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17章 身后事

老爷子走的太突然,一句话也没有留下。但也许是预感了自己的离去,关于身后事,他还是作了很详尽的安排。

杨家拳的所谓下一代门主,他交给了在春城的师父亲族的后代,算是了却了一桩历史的纠结。但这十几二十年他呕心沥血想要完成的杨家拳的简易推广拳谱,虽然并没有最后完成,他还是留下来一份,几个徒弟人手一份。他寄望于资质最高的三徒弟能把他未完成的部分继续做下去。但如何真正的推广,在专业之外,他嘱咐江之寒的三师兄找江之寒协助帮忙。

这些年的储蓄,包括江之寒帮他赚的那些钱,杨老爷子分成了两份。七成捐给了江之寒的贫困教育基金,两成留给了二徒弟和三徒弟,家境相对最差的关山河拿到了大份儿。剩下一点则是留给了春城那边的人。江之寒对春城那边的家伙抱有敌意,葬礼的时候只来了三个人,还匆匆的就走了,全不念老爷子对他们的慷慨和善意。也许是听过老爷子的故事,他心里一直觉得那边的家伙都是些“坏人”,不值得老爷子把生命里最后几年都全心的交给他们。和关山河私下里聊天,江之寒总是说,如果老爷子最后这四五年不操心春城的事,一定可以再活个三五十年。

老爷子留给江之寒的,则是这一个充满了他回忆的四合院,以及屋里的所有物品,包括那些书法古画,那些自制的药酒,那些线装的书籍,还有两把剑,和江之寒最熟悉的那套茶具桌椅。

但是,也许是走的太突然,他没有留下一个字给江之寒。

※※※

江之寒不想把师父拿去火化。他咨询了两个师兄的意见,大家都随着他。于是,他在四合院附近的一个山脚下买了一块空地,在那里把他埋了,又修了一个大大的墓,旁边多立了块碑,是给和师父相濡以沫几十年先走一步的师母。在墓地旁边,江之寒叫人移来两棵大大的松柏,一左一右环卫着它。

这些天,江之寒一直呆在中州,折腾这些身后事。终于等到一切完毕,师兄弟几个,合着两位师兄的家属,去墓地前又祭奠了一回,三师兄告辞回了春城。隔天的功夫,关山河也来找江之寒告别。

如果说杨老爷子突然过世对江之寒的打击很大,那么比他更难过更受打击的无疑就是关山河。自从举家搬到中州来以后,老爷子回中州,生活上都是关山河在照顾,陪侍在身边。如果说当年老爷子授业的时候,关山河心里更多的是敬和畏。这最后几年,他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师父,和他的感情又近了好多。

江之寒从青州回到中州,关山河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唉,我没有照顾好师父。这些天,这就话简直就成了他的口头禅。像个祥林嫂一样,每一段对话好像都是从这里开始的,不管两个师弟怎么劝他,他总是摇头再重复一遍。

师兄弟俩坐在四合院里,隔着小桌子,各喝一杯茶。

关山河放下茶杯,叹口气,“之寒,我想回乡下住上一段时间……”

江之寒说:“好的……嫂子要留下来吧?”

关山河说:“娃娃要上学,一时间也走不了。”

江之寒说:“师兄,你不必担心,嫂子和小羊,我会找人照顾好的……你回去散散心也好,这些日子实在是太累着你了。”

关山河摇头,“我没把师父照顾好啊……”

江之寒看着关山河,很严肃的说:“师兄,我觉得这样讲,却是你的不对了……”

关山河愣了愣,这些天江之寒虽然常常安慰他,但从来没有指责过他的懊悔。

江之寒说:“师父是多么豁达一个人……师母和他感情那么深,去世这些年,他虽然时时刻刻不能忘记,但也没有哀叹懊悔,说自己没有照顾好她。生老病死,不过是自然规律。多几年,少几年,想通了不过是那么大回事。我倒觉得,师父是真正悟通了的人。他唯一放不下的,原本大概就是他岳父当年留下来的那些恩怨纠结,最后这几年他去春城,应该是算了结了这桩心事。那帮家伙,知不知道感恩领情我不清楚,但他心里应该已经是放下了。”

