铐的很牢,却不会留下印迹,一点儿都不疼的……”

文楚的眼神从空洞变成恐惧,这是一个真正变态的家伙……

朋元涛伸出手,轻轻的托起她的下颚,“你……还在犹豫等会儿要不要拼死反抗吧?”

文楚咬着下唇,渗出些血丝,却丝毫没有感觉。

朋元涛咧嘴一笑,“我极为不喜欢那些野蛮的搏斗,征服应该是更高层面上的,你知不知道?所以呢,刚才我给你喝的茶里,有欧洲买回来的最新最新的一个小东西。你感觉到了吗?你手脚沉沉的,会越来越无力,就像刚跋涉了七八天,或者是做了几个小时剧烈的活动,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但你的感觉会愈发敏锐,所有的快乐都能放大,都能清晰的感到……”

条件反射般的,文楚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好像他并不是在讹自己,手掌软绵绵的,似乎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下一刻,她惊恐的发现,这个男人居然伸手脱起他自己的衣服。

他把衣服慢慢的脱光了,然后走过去拿着那个手铐,朝文楚走来。

他脸上带着些笑,往下看,那丑恶的东西居然已经直挺挺的挺立起来。

文楚两只手都放在自己的身后,张着嘴,像垂死的鱼在呼吸最后那两口气。

朋元涛走到近前,居高临下的站在文楚面前,把手铐扔到沙发上,语气出奇温柔的说:“来,楚楚……让我把你铐起来。你乖乖的,说不定我开心了答应你的条件一样都不会少。”

终于,泪水从女子的脸上滑落下来。

她哽咽道:“求求你……不要……”

朋元涛很开心的笑,“你拿什么求我?”

文楚抽泣说:“我……我可以把我的公司都给你。”

朋元涛又走近了一步,“哦……可惜啊,我不差钱。你还有什么可以Offer的吗?”

他似乎极为享受这个哀求的过程,居高临下的站在坐着的女子身前,他那丑恶的家伙挺的更高。

下一刻,女子的手从身后伸出来。她手里握着个圆棒一样的家伙,直直的挥向离她不过几十公分的朋少爷传宗接代的家伙。

似乎有一道蓝光闪过,接着的是一声撕裂的惨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