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18章 蹊跷

白冰燕在去年夏天的去世,让江之寒感到更多的是懊悔和沮丧。他也很难过,但那难过更多的来自爱屋及乌。杨老爷子的去世,发生的很突然,但对于江之寒更多的像是一记慢性的打击:有一种空虚感,一种失落感,和无力感,长久的横亘在那里。

能感受到他情绪变化的,头一个当然是枕边人。

虽然工作繁忙,还要为家里的事情奔波,吴茵还是连着安排了两个周末,叫上林墨,搞了一次聚餐,又一起去云山野营了一次。她不指望能很快的扭转江之寒的情绪,只是希望自己的努力能有一点点的帮助。

※※※

野营回来,吴茵提醒江之寒说,他回青州半个月,钟老那边打电话来问过,听说杨老爷子去世,又是震惊又是难过。由于每周都陪钟伯伯打拳,江之寒这两年和他越发熟悉,连带着吴茵后来也认识了他,一起吃过饭,还去他的家里拜访过好些次。钟伯伯和他夫人对吴茵印象很好,钟伯母还单独邀请吴茵去她家玩过,和她一起去逛商场市场更是常事儿。钟老住在离翠湖很近很近的一处平房,家里陈设算不上奢侈,但那屋的地理位置却是好的不能再好。

吴茵这么一说,江之寒才想起,老爷子还有一封信是留给钟伯伯的。江之寒很好奇,老爷子没有留一个字给二师兄和自己,居然事先准备了一封信给钟伯伯,看来他们两位的交情确实很深。

隔天给钟家打过电话,江之寒约好了第二天早上一起打拳,顺便把东西交给他。

早上去了那公园,左等右等却是没有人来。过了好一阵,才接到钟老妻子打来的电话,说他清晨在屋里滑了一跤,好像扭着了腰,刚从医院回来,还好伤的不算重。

放下手机,江之寒看看时间还早。耐心的等到大商场开门,进去买了些营养品,便开了车往钟家赶去。

敲开门,见钟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肯去床上躺着。

听到江之寒问候,他摆摆手,“人老了,扭下腰不是什么大事儿……说起来我也是天天锻炼的人,哪有这么脆弱!”不等江之寒回话,他叹口气,又说:“倒是老杨……唉……谁又想的到?他那身体,按理说是要再活三五十年的。”

江之寒抿抿嘴,在沙发上坐下来,把礼物递给小保姆,从怀里掏出那封信,双手递过去,“钟伯伯,这是老爷子留给你的信……”

钟老接过去,也不避他,当场就拆开,戴上老花眼镜,仔细的看起来。

半晌,他抬头看了江之寒一眼。又埋下头去,仔细的一字一句的看信。

良久,他微微摇头,把信仔细叠好,塞回到信封里,招手叫来家里的小保姆,“把这封信放在我书房的桌子上……”

取下老花眼镜,钟老揉了揉眼,转头对江之寒说:“不是做和尚做道士,才是跳出红尘中。真正的隐者,是像你师父这样的人啊……跳出红尘中……跳出红尘中……”他喃喃的念叨了两句,摇了摇头,又似乎点了点头。

江之寒坐在他身边,有些呆呆的看着窗户外的树,没有说话。

把老花眼镜递给江之寒,示意他放到旁边的柜子上,钟老说:“难得你有空今天来一趟,就留下来陪我聊聊天。吃了中饭,再帮我装下电脑。对了,有人帮我装了一个拨号上网。这是个新鲜玩意儿,我也来与时俱进一下,你下午有空的话,给老头子上上课。”

※※※

据江之寒所知,青州这时候似乎还没有向民众开放的拨号上网业务,但不管怎么说,钟老家里确实是有了。他花了些时间,替电脑装了些常用的软件,调试好上网的功能,把最简单的步骤讲给老头子听,又写下来,很传统的写在一张纸上,下次忘了怎么做可以查找Step-by-step的操作程序。

钟老家中饭吃的早,吃完饭弄完一切,看看表才一点十分。

江之寒笑说:“钟伯伯,你这里速度很快啊,我们学校的网络,连到外面好像也就这速度哦……”习惯性的点开自己邮箱的页面,输了用户名和密码,进去看看。

一眼扫过,多是些垃圾邮件,中间有一封是文楚的。江之寒随手点开,里面简短的写着:

