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20章 陷阱

小楼外面看起来也不过普通,走进来才能发现它装修的奢华,是一种不那么张扬的带着些历史的奢华。

中年男子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眼角的余光打量着侧后方的女子。她看起来不像快三十岁的人,倒像是个大二大三的学生:整齐乌黑的刘海,白皙柔顺的肌肤,完全的不施粉黛,更衬得黑发白肤,说不出的清雅和柔和。女子有一双沉静的漂亮的眼,但她的注意力丝毫不在这豪华别墅的装修上。微微皱着眉头,她似乎正在想一个难解的题目。

一路走到四楼,中年男子轻轻的敲门,听到有人说进来吧,他侧身推开门,向文楚十五度鞠躬微笑,“文小姐,请……”

文楚掠了掠耳边的短发,走进屋里,却是一个极宽敞的客厅。斜对着门的猩红色沙发上,坐着的正是那个脸色苍白的男子——朋元涛。

朋元涛坐在沙发上,没有要起身的样子。像是招呼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他挥挥手,很随意的说:“坐……”

文楚看了一眼,犹豫了大概半秒钟,走过去,坐在他侧面的单人沙发上。

中年男子站在门口,很恭敬的问:“朋先生,还需要什么吗?”

朋元涛说:“茶和酒我都叫人备好了,让他们端上来就好。”

中年男子说:“好的……有什么事,我就在楼下……”后退着出了房门,把门轻轻的掩上。

文楚坐在沙发上,开门见山的问:“朋先生,闫教授呢?”

朋元涛做了个怪相,“闫教授?……呵呵……应该快到了吧……”

文楚抿抿嘴,强忍着没有皱眉头,朋元涛这个表情在她看来有些过于轻浮。

她坐直了身子,轻声问:“听闫教授说,今天要谈签约的事儿……怎么……不见电信那边的领导?”

说话的功夫,茶和酒都端了上来。

朋元涛摊摊手,“来,先润润喉咙,再慢慢谈也不迟。”

文楚谢了,端起一杯茶,浅浅的饮了一口。味道醇正,香而不腻,是上等的好茶。

朋元涛看着她舒展的眉头,点了点头,“看的出来是会品茶的人……”

文楚放下茶杯,温婉的笑笑,“说不上会品茶……不过这茶香而不腻,味道很正,外行人也能尝出是一等一的好茶。”

朋元涛不同意的摇头,“会品茶的人不多啊……女生懂的,更是凤毛麟角。”

文楚微微一笑,算是谢过他的恭维。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或是干点什么,文楚有些掩饰的又端起茶杯,隔着冒出的热气,她略略偏过头,看窗外的风景。春天转眼间已在身后,夏日的骄阳正挂在当空。不过在这树木掩映的别墅里,虽然开着窗,也感觉不到太多的热气。

一回头,文楚不经意的捕捉到朋元涛的眼神:有几分炙热,看着她的时候仿佛……对了,仿佛是在看一头美丽的猎物。他的脸色仔细看去,比平时红润了几分,脸上表情很是丰富,倒少了平日那几分故作深沉,多了几分傲慢和轻浮。

也许是出于本能,文楚的心跳了一下,她从包里掏出手机,说:“我给闫教授办公室打个电话,催催他……”

朋元涛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哇……这个手机很新款呢……在香港买的吧?”他笑着说:“你不用试了,我这里没有信号。我用无数款手机试过,结果总是一样……”

※※※

文楚看了看手机,把它放回包里,琢磨着说点儿什么,“听陈局长说,朋先生您帮忙联系电信那边的人,帮了很多的忙,真是非常的感谢。”她微笑道:“闫教授一向是很守时的,今天一定是遇到堵车了……”

对于和这个男子单独坐在这里,文楚心里开始有一丝不安浮上来,但她的理智告诉自己说,别瞎猜疑了,能有什么事儿?

