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13章 红色跑车

周四下午,顾望山和王中裳到了青州,江之寒在味庄请他们吃晚饭接风。晚饭的时候,王中裳提到明天有个青州的朋友在聚友会馆招待他和小顾,特地请江之寒一起去。在江之寒心中,王中裳他姐倒是个真正做事的,很有些魄力,而王中裳就有些公子哥儿的脾性,和自己不算很对眼。但面子搁在那里,也不好拒绝,只能笑着答应了。

出了饭馆,顾望山说有事情和江之寒谈,王中裳便坐车先走一步。两个人找了个清净的小茶馆,要了个包厢,喝茶说话。

江之寒当然先问起文阿姨的病情。自从上次癌症复发以后,没有办法做手术切除,一直采用的都是化疗配合药疗。小顾说,最近精神还不错,胃口也好些,但总是有反复,让人放心不下。

自从上次在病房和文阿姨详谈以后,江之寒对她又多了几分亲近的感觉,当然也只有劝慰小顾一番,说的不过是些废话。

顾望山说:“明天请客的那个家伙,大概是想找你去做庄一个公司……”

江之寒皱了皱眉头,“没兴趣……”

顾望山说:“我就知道……你随便敷衍一下就好。我给他们打过预防针,你最近生意扩张的快,事情忙的很。”

江之寒问:“是什么人?”

顾望山回答道:“他爸是个计划单列市的书记,说起来还不如王中裳。但那个家伙的老爸年轻好多,都说前途无量。”不出所料的,又一个TZD。

江之寒又问:“聚友会所在哪里?我从来没听说过。现在国内也有会所这样的东西了么?”

顾望山冷笑,“不管是叫会所,还是夜总会,还是娱乐中心,还是别的,本质是一样的,就是提供吃喝嫖赌四种服务的地方,不过是收费高低的差别。”

江之寒哈哈大笑,“小顾,你倒是看的通透。”

顾望山说:“去的多了就知道,这些名字不过是诈唬人的,狗屁都一样。你别说,收钱少的地方有时候也能看到水灵的姑娘。”

因为温凝萃的缘故,江之寒向来不愿和顾望山谈这方面的话题,便住了嘴,低头喝茶。

※※※

周五中午的聚餐,是林墨提议的。之所以选择周五,是因为这学期周五上午的后两节课,江之寒从来不逃,在他看来少数极有营养能学到东西的课程。

聚餐定在清风阁,参加的人多半是江之寒圈子里的,方虹,古丽丽,和朱珠偶尔跟着林墨来蹭饭。作为发起人的林墨,每次都准时出席。江之寒和吴茵,只要不在外地出差,也多半会去。其余的人,主要是汤晴,文楚,袁媛,沈城,和王宁他们那边比较要好的经济系研究生。不得不说,林墨自有她的凝聚力,而像她调侃的那样,江之寒似乎有越来越多的秘密掌握在她的手中。

吃完午饭,大家走出清风阁,骑车的骑车,走路的走路,有些人进了大门,有些人顺便去逛超市,慢慢的就散掉了。

江之寒推着车,和林墨走在黄龙溪前面那条街道靠商铺的这一面。林墨去超市里买了一瓶洗面奶,一包雀巢奶粉,和两三样零食,又在报刊亭里买了几份杂志,两个人顺着街道,边走边说些闲话。

林墨问:“吴茵姐出差什么时候回来?”

江之寒回答说:“本来是今天的飞机,但那边签约的事情耽搁了,搞不好还有三四天。唉,现在的有些官员胆子真肥,就敢明目张胆的开口要钱……”

和林墨随意聊了几句公司的事,江之寒忽然想起方虹和自己提的趣事,笑道:“我听说你们系一群猛将兄上个星期集体到大操场测12分钟跑,是为了……”

林墨跺跺脚,打断他,“你还说?!那帮家伙明明是为了体育课测试做准备,就因为你上学期胡说一通,大家都拿这个笑我!……方虹那个小蹄子,我怀疑就是她在后面撺掇的。要是让我拿到了证据,哼哼,看我怎么整治她!”林墨咬牙切齿,狠狠的发誓。

江之寒哈哈一笑。

林墨又问:“楚楚姐怎么好几个星期都没见到了?”

江之寒说:“她很忙,到处求爹爹告奶奶推销一个新产品。你不知道,免费给那些家伙试用,人家还摆足架子……”

说话的功夫,两人已经到了断桥门对面。

林墨在小摊上买了一串羊肉串,问江之寒要不要,江之寒摇头拒绝。

江之寒惊讶的,“你还吃?!”

