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19章 约谈

文楚和闫教授开发的这套系统,和江南省电信局谈合作已经断断续续谈了快半年。方圆通讯这边做出了很大的让步,提出免费的局部安装培训和半年的测试期技术支持,但始终拿不下来合同。

文楚对这个合同特别的重视,有一部分原因来自闫教授。整个系统的主体开发,闫教授两年就完成了架构。由于新技术新设备的出现,现在的系统在原有架构上增加了不少新的功能,这一部分文楚自己做了很多的贡献。在文楚和江南省电信谈这个合同的同时,临近的沪宁市采买了一套类似的系统。而那套系统的所谓开发者,其实是青大出去的一个教授,他那套东西基本上算是抄袭闫教授的。这里面的经脉,文楚在青大呆了这么些年,从前到后知道的很清楚。但那个姓黄的教授,有学生给他取外号叫“黄下流”教授,强在长袖善舞,所以能在沪宁市拿下合同。而如今的国内,知识产权的保护,基本还停留在嘴唇上,要追究他抄袭的责任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文楚深知手里这套完善后的产品,比黄下流教授卖给沪宁电信的东西要成熟可靠很多倍,所以她特别的想要拿下这个合同,也是因为心里有那么一股不平之气。

江之寒的关系,在这个方面没什么人脉。他在青州和宁州都找人大概谈过,有次一起吃饭江之寒看文楚很难得的对这件事无比的执着,便提出来找王中慧问问,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文楚听江之寒说起过三新那一档子事儿,也知道他并不想欠下太多的人情,当时便回绝了他。文楚说,我自己再去跑跑,能成则成,成不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说起来,她更多的是想要满足一下她极为尊敬,一直带她的闫教授的夙愿。

这段时间,袁媛还远在欧洲疗她的情伤,销售谈判这一块儿都落在文楚身上。袁媛的一个关系,青州局的副局长,姓陈,上上个月打电话给文楚,说他找到一个很得力的关系人,约她出去谈一谈。

就在那天的晚宴上,文楚第一次见到那个脸色有些苍白,神情很是倨傲的年轻男子。那人的姓很少见,是朋友的朋。桌上一帮人都叫他“朋少”,很有些把他捧在中心的味道。陈副局长私下对文楚说,这个朋公子关系很过硬,如果他肯帮忙,拿下合同应该是小菜一碟。

那天晚上,文楚出于礼节,勉力多喝了些酒,脸红的像苹果一样。饭后大家说要跳舞,她很坚决的拒绝了,说身体不太舒服,硬是告辞先回了家。

过了一周,陈副局长来找文楚,就在校外不远处一起喝咖啡。陈副局长说,朋公子家里显贵,父亲是政坛要员,母亲家族是商界的名流,所以活的一向潇洒,对权和钱都不太看在眼里。他又说,朋公子对朋友极其厚道,如果能成为他的朋友,帮忙什么的从不计较报酬。

在文楚的印象里,那晚上姓朋的年轻人虽然被时刻捧着,却是话很少的一个,也没和她说过太多的话。她直截了当的问陈副局长,找她来有什么事情。陈副局长笑道,周末晚上朋公子家有个舞会,正是增进了解培养感情的好机会,所以来邀请她参加。

文楚愣了愣,还是很干脆的拒绝了,说自己不会跳舞,而且周末有个很重要的约会,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陈副局长脸上的笑容很猥琐,让她感到有些恶心。陈副局长临走的时候说,他是替朋公子邀请文楚的,如果这样拒绝不给面子,这以后的谈判就恐怕没什么希望。他又说,因为袁媛是小顾介绍的关系,他才这么热心的跑前跑后,并不索取任何报酬。这个朋公子的家世前景,比起小顾,一点儿都不差,在这边的政商关系更是来的深厚宽泛很多。

陈副局长的话倒是提醒了文楚,周末和江之寒一起喝茶的时候,她大概把事情提了一提,有些自己臆测的东西,她没有多讲。江之寒听了,当时就给小顾打了个电话,却是没有人接。过了两天,江之寒打电话给文楚,说已经让小顾去打招呼,对方的人要想谈生意就正儿八经的谈,不要有事没事来骚扰她。他又吩咐文楚说,觉得应酬麻烦,就不要自己去。如果方圆人手不够,他从汉港青州公司市场部给她拨两个人过去。

