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14章 朋家少爷

聚友会所坐落在静山半山腰里,环境当得起清幽两个字。建筑是一栋西式四层小别墅,外面看并显不出任何豪奢。

江之寒坐小顾的车一起过来,一进院门,江之寒的目光便锁在正中央停着的一辆流线华美的跑车上。那车在阳光照耀下,红的耀眼,红的跋扈。趴在那里,把自己当作是一个贵族。

江之寒盯着它,愣了半晌。他的眼里极佳,但几个小时前那红色小车掠过的时候,他脑子一片空白,哪有闲暇去记下车牌号。

小顾有些奇怪的看了眼江之寒,师兄不是这么没见过世面的人啊!

他淡淡的说:“这车挺贵的……没想到大家开始玩这个了,也不知道收敛收敛。”论级别,车主人的父亲还差大军区副参谋长的顾司令那么一点点;论前途,一在军一在政,都是明日之星,谁也不服谁。小顾讲起这个话,还是很有底气的。

江之寒不动声色的问:“国内很少吧?”

小顾说:“我不太了解这个……应该最多十来辆吧……”

两人进了屋,里面除了王中裳,还有两个男子,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另一位却是大了许多,应该有四十左右。

王中裳坐在沙发上,老朋友一般随意的介绍:“元涛,小顾你见过的。这一位就是江之寒。”

那年轻的,脸色卡白像是很久没见过阳光的元涛,有几分倨傲的点点头,“望山,坐!”他朝江之寒微一点头,转头招呼顾望山。

王中裳说:“城南是元涛的表哥。”中年男子朝他们微笑点头。

两人坐下,有佣人端来茶和酒,江之寒选了杯绿茶。抿了一口,听几个人继续他们刚才的话题,那个朋元涛在瑞士滑雪的事。

江之寒的心思还停在那红色跑车上,对这个朋元涛傲慢的态度并不太在意。虽然公司的生意需要打通关系网,但这几年江之寒亲自出马去讨好奉承权贵的时候几乎没有,他手下自有负责相关事务的人。江之寒现在越来越多的呆在幕后,做些战略方面的规划。

对他来说,连顾司令严书记荆教授这样有权力有地位的人都面对面的交流过,面对这些所谓的“太子党”他根本不会有任何低人一等,或者受压迫的感觉。这个人群中,他交往比较多的小顾和王家姐弟都还处的愉快。尤其是顾望山和王中慧,都是聪明而举止得体的人。所以,江之寒对这个群体倒是没有任何的成见。

朋元涛正在滔滔不绝的讲他在瑞士的韵事,“我们那个滑道,是世界杯的正式滑道,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江之寒打量了一下他,真怀疑他那小身板是否真的可以承受高山速降这样对身体要求很高的运动。八成是在吹牛皮吧,他心里想。

朋元涛说:“妈的,第一天下来累趴掉了,休息了整整两天才回过神来。后来,叫了两个妞儿,一个瑞士的一个荷兰的。中裳,那些土豹子老说西方女人皮肤粗糙。错!大错特错!那都是以讹传讹……我告诉你,十七八岁的西方小妞那皮肤不是一般的好。我找那两个,那手感,那臀部,那服务态度,国内没几个比得上……当然,过了二十就不行了,新陈代谢太他妈快了!”

江之寒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屋里的人。王中裳脸上带着些笑,脸上表情显出他很感兴趣。身为省会市委书记的公子,他这个姿态看起来就放的比较低。而一向很酷的顾望山,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也没有任何不耐烦或者鄙夷的样子显露出来。江之寒心里暗想,这个朋公子的父亲大概真是一颗闪闪的星星,让王顾两位公子都能安静的坐在这里听他胡扯蛋。

王中裳笑着说:“元涛是美景美人美食,三美都极有研究,这是我们这些人中公认的……”

朋元涛撇撇嘴,“你们这些家伙,浪费太多时间在无聊的事了。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平时又没多少时候需要花,一天谈挣钱实在是太累了!”

顿了顿,他想起什么,转头对中年男子说:“城南,你不是有个什么公司要搞风搞浪吗?听中裳说,他们很有经验啊!”扫了一眼江之寒。

王中裳点头,“之寒是这方面的专家,绝对的天才!三新股价一年多翻了接近十倍,他功劳最大!”

