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09章 墓前私语

大年十五,江之寒一到早就起了床,练了一阵功,天刚亮便出了家门。

他自己开车,出了城区,一路向北。清晨的路上一点不拥挤,不过一个小时出头的时间,便到了他今天的目的地:青峰陵园。

江之寒下了车,把后箱打开,从里面取出很大一束包好的淡黄的盛开的鲜花,沿着石阶,慢慢往下走。

半年以后,白冰燕的墓早已修好,左下方刻着家属的名字:

夫 倪建国

女 倪 裳

江之寒把花放在墓前,一屁股坐到地上。天色尚早,今天据说又有雨,墓地空荡荡的,四处看看,就只有他一个人。

地上有些凉,还有些露水沉积在那里,湿湿的隔着牛仔裤也能感觉到,但江之寒完全没有在意。

他坐在那里,沉默了好久,才开口说:“倪裳去美国了……你不是想她抓住这个机会出去见见世面吗?……我前两个月也去了趟美国。是啊,华盛顿很小,白宫就那个样儿,不过,天真是蓝啊!……我想,倪裳应该会很喜欢吧……她从小就当干部,别的人都以为她喜欢热闹,喜欢被包围着,其实她骨子里是个喜欢安静的人。在台上面对成百上千的听众演讲主持指挥,她应该是享受的。但下了台,生活中她喜欢安静,喜欢和家里人或者是最亲近的人单独在一起……所以我觉得,美国挺适合她的。”

江之寒说:“我以前认识个朋友,其实是我中学的老师。她很漂亮,真的,很漂亮……她年轻的时候遇人不淑,遭遇过好些事情,快三十了跑到美国去,其实是想找个远点儿的地方来隔离过去和将来,来慢慢抚平伤口。我这次见了她,她在那边生活的挺好。虽然她说,有时候好像是寂寞些,但慢慢的找到了生活的乐趣,心灵也平静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印记也淡了,不再有那么多悲伤……”

江之寒转头看看山下的小河,“希望倪裳去了那里,也能那样吧……你说呢?”

当然,没有人回答他。

江之寒叹口气,轻轻的自言自语,“我前不久去了趟美国,却没有去加州看她。我害怕……我害怕她见了我,会想起很多关于你的往事。那伤口还没有掩埋好,再过些日子,也许……也许能慢慢的结上疤。我知道,那是永远不会愈合的,她心里永远都会有一个位置留给你,但我还是希望,过了那么些日子,半年也好,一年也好,终究有那么一天,她想起你的时候,更多的是甜蜜,而不是悲伤。”

江之寒抿了抿嘴,又说:“不过呢,倪裳的父亲,我是不会放手的。就算我们两个都要承担责任,他需要承担的应该比我多吧?我也在受到惩罚,是绝不会不把他拖下水的……不知道,你是否会同意呢?”

北风吹过,山林作响,却只有他的低语回响在空中。

※※※

国庆节的时候,当倪建国慢慢从悔恨,震惊,和难过中恢复了一些,上班时候也不再那么浑浑噩噩的时候,他收到了一个信封,没有发信人的地址,没有邮票,只有他的名字大大的写在正中央。

仿佛预感到什么,倪建国在办公室没有打开它。他把信封放进公文包的最里层,一整天的时间都心思忐忑,无心工作。回到家,鼓足了勇气,他颤颤巍巍的撕开,取出里面的一张纸。上面写着:

我才知道,冰燕去了。除了她,我大概是唯一个知道,你曾经做的事情的人。

倪建国,人在做,天在看,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倪建国手一抖,信飘飘扬扬的掉在了地上。

要来的,终究是来了。那个不知道身在何处的妻子的密友,那个告诉她一切的神秘人,终于知道了白冰燕去世的消息。

对于“那个人”,倪建国有很多痛恨,也有说不出的恐惧。如果不是她告诉白冰燕自己的事情,白冰燕就不会登上那辆去隆中的长途车。她应该在中州吧?要不怎么会撞见自己和茹芸的事情。她在中州,应该会收到葬礼时发出去的通知吧?为什么现在才知晓这个消息?

