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10章 倪裳的来信

林墨从母亲手里接过信,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起来,小心的撕开信封,一字一句的读起来:

小墨,

一直没给你回信,心里一定骂我了吧!

春节到了,虽然到时候会给你打电话,还是先说声新年快乐!

一转眼,到这里四个月,总算各方面都安定下来,好像离回来又不远了,说起来还有些好笑。我上次给你写的那封短信里提过,我们一行人来的时候,因为是学校安排的,本来是住校内的宿舍。美国这边的宿舍不太一样,我在这个学校,是套间,四室一厅,每间屋住一个人,然后公用一个客厅。我们一共有十二个人,结果只拿到两个套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概是办事的人疏忽导致的吧。

开始的时候,几个男生就在客厅打地铺,我们申请说把两间屋里的床换成宁大那样的上下铺,就能把多的几个人安排了,但这边的学校说这不符合规矩,张罗着有四个人要住到校外去,找的是愿意接收交换学生的美国家庭。到了这里两个月左右,才把这个事情安排好。因为很多人都不愿意一个人住出去,我就选了出去住,想着对我学英文也有些好处,还可以多了解一下普通的美国家庭是怎么个样子。

住进去的那家人,夫妇两个,没有孩子。丈夫是个学者,在我们学校研究哲学的,太太在一家物流公司作客户经理,很是精明能干。两个人都很Nice,他们住在二楼,我住在一楼的客房,里面带有单独的卫生间,生活什么的都很方便,也感不到什么困扰。两个人经常问我,有没有干扰到我的个人生活空间,我笑着说,我们大学寝室一间住8个人呢。他们张着嘴,里面足可以塞一个鸭蛋。大惊小怪的美国人哦!你说是吧,小墨?

前不久买了辆自行车,从我现在住的地方骑车到学校,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有时候夜里做实验晚了,就在实验室外面的沙发上躺一躺,第二天早晨再回家睡觉。因为有次半夜回家的时候,有两个黑人小伙子跟了我好一段路,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恶意,心里紧张死了,从此不再敢一个人晚上骑车回家。你知道,这里一出了校门,晚上几乎看不见一个行人,所有人都坐在车里,所以孤独的骑车走在路上,还是蛮可怕一件事儿。

总之,毕业课题设计已经开题,工作时间安排的挺满,感觉生活还满充实的。

这个学期,我选了三门课,修课的学分就满了,下学期全部都会用来做毕业设计。我一直以为,美国大学生上课都很懒散,缺课的人很多,到了这里才知道不是这样,至少在我们学校不是这样,有两门课每节都要签到,比宁大管的还严格呢。坦率的说,我觉得这边老师上课很认真,准备的材料很丰富。我这学期选了门量子力学基础,那个老师白发苍苍的,是美国科学院的院士呢。我和他聊过两次,他告诉我说,他上本科的时候,给他讲课的还曾有过诺贝尔奖得主,博士同学中也有两个拿了诺贝尔物理奖的,说的我好羡慕,像是在看一本走动着的物理史话。

你问我,美国像什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我还真不太知道。在美国,没有车简直寸步难行,只能呆在校园里。这几个月,我去过一趟旧金山,看了看闻名于世的金门大桥,和那边的艺术宫,渔人码头什么的。去了一趟州府萨克拉门托,没什么很特别的。然后就是去了一趟斯坦福,一次伯克利,还去中餐馆吃了几次饭,都是和宁大的同学一起坐别人的车去的。斯坦福很漂亮,伯克利也是。当然,我们学校也不差。加州这边,华人很多,在我们吃中餐的某几个地方,简直就像身处在国内,大家都说普通话和粤语,让我感到很亲切。

我在的这个加大分校,在国内名气不大,但理工科方面还蛮强的,教学和实验设施都非常的好。我现在开始做一些和毕业设计相关的实验。拜史密斯教授的帮助,提前就进入实验室,可以使用里面的仪器和设备。据这里的博士硕士师兄对我说,在国内读研究生也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所以,我觉得特别需要珍惜,最近这一个月基本都泡在实验室里,反正实验室还自带了个休息室,累了可以在沙发上躺着眯眯眼,休息一下。

说到这里,你一定会觉得,生活很枯燥吧?