喝了口茶,江之寒说:“师父这一辈子,大到战乱变迁,小到亲人反目,什么都见过,酸甜苦辣,什么都经历过。到头来,他是我认识的少有的一个,能把什么金钱财富,地位名誉真正看作是浮云的人。他潜心改进杨家拳,最后也有了不少的突破。以世人的眼光,他去的时候,后人都没有一个,大体算得上是悲哀。但我不这么看,这个世界该体验的他都体验过了,最后已经能认清本心,超脱无聊的那些束缚,走的……也算是开心清净。你说呢?”

关山河缓缓点头。

江之寒悠悠的说:“如果我死的时候,能有师父一半的通达,我觉得就很好了……”

关山河皱眉,“之寒,你才多大!……”

江之寒轻轻摇头,“前几天,我真的挺伤心的……不过我现在真的想通了。师父要是知道我们为他伤心,他一定在笑呢。”

关山河说:“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师父常说,你的悟性是最好的,原不是一句空话……之寒,我走之前,还有些话要同你说。”

江之寒说:“你说。”

关山河道:“师父留下的唯一一个未完成的愿望,就是想要推广杨家拳。在拳谱这上面,还留了一些没有完成的。我资质有限,学习模仿还能勉强凑合,创新改造就力有未逮了。这方面,担子只能压在褚师弟身上。但推广这件事,在专业以外,还需要别的努力。在那些方面,我知道师父想要托付的人就是你……”

江之寒点头,“不用你说,师兄,我也会做的。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出钱出力出点子,我不会有任何保留。”

“好,好……”关山河说了两声,又道:“还有一件事……师父生前,在我面前也通常提到,练拳最初还是修心。他一直担心,你的心气不够平和。杨家拳固然可以用来技击制敌,但说到底是修生养性的拳法,希望你不要舍本逐末。”

江之寒答应道,“我知道了。”

关山河深深的看他一眼,“知难行易啊……”

江之寒恭恭敬敬的,“是……我会记在心里,努力改正的……”

关山河说了声好,便站起身来。

江之寒跟着站起来,“再喝点茶?”

关山河摇头,“我要赶中午的长途汽车。”

江之寒说:“我开车送你去长途汽车站。”

这一次,关山河没有拒绝。

※※※

关山河背着一个编织袋一样的东西,站在汽车下面和江之寒告别。

江之寒说:“师兄,保重身体,有空多联系……”虽然过一段时间关山河肯定是要回中州的,但这几年江之寒在家乡呆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常常的并碰不到面。

关山河点头。

又叹了口气,他说:“之寒……你知道,我答应师父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吗?”

江之寒看着他。

关山河说:“我对师父说,虽然能力有限,但我活着一天,就会尽我之力,保得小师弟的平安。”

江之寒有些动容。

关山河说:“师父那时候还笑我,说时代不同了,我们能做的很有限啊。”他笑了笑,带着所有的皱纹,都一起舒展开。

江之寒轻轻的说:“师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关山河点头,“那就好……师父去了,我没能照顾好他。关于你的承诺,我希望不要再落空……”

一转身,他略微瘸着腿,背着包挤上车去。

※※※

任何事情,多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江之寒劝说关山河的时候,道理讲的很通彻。但他自己的心情难免受了影响,而且那影响一直在那里,半个月后回到青州还没有回复。

杨老爷子是江之寒少有的几个完全信任,甚至有几分依赖的人,是他有了什么难题可以去虚心求教的人。虽然老爷子很少正面的给他讲道理,帮他做决定,虽然这几年来江之寒其实并没有去问过老爷子什么具体的事情的处理方案,但在他内心深处,一旦有了自己不能掌控的事情,老爷子是极少的,如果不是唯一的,他可以求教依赖的那个人。这更多的是一种心理层面的后盾。

如今,这后盾悄无声息的,没有预兆的忽然离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