带着几分漫不经心,朋元涛玩着手里的一个小球一样的东西,他说:“其实啊……你们这个事儿,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你们去找董局长,解决不了问题,更别说是下面这帮跑腿的人。请他们吃饭,请多少都是肉包子打狗,没有前途的……”

他垂着眼,似乎并没有在看文楚,“这个事儿呢,我找人了解了一下,真正能拍板的是老路。他一句话,试用期都不用,直接交钱签合同……他们不差那么点儿钱……”

朋元涛笑笑,“老路呢,我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

文楚见他恰当好处的停住嘴,当然知道他等待的是什么。斟酌了一下措辞,说道:“虽然不能摆在台面上,但行业里的规矩,介绍人能拿8到15个百分点的利润。朋先生帮成这么大的一个忙的话,我们……可以拿出20个百分点的利润……”

朋元涛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指了指文楚,好像听到世间最好笑的事情,蜷缩在沙发里,笑个不停。

文楚面容平静的看着他,等他好不容易收住笑声,才说:“这点钱在您眼里一定不是大数目,但这是规矩嘛,也表示我们的谢意……”

朋元涛见文楚并不恼怒,也不尴尬,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他耸耸肩,说:“看见楼下那辆红色跑车了吧……我都不知道,你们整个项目的利润,够不够我买两个车轱辘!”

文楚看着他,“这个世上再贵的车,我想您拿到的报酬也够买四个车轱辘了……”

朋元涛扬扬眉毛,收住笑,说:“其他人一定看不出来,你其实是个很有趣很有趣的女人……”

文楚心里的不安愈发的积累,她很不喜欢对方今天的措辞。虽然表面上还能保持镇定,她已能感到心跳越来越快。她站起身,说:“您这里有电话吗?……我看我还是打一个催催闫教授比较好,总等着也不是个办法。”在内心深处,她隐隐的恐惧着,没有人,包括闫教授,包括电信的人,会在此时此地出现了。

朋元涛摆摆手,说:“他来不来,和我们谈不谈的成完全没有关系,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饶有趣味的审视着站着的女子,他说:“你还没问我……我帮忙的条件是什么呢?”

文楚深深的看他一眼,半晌,问道:“请问?……”

朋元涛说:“前两天吃饭的时候谈到希腊,其实我下个月就要过去呆半个月,正好缺一个人陪我。”

文楚心跳了一下,心里有几分恼怒,但隐隐的,恐惧似乎压倒了恼怒。

她摇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朋元涛笑笑,“这样就没有意思了哦……”

文楚定定神,说:“如果你的意思是……我下个星期就要去拉斯维加斯参加一个工业展览,却是没有时间去欧洲的。”

朋元涛耸耸肩,“我看你是个明白人,咱们也别揣着明白装糊涂。老实说,你这个东西呢,别说江南省,就是京城,还有南方五省,我去找找人,帮你谈下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至于说你说的提成,哈哈……”他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是什么,水嘛……钱是什么,纸嘛……只有没钱的人才把钱看的那么重。对于我来说,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我看重的东西很纯粹也很简单,杯中美酒,窗外美景,屋里佳人……你考虑考虑?”

文楚笑了笑,压住胸中的怒火,她尽可能平静的说:“去希腊这么好的地方,朋先生一定能找到很多愿意和你一起去的人。很抱歉,我还有工作要做。”说着话,站起身来。

朋元涛撇撇嘴,“想去的人当然不缺,却不是我想要的。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我这个人有个特点,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拿到。”

文楚收起笑容,“就如您说的那样,钱嘛纸嘛,我虽然钱不多,也够用了,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所以……看来我们是没有什么好谈的。”尽量保持着正常的步子,往门口走去。

在她身后,朋元涛看着她的背影,等她走到门口,忽然拍起掌来。

文楚不为所动,伸手去拉门,却是拉不开,在外面锁住了。

她回过头,神色冷然,“这是什么意思?”

朋元涛自顾自的又拍了两下掌,说:“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要是你一口答应了,或者哪怕稍微犹豫一下,我可就要大大的失望了……”

文楚看着他,“请把门打开。”声音难得的高了八度。

朋元涛摊摊手,“你也知道,这样是不会有结果的。我这里安静的很……坐下来,我们继续谈一谈……”

文楚定定的看了他好久,走回来,端坐在单人沙发上,面色严肃,并不说话。

朋元涛不以为意的说:“对嘛……这样才好。我虽然少做生意,但我妈我外公都是做了一辈子生意的人。你们做生意的人,什么都可以谈,对不对?没有什么不可以谈不可以妥协的……”

文楚脑子飞快的运转着,想要揣摩他的最终意图。控制不住的,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小腿肌肉略微有些不受控制的抖动着。

就好比一个普通的阳光明媚的早晨,你走出门,期待着的不过是例行公事的又一天。忽然间,雷电交加,你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陷阱里,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厄运似乎从天而降,莫名其妙的很不真实。

他想要干什么?他又能干什么?

我该怎么做呢?

文楚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却似乎只能触及这些问题的表层,没法深入的思考,更难形成一个应对的计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