之寒,

听说你回青州了。

我今天上午约好了和闫教授一起去见那个小顾介绍的关系。不知道是不是小顾他们去打了招呼,对方好像有签合同的意思,约我们去他住处谈。

如果你有空的话,晚上一起吃饭好吗?我给吴茵打过电话,她说没问题。回头再联系。

对了,下午两点以后,打我办公室的电话能找到我……

文楚

江之寒登录出来,对钟老说:“钟伯伯,上网或者用电脑写东西管理账户什么的,其实就是熟能生巧。多用用就好……我那边办公室有几本入门的书,过两天我给你带两本过来。”心里想,钟老还真是个与时俱进的,这个年代,会电脑网络的他这一代的人可是稀罕的紧。

正说话的功夫,江之寒的手机振动起来。他抱歉的笑笑,拿起电话,却是闫教授。

闫教授说:“小江,你明天有没有空啊?到我这里坐坐,我有事儿和你说。”

江之寒说:“哦,没问题。对了,闫教授,你今天上午和文楚姐去和那边的人谈,谈的怎么样?有进展吗?”

闫教授说:“谈什么?……我今天上午没有和小文在一起呀!”

江之寒说:“可是……我刚看到她的电子邮件,说对方邀请你们两个去他住处谈……”

闫教授说:“你弄错日子了吧……我这些天都在外地出差,要今晚才能回青州。”

江之寒说:“这样啊……那我明天三点半到你办公室,行吗?”

说好事情,放下电话,江之寒皱眉想了想,登录进了自己的邮箱,仔细看了看那封邮件的时间:今天早晨九点钟发的。

他拿出手机,给文楚的办公室拨过去,没人接。江之寒想了想,又拨了方圆通讯的前台,接电话的小姐认识江之寒,“江总,文总好像是十点钟出门的,没有说去哪里……我去帮你问问她的秘书?”

江之寒坐在电脑椅上,心里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他眯着眼,仔细的琢磨了一通,拿出手机,又拨了闫教授的电话。

“闫教授,我问一下,你们这次是和谁在谈?我怎么听文楚姐提起,对方有人好像提过些不太礼貌的要求?”

闫教授说:“这个事,小文没有仔细和我说过,不过好像是听她大概提起过一次,她很是生气。我当时就说了,这套系统,我也做出来有些日子了,卖不出去就算了,也不靠着它吃饭。不过,后来小文说你找人去打过招呼,对方态度变化很大……”

江之寒打断他的啰嗦,“闫教授,那边的人是什么来头?”

闫教授说:“有几次是小文一个人去的……我和她一起去过三次……还是四次,本来以为对方会问些技术方面的事,结果几乎一句都没有提。”

江之寒问:“叫什么名字?”

闫教授说:“好像有一个付经理,有一个罗处长,有一个姓陈的副局长,……对了,有两次有一个年轻人,看起来很有些傲慢,不过那个罗处长说,他是真正能拍板儿的。”

江之寒心里一跳,“他叫什么名字?”

闫教授沉吟道:“名字不太记得了……嗯,不过他的姓很特别,是朋,朋友的朋。”

江之寒脱口而出,“朋元涛?!”

闫教授说:“好像是的……那个年轻人,血色不好,脸色白的很。”话未说完,那边已经被挂断了。

朋元涛?那个傲慢的,喜欢美食美景美人的朋公子?

江之寒觉得背上似乎有股寒气,慢慢的从下往上冒,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手机忽然振动起来,他手抖了抖,连忙拿到耳边。

文楚的秘书小徐说:“江总,我是小徐。文总今早说她上午有个商务会谈,大概到下午才会结束。”

江之寒问:“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小徐说:“她没有说……她自己打车去的,说是到了那边和闫教授会合。”

江之寒心里又跳了一跳。

放下电话,他站起身来,告辞说:“钟伯伯,我有急事要先走一下。”

钟伯伯看着他,“小江,什么事?你怎么看起来脸色这么白?”

江之寒微微摇头,“我……希望我是杞人忧天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