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16章 突来的噩耗

一觉醒来,一睁眼,阳光已经透过窗帘,洒在了脸上。

江之寒眯了眯眼,看床头的闹钟,居然已经八点过五分。他咕哝了一声,今天生物钟怎么不灵了?

刚坐起身,吴茵推门走进屋,风风火火的,神色有些肃穆。

江之寒问,“怎么了?”

吴茵低沉着声音,“刚刚接到关大哥的电话……”

※※※

五个小时候后,江之寒急匆匆的,小跑一般的冲出机场,楼铮永已经亲自驾车在外面等候他。

江之寒上了车,开口就问,“怎么会这样?”

楼铮永发动车,嘴里说:“应该是脑溢血……关大哥去的时候,人已经去了几个小时了……”

江之寒咬着嘴唇,“早就说给他雇个保姆,他一定不听……”呼出口气,还是不肯接受事实,“师父他身体这么好,怎么会脑溢血?……没可能的呀……”

忽然间,不知道怎么就想起那个下午。自己在车站看到很多卧轨的人,心里充满了感慨。跑到老爷子家里,他泡了壶茶,两个人在四合院的院子里坐着,喝茶,听他讲些典故和往事,温和的针砭时弊,慢慢的天色暗下去,夕阳的光很美丽,升起来的月亮静谧又温柔。老爷子口中的往事,有些伤感有些甜蜜,有些让人神往。但江之寒最享受的,是看着那天色由湛蓝,变到浅灰,最后是漆黑,仿佛有个时钟就挂在天穹,滴滴答答的慢慢走着,莫名其妙的让人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在那一个傍晚,过去和现在似乎融合在一起,在茶杯上蒸发的热气中隐约可见。

那一切,仿佛就在昨日……

车到了四合院,现在公务繁忙的林志贤也刚到。拍拍他肩,林志贤神色肃穆,却没说什么安慰的话。

推开院门,关山河迎了上来。他步履有些蹒跚,全不像一个练过武的人。江之寒一眼看去,发现二师兄脸上的皱纹是如此明显。他那为国瘸掉的腿,第一次在走动中显得如此笨拙。

关山河走到他面前,未语先叹。

良久,他开口说:“之寒……都是我的错呀,没有照顾好他老人家。”

江之寒心有些酸,他抓着二师兄的一只胳膊,使劲摇了摇,本来想问他,师父身体这么好,怎么可能脑溢血,却生生的吞回肚子里,搀着他往屋里走,嘴上说,“我先去磕个头。”

※※※

西厢房是江之寒当年开玩笑说招待贵客的地方,温凝萃,阮芳芳,和伍思宜都在这里住过一晚或是几夜。

他坐在西厢房的床上,脑子里像是一团浆糊,不知道如何运转。连带着,四肢也有些乏力,好像才跑过一个马拉松。

上大学这四年来,江之寒和师父的见面屈指可数。多数的时候,他并不在中州,老爷子也多呆在春城,为了化解上一代留下来的一些恩怨。即使是春节这样的时候,他也苦等了几年,才得到允许登门拜见。

江之寒摸了摸兜里那把带着木头的院门钥匙,想着那次和老爷子的简单见面。杨老爷子把四合院留给他,那时候他就隐隐觉得有些奇怪,好像有些托付的意思。难道,师父怎已经到了能感受自己寿辰的地步?

这四年来,虽然江之寒和老爷子接触的很少,但在内心深处,老爷子的地位从没有改变。按照他的分类,师父就在亲人那一栏里,而且是最亲的亲人之一。也许是潜意识里,江之寒把他当作了去世的外公。但一转眼,他就走了。让江之寒有些不甘心的是,师父年龄并不算大,而且他常年讲究饮食睡眠,锻炼身体,心气平和,又多做善事。在江之寒心里,他至少还能再活个三五十年。

杨老爷子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满足了江之寒最狂野的梦想——一个从小到大的武侠梦。虽然老爷子教的功夫不是那么神奇,但自从跟他练习以后,江之寒也算是脱胎换骨。高三那次动手教训小雪的狐朋狗友,事后老爷子的态度分外严厉。时至今日,江之寒心里还是有些委屈,觉得未免稍稍有些小题大做。他这几年努力修心,照着老爷子的要求,让自己变得更加平和。说起来,也有好几年没有真正和人动过手,更别说打伤了谁。这一切,多半都是因为老爷子约束的结果。

怎么和人打交道,江之寒现在深悉它的艺术。即使对上私人生活中的人,不管是父母,女友,还是女友的父母,他都越来越精通如何去接近,如何去讨好,如果投其所好。但在老爷子面前,江之寒从没打过任何投其所好的鬼主意。因为他一直觉得,杨老爷子好像是知悉一切的智者,生活中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戏剧,冲突,和时间的流逝。对上他,最管用的就是乖乖听话,认真做事。

因为这个缘故,老爷子让他去见青州的老朋友钟伯伯,替自己捎过去一套拳谱。钟伯伯提出来要定时的向他请教,江之寒毫不犹豫的就一口应承下来。这几年不管有多忙,只要人在青州,他每周一次准时的清早去钟伯伯打拳的地方,和他探讨切磋,陪他说话闲聊。原因无它,只是因为这是老爷子提出的很少的要求之一。

他做这一切,心里存着尽孝的心思。

坐在床沿上,江之寒忍不住想起以前那些谈话,关于人生,关于杨家拳的历史,关于怎样做人,关于这个社会的未来,关于花花草草,书法茶道——高二那半年左右的时间,他坐在这个院子里,好像和老爷子谈过一切的话题。回想起来,也许那些都是老爷子关于他人生的感悟。他一股脑的讲出来,要和自己最亲近的关门弟子分享。

自从白冰燕车祸以后,这是江之寒短短一年间第二次面对亲近的人过世。老实说,以前爷爷奶奶外婆外公去世的时候,他感受都不如现在深沉。也许是因为那时年纪还小,对于生离死别还没法深刻的感悟。但现在,他能感受到了——这个世界上真心对你的,不求回报的,能和你坦诚相对,与你共患难同富贵的人,真的没有几个。正因为如此,他深深的珍惜着这其中的每一个。正因为如此,他现在越发能感受到失去的沉重和悲哀。

就像高二高三在这里度过的那些日子一样,有些东西,失去就不再回来,也没法替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