接到江之寒电话后那个星期,文楚接到陈副局长的电话,谈判重新启动了。

这一次,双方坐下来正儿八经的谈了些细节,还头一遭的仔细观看了闫教授和文楚主导的系统演示。闫教授很有些兴奋,文楚心里也很高兴。她想着,这大概是江之寒托小顾去打过招呼的结果。

谈合同的间隙,免不了又一起吃过几次饭,文楚总是叫上方圆的市场经理,和江之寒临时从汉港调拨给她的一个公关部的女孩儿,有时候闫教授也在座。有两天,那个姓朋的年轻人也在场。文楚很快就发现,朋少爷不喜欢在饭桌上谈生意,而是喜欢谈些很形而上的话题,比如希腊文明对西方文明的影响啊,或者是海权对西方文明进化的作用啊之类的。说起这些话题,一整桌的人能搭上话的还就看文楚。闫教授虽然学问高深,对这些东西却一向不感兴趣。

文楚是一个很喜欢安静的人,安静的时候读书是她第一大爱好。即使是喜欢看各种各样杂书的林墨,和喜欢高谈阔论的江之寒遇上她,也通常翘起大拇指夸一句学识渊博。对于欧洲文明历史什么的,文楚没有什么高深的研究,但到底能说上几句。她并不排斥这样的话题和闲聊,但朋少爷给她留下的印象不能说是高雅,更多的好像只是卖弄。扪心自问,文楚觉得,大概是朋少爷周围的这群平时呼风唤雨高昂着头的大老爷们对他一味的奉承,让自己感到很不舒服,留下来很不好的第一印象。

有一次晚餐,朋元涛难得的直接提到,朋友在翠湖边才开了个陶吧,不如吃完饭一起去转转。文楚笑了笑,礼貌但坚决的说了不。她现在恪守的原则是,中餐晚餐之外的应酬一律不参加。

在内心深处,文楚从来没有想过朋元涛会对她有任何的兴趣。摆明了这个脸色苍白的年轻男子家世极好,围绕在身边的漂亮女生一定不少。文楚从来以为自己不过是中等的长相,相貌上没什么特别的吸引力。

更多的时候,她觉得这个男子似乎有种极强的不安全感,需要一直采用某种方式企图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老实说,她有时候觉得这还蛮好笑的。

※※※

昨天傍晚,文楚收到一封闫教授给她的电子邮件,告诉她明天约好了上午去谈合作,听对方的意思好像有签订意向协议的倾向。文楚知道闫教授前几天都在外地出差,闫教授在信里说,他晚上回青州,第二天上午直接从家里打车去那边,让文楚不用联系他,到了地点会合就好。

文楚不太清楚需要带什么材料去,还是口头上说好了回头交给下面的人走程序就好。晚上的时候,她大概又整理了一番和产品相关的资料,写了几份备注。早上去了公司,让秘书替自己复印了两份,处理了一下邮件,忽然想起前天和吴茵通电话的时候提到江之寒从中州回来好一阵了,最近心情不是太好,便写了封信给他和吴茵,约一起吃饭。

处理完一切,文楚把文件放进文件夹里,稍稍对着小镜子整理了下头发,又打开随身带的小包,把里面放着的几张发票都拿了出来,打开抽屉,扔到里面去。

要关上抽屉的时候,她看到里面放着的江之寒从香港给她带回来的一个小东西。鬼使神差的,文楚一把抓起它,塞到了自己的包里。

※※※

十点钟,文楚出了方圆的大门。公司现在只有一辆雷克萨斯作商务车,今天上午去机场接客户去了。她招手叫了辆出租,从包里拿出抄了地址的纸条,讲给司机听。司机眉花眼笑的,又是一个长途,今天的运气真是不错。操着本地的方言,司机笑着说,小姐,今天天气莫诺诺好的哟,你去那里风景也是莫诺诺的好。

十点四十五,文楚付过钱,下了车。抬头看去,在林木环绕之间,有一栋四层楼的洋房,看起来更像是私宅,而不是公司的办公楼。

她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想去拿包里手机,是前不久江之寒送给她的。转念一想,闫教授并没有手机,她只知道他办公室的电话。

正站在路边犹豫的功夫,有个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推开门径直走了出来。

“文小姐,是吧?”他很得体的微笑,有五分像电影里的英国老管家,又有五分像电视剧里穿着黑衣的权贵保镖。

文楚点头。

男子说:“等您好一阵了,请跟我来……”。

他转过头,自顾走在前面。在文楚看不到的地方,他略微皱了下眉头,又难以察觉的摇了摇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