其实呢,好像是有一点。

有些时候,做实验到凌晨,一层楼都没有声响,好像只剩我一个人。我的电脑桌面上,总是显示着两个时间,美西时间和北京时间。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正是国内吃晚饭的时间。有一天,戴着耳机听音乐,里面传来那首歌:

我的黑夜是你的白天,

戴的手表是你的时间,

……

我在异乡的街头徘徊

听着陌生的对白

……

忽然觉得,那歌词写的真贴切真应景,简直就是那时那地我的心的写照。

在那个时候,忽然好想好想在国内的亲人,还有你们这些朋友。

也许是常在沙发里眯着睡觉的原因,最近经常做梦,也经常梦到你们,你,小薇,芳芳,静静,还有卓雪和思宜,梦到以前一起到过的地方,做过的事。睁开眼,好像还在和你们说笑聊天,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又身处何时。就像灵魂分裂了,那种感觉很奇妙,我也讲不明白。

那个时刻,我环顾四周,到处是仪器,电脑,还有就是严严实实把我包起来的墙壁。我好像身处一个密闭的空间,既不是美国,也不在家乡,而是孤零零的悬浮在某处,在两者之间。

你问我,美国好吗?我觉得挺好的。

除了一点,这里没有国内那么多的好朋友,没有家和亲人,所以真是太寂寞了一些。

前天我和爸爸通了一个电话,他一再要我感谢你父亲,还有你们家这段时间的照顾。除了谢谢两个字,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就像你说的,我们就像亲姐妹一样,不需要说那些客气的话,一切都沉淀在心中,永远也不会忘记。

唉,小墨,大学才开始那一年,我还和好多高中同学通信呢。后来慢慢的懒了,好久都没有动笔。这大概是我三年来写的最长的一封信。

新年又到了,我虽然远在万里之外,但我会虔诚的替你祈祷:

妹妹,祝你新的一年能快乐,能幸福,能像你一直那样认真的生活,又开心的生活。

妹妹,我也愿你早日遇到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开启幸福的旅程。

我迫不及待着,要替你把关,也要看一看我们家小墨青睐的男子会是怎样的英俊多才,风流倜傥。

加油哦!

姐裳

※※※

林墨在读倪裳的来信的时候,江之寒也收到了他那一份,却是要短上许多。

之寒,

见信好!

一晃眼,春节又要到了,你最近还好吗?我在美国,一切都挺好的。

学习条件很好,毕业设计开始了,很繁忙。最近搬到校外,住在一家美国人家里,相处的也很愉快。总之,一切算是安定下来,现在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毕业设计的项目上。

上上个周日,去斯坦福参观,在他们的教堂里听了次礼拜。我一直以为,学校这样的地方,里面是不应该有教堂的,没想到全不是那么回事。那个教堂金碧辉煌,你见了大概会说是盘剥了劳动人民多少的血汗钱。

那个礼拜,很碰巧的讲到了生和死,今生和天堂。虽然你知道我并不完全接受他们那一套,但我还是很受启发,回去后我想了很多。也许你是对的,在我们这里,太多的强调了死的悲伤,而忽视了曾经生的美丽。我想,如果有天堂,如果妈妈在那里看着我,她一定会希望我活的快乐,活的美丽,活的有意义。

为此,我会加倍的努力。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谢谢你,陪我走过那段最艰难的日子。就像你曾经帮过我的那些事,又一次的,我自私的有些任性的去寻求你的庇护。

我想,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应该更坚强一些,应该学会自己去承担应该由自己承担的东西。

新年又到了,我希望你新的一年身体健康,开心快乐。也请把我最衷心的祝愿转达给吴茵。

就像我去年寒假说的那样,祝你们把幸福进行到底。

倪裳于加州

※※※

江之寒放下信,心里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新年又到了……

不知道为何,他忽然想起那个新年前在餐馆的等待,还有那个大雾的清晨,倪裳像只小熊一样蜷缩着坐在七中操场的石阶上,等待他的出现。

人生似乎充满着等待,还有错失。

当然,还有那新年的早晨许下的三个愿望——有些实现了,带着些欢笑;但最重要的那个,却错失了。和那个流逝的新年一样,早被时间之水抛在了身后……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永远么?

你确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