倪建国的脑子飞快的转着,搜索着他有印象的妻子的朋友,一一排除,谁没有来参加葬礼。但白冰燕的朋友真的很多,去世前那半年她又热衷于和很多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老同学恢复联系,他一个一个想过来,直到把自己的头都想疼了,还是没有任何的结论。

他思维的末端偶尔触碰到江之寒这个人,但很快就否认掉了。按白冰燕语焉不详的暗示,那个人很早就知道了自己和茹芸的来往,过了好几年才告诉她。这和倪建国收到的那个纸条的时间很是吻合。而倪裳的高二高三,也正是自己频繁出入茹芸家的时候。那个时候,江之寒和自己正是矛盾最激烈的时期,还曾经让人威胁过自己,绑架过自己。如果他手里有这个证据,一定早就拿出来交给倪裳,来分离自己和女儿的关系。

“那个人”像只埋伏在夜色里的狼,而让倪建国最恐惧的是,他不知道她想要做的是什么,她想要的惩罚又是什么?

失去了妻子,接下来难道是失去名誉,和女儿吗?倪建国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有些庆幸的是说服倪裳去了美国,他可不想倪裳看见他一天到晚挣扎的模样,还要企图在她面前保护一个天大的秘密。

一个星期以后,倪建国走进浴室,以前坚持的那一套早起的流程现在已经慢慢荒废了,好久他连镜子里的自己都没有仔细看过。

他看着镜子,忽然发现一向黑亮的头发似乎几天之间就花白了一小半。倪建国呆呆的站在镜子前,很久很久一动都没有动。

从那以后,每天上班之前,坐在公车上,他脑子里挡不住的会幻想一个情形:走进办公楼,科里的小孙跑过来,科长,局长找你谈话,好消息吧?提前恭喜你了……走进局长办公室,孔局长表情凝重,小倪……你辜负了组织的信任啊……生活作风很重要啊……

比这更糟糕的是,每天回家开门之前,他都会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害怕一推门,一睁眼,女儿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妻子摊牌时坐过的那个位置:爸爸,你做的事,我都知道了……妈妈为什么会上那辆去隆中的汽车,我终于……终于也知道了!

她的眼里全是愤恨和厌恶,面孔有些扭曲,昔日的甜美,尊敬,和关爱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睡在床上,倪建国睁着眼,能感到眼角干涩。他看着天花板,喃喃的替自己辩护,我不是想要这样的啊!……

※※※

江之寒在墓前坐了足有一个小时,才站起身,拍拍有些湿的裤子,沿着石阶往上走。走到最顶上的那个亭子处,他停下脚步,回头往下面看。沿着山壁,是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的墓,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和山下的小河连成一线。

郁郁葱葱的树木,掩映着这一块墓地。

江之寒眼睛扫过,忽然看到一个人影,提着一个绿色的包,佝偻着身子,一步一步的沿着石阶往下走。

他走到江之寒刚刚停留的地方,看到那一大束花,愣了愣神。打开包,把里面摆好的食盒水果放出来,点上一炷香,倪建国沉声说:“冰燕,有你的朋友来看过你了……”

这个春节,第一次的,倪建国一个人过:妻子在天堂,女儿在海外。他没什么胃口,也不想在外面吃餐馆。但几十年来,又从来没有下过厨房做过饭。第一次的,倪建国尝试着自己煮饭,自己做菜。他选择的是最简单的办法,把青菜拿到白水里煮上几分钟,那酱油味精辣椒拌上一碗调料,就着吃那白水煮出来的青菜……和白水煮出来的一切食物。

站在墓碑前,倪建国的腰似乎佝偻的更厉害。他从兜里掏出一块布,把那墓碑的表面仔细的擦拭了一遍,小心的收起来,说:“冰燕,春节到了……给你带了点最喜欢的卤菜和水果,你知道我不会做,是在楼下买的……小裳很好,这几天她隔一天就打个电话回家,生恐我太寂寞了。我告诉她少打些,国际长途太贵,她总是不听。她挺好的……你知道,我们的女儿从来都是最优秀的,在哪里都是,中学也好,大学也好,这里也好,美国也好……”

停了停,他哑声说:“我来看看你……等我死了,还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来看我一眼……”

在他头顶上,那个年轻人,他曾经讨厌到极点的年轻人,抿紧着嘴唇,眼里燃烧着些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