林墨嘻嘻一笑,“西方人说,你吃的再多,也有一个胃是留给饭后甜点的。我呢,总有一个胃是为饭后零食保留着的……”真难为她,这么吃也不见长太多的肉……

江之寒偏头打量了她两眼,恐吓道:“林墨,你的下巴又圆了好多……”林墨嘴硬,心里还是很在乎自己的胖瘦的,尤其是年纪长大以后。

林墨白他一眼,“我早上才仔……细照过镜子,你吓不住我!”把仔细两个字咬的又长又重。咬一口羊肉串,林墨一脚跨下人行道。

江之寒不依不饶的,“我听说啊,校外卖羊肉串的有些是捉的耗子……”

林墨尖叫一声,回身使劲擂了他一拳,“你讨厌!”

皱着眉头看手上的羊肉串,半晌,狠狠的又咬了一口,回头往前走。

江之寒站在人行道上,像他通常那样,很谨慎的转头看两边的车辆,在断桥门这个地方没有交通灯,过街的人很多,却有许多车全不减速。

下一刻,他眼里出现一道红色的闪电。

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江之寒心里一寒,下意识的一个箭步冲到前面,一把拽住林墨的衣领,嗖的一声跳回到人行道上。

林墨忽然被人一把抓住,忍不住叫了声,就觉得自己腾云驾雾一般,下一刻站在了人行道上。

在街道的另外一侧,一辆国内罕见的红色跑车风驰电挚般的掠过,有一个刚走下人行道的女生推着车,一下子呆住了,竟然忘了任何躲避的动作。那车差着大概不到半米的距离从她身边飞驰而过,女孩儿算是从鬼门关里捡回一条命来。

这时候正是中午吃饭的高峰,人行道上一群学生老师一片哗然。有人大声说,太不象话了,在这个地方开那么快,迟早要出事。旁边一个人说,早就出过事了,去年就有个学生腿被撞断,学校怎么不打报告在这里修个红绿灯?有人接话道,红绿灯有什么用?现在不漆着斑马线吗?人家看到斑马线,还要加速来着!

街道另一面的人行道上,江之寒还抓着林墨的一只胳膊。他抓的很紧,林墨能感到痛。她微微挣扎了一下,偏头去看他。

江之寒脸色有些苍白,脸上肌肉不受控制的有些哆嗦,眼里毫不掩饰的露出些……恐惧。没错,就是恐惧!即使在小翠湖被七八个拿刀的人追杀的时候,林墨也没见过的恐惧。

林墨心里一疼,凑近脸,柔声问:“哥,怎么啦?”

江之寒仿佛没听见,死死的看着那红色跑车消失的背影。

林墨轻轻挣扎了一下,“哥,你捏痛我了!”

江之寒不理她。

足足有两分钟的时间,江之寒才收回目光,转过头狠狠的盯着林墨。

林墨迎上他的目光,不仅哆嗦了一下。

江之寒忽然朝着她怒吼,“过马路怎么能不左右看清楚呢?被车撞了怎么办?”

林墨心里一甜,能感受到他的关心。

但江之寒继续着他的咆哮,“和你说多少次怎么就听不进呢?你知道这里多危险,我大一才入学就看见一个人差点被撞倒?”

林墨张了张嘴,那车明明在街的另一边,离着自己还远着呢……

她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乖乖认错,“我错了,下次一定注意!”

江之寒盯着她看了半晌,慢慢的缓和了脸色。转过头,他望着长街的尽头,好像还在捕捉那消失的该死的红色小车……

那红色小车仿佛一根刺,扎在心口上。他看到它的那瞬间,把林墨一手拉回来是纯粹的本能动作,因为那时候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是一个炸弹爆炸,轰的一声,然后世界安静了,耳朵里听不到一丝声响,只余下嗡嗡嗡嗡的声音。

林墨嘴上道着歉,眼里有柔情和感激,但心里还是掩不住有一丝小题大做的疑问。江之寒察觉到了,但他没有心思去细想。他插在右边裤兜里的手,还在不受控制的轻微的颤抖。

定住神,江之寒问自己,这是怎么啦?那车离着林墨还远远的呢……

在他的理智土壤之下,不知道哪里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即使在这春天的阳光里,江之寒还能感到浓浓的寒意,从背脊往上,一直延伸到脑子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