江之寒说:“中裳你这么说太抬举我了。三新主要还是你姐总领各方面事务做的好,再加上羊城那个做庄的专家吴先生。我不过是出了一两个点子,其实是不怎么通的……”

王中裳扫了他一眼,微笑着没说什么。

钟城南开口说:“我们现在要做这个事情,不知道顾先生江先生有没有兴趣参与?”

顾望山摇头,“说起怎么操作,我可是一窍不通的,不过你一定要送我些钱,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是不是?”打了个哈哈。

江之寒说:“如果钟先生想要借鉴一下三新的成功经验,中裳姐姐是最好的请教的对象。我保证,你和她好好谈上半个小时,比请我们去强上好多倍。”把皮球往王中慧那里推一推,心里想,老子分了一半的利润给你做私房钱,帮我挡挡事是理所当然的,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今天过来。江之寒在三新的操作以后,已经下定决心不再涉足这个领域,这不是他想做的事情。想要赚钱,道路很多,不值得去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情。

朋元涛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说:“表哥,下次去见中慧姐的时候,我带你去见见世面……”打了个响指,“也好,今天就不要再说什么无聊的生意经。城南找了几个小妞,让我们看看他的眼光如何?”

江之寒和顾望山交换了一下眼光,忽然问道:“楼下那辆跑车看起来很酷,听小顾说,在国内很罕见,不会超过十辆呢!”

朋元涛听了,忽然指着顾望山,哈哈大笑起来。

江之寒和顾望山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朋元涛笑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哈哈……好久,他才收住笑,朝顾望山说:“小顾,这可千万不能拿出去说,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他说:“我这车在国内找不出第三辆,我告诉你。另外一辆在长夏,还是香港走私进来的二手货。要说新货,除了这辆,别无分号!”他露出一个笑,脸色好像红润了不少。

江之寒微笑,做虚心受教状。

说话的功夫,钟城南领了五个女孩儿进来。好像已经事先分好了工,一人一个,坐到四个人身边。

朋元涛说:“昨天正好有朋友从日本过来,让他带了些正宗的神户牛肉。这牛贵的,妈的是喂金子长大的,不过味道就是不同,一吃就能分辨出来。”

江之寒扫一眼坐在他身边的姑娘,大概二十刚出头的年纪,发型很特别,是不太常见的“赫本”头,配上她巴掌大的瓜子脸,描的细细的眉毛,和纤细的腰身,还真有那么一点儿窈窕风流的味道。

江之寒陪顾望山和他在宁州圈子里的公子哥儿吃过几次饭,好些时候也有女孩儿作陪。那几个家伙,据说都是在花丛里打滚儿的,但通常饭席间恶形恶状的很少,没有谁愿意端出个急色鬼的架势,尤其在不太熟的人面前。江之寒暗自观察朋元涛,他似乎对旁边的女子【坐他身边那位显然是几个人中间最漂亮的】不是太在意,不过让她做些斟酒上菜的活儿。他最喜欢的似乎还是高谈阔论,引导着话题的走向,显示出自己见识不凡,去过的地方,看过的东西,玩儿的事情,不是一般人,甚至一般公子们所能触及的层面。

不得不承认,朋元涛讲的很多小玩意儿,江之寒确实一窍不通,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听听,所谓的长长见识好像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不过,他还不喜欢那家伙说话的语气,一副“这个东西只有我懂”,“我的品味你们没法了解”的样子一直挂在脸上。相对来说,江之寒和顾望山是附和的比较少的,但礼貌的微笑一直挂在脸上。让江之寒比较惊讶的是,一向比较桀骜的王中裳很是捧场,颇为虚心的求教着,问的问题让朋元涛感到很是满意。

话题摊的很开,从瑞士的度假小镇,德国CallGirl的皮肤,一直到信息产业部刚出台的政策,和京城最新的人士变动。江之寒觉得很有趣的是,所有的话题从朋元涛嘴里出来,都能或多或少的同质化,带着些八卦娱乐的味道。这难道是真的名士风流,大到国家大事,低到车夫走卒,本质里就是那么一摊的事儿。

一顿饭吃下来,江之寒大概是话最少的。神户牛肉确实质感不错,他很真心的夸赞了两句,看到朋公子脸上挂着副“让你见见世面”的不屑微笑,他也没很在意。在江之寒心里,那辆红色跑车的冲击还留在那里,所以本能的他对这个脸色苍白,喜欢高谈阔论的公子哥有种排斥感,勉力维持着面上的客套,但一丁点儿和他打交道的念头都没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