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08章 午夜街头

回到中州,开会,年底聚餐,工作拜年,私人拜会,走程序一样,很快的十天半个月就一闪而过。

大年初五,终于有了些空闲,江之寒约好了和林墨一起去逛夜市。

去年的这个时候,林墨吴茵倪裳伍思宜还和他在一个屋里吃饭。如今呢,伍思宜今年去了荆州过年,吴茵在沪宁陪家人,倪裳更是远在大洋彼岸。只剩下这个妹妹,还留在自己身边。

江之寒陪林墨来逛的是今年中州的小吃节,在闹市区边上的一条长街上。夜幕降临,一条街都挂上喜庆的红灯笼,像没有尽头的一长串糖葫芦,让人多些温暖的感受,渲染出节日的气氛。

每一家小摊,都挂出一个大大的灯笼,把自己的字号写在上面。林墨仰着头,一家一家看过来,江之寒见了,都替她的脖子感到酸疼。

走到又一桥的灯笼下,林墨回头问江之寒,“不知道这里的过桥米线味道正不正宗?”

江之寒说:“只有吃了才知道……”

林墨眼珠子骨碌碌的到处转转,终于下定了决心,“就这里了……”

江之寒很有兴趣的问她,“是什么帮你做了决定?”

林墨说:“这里上座率最高!”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跟着她坐下来。

林墨说:“哥,就点一碗好不好?不知道好不好吃。再说,还要留着肚子吃别的呢……”

江之寒很宠溺的,“成,好吃你吃,不好吃我吃。随身携带智能垃圾箱一个,真是好!”

林墨嗔道:“别说那么难听嘛……你应该说,好凑巧哦,你不喜欢吃的,我恰巧都喜欢!”

江之寒呵呵一笑,看着她的眼里全是笑意。

林墨和他对视了两三秒钟,便偏过头去,大声叫,“老板,来碗过桥米线!”

老板劝导她,“小姐,来两碗吧,三块钱一碗,多便宜!味道又好!”

林墨面不改色的撒谎说:“哎呀,肚子已经吃撑了,先吃一碗,看看再说……”

过桥米线的味道不错,但应该说不上顶级。林墨吃了三分之二碗,剩下的慷慨的赏给了江之寒。

两个人站起身来,继续往前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肩挨着肩,能够感到冬夜里的一些温暖。

尝试了两串羊肉串,一盘手抓饭,两个蟹黄包,和两碗芝麻汤圆以后,林墨最后选了家吃砂锅的地方,和江之寒坐下来,点了很小盘的六荤六素,来作为今晚的终点。

江之寒讨教道:“这家挺冷清的,你怎么又看上了?”

林墨说:“干净,味道闻着很香!”她总之是有道理的……

砂锅咕噜咕噜的响着,江之寒夹着粉丝往里煮,林墨在一边评论,“吃砂锅和火锅,感觉最幸福了!”

江之寒笑笑,“幸福的冒泡?”

林墨嫣然一笑,说:“对了,哥,期末前去师师姐那里吃砂锅,她好像不摆摊了……我觉得,还是她做的最好吃!”

江之寒说:“别担心,开学就有的吃了,我赞助她开了个小门面。”

林墨哦了一声,换了个话题,“前天去给倪叔叔拜年了。他身体还不错,但精神还是不太好,头发都白了大半呢!”

江之寒夹菜的筷子在空中停了停,没有接话。

林墨说:“姐姐本来说是要回来一趟的,但宁大带队的老师说不准……真是奇怪了,回家花的是自己的钱,又不耽误什么,管他们什么事呀?”

江之寒说:“是怕回去入境有困难吧?”

林墨说:“我记得姐姐的签证是半年两次入境有效吧,现在还在期限里呢。”

江之寒摇摇头,“官僚系统就是这样的。”

林墨说:“姐姐寄了些照片回家,我看了,比以前好像黑了些。倪叔叔也寄了两张照片过去,让她安心学习。为了照相,他还专门去染了次头发……”

江之寒不想和她深谈这个话题,随口问起自己认识的林墨的几个同学,“古丽丽和方虹期末考的好么?”

林墨很警惕的看他一眼,“你这么关心?”

江之寒一笑,“不可以吗?”

林墨悻悻的吃了口菜,“方虹成绩挺好的。不过她最讨厌的一点,就是每次考完了都拉着我拼命叫考的不好,考的不好,需不需要给老师打个电话,要是挂了怎么办?结果每次考下来都是八九十分,讨厌死了!”

江之寒哈哈一笑,“有个人也有这个毛病……”

林墨问:“谁呀?”

江之寒说:“你姐姐啊……”

林墨啊了一声,不服气的说:“姐姐……那是撒娇吧。方虹找我撒娇,算怎么回事呀!”

江之寒笑笑,懒得和她争辩。林墨的心中,姐姐是很完美的!

林墨又说:“过年给干妈拜年的时候,她仔细问起我吴茵姐家里的情况呢……”

江之寒皱眉,“我又没瞒她,都和她说过了。”

林墨说:“她也是关心嘛……不过,我知道的也不多。对了,哥……”林墨停下来,眼睛亮闪闪的看着江之寒。

江之寒偏过头,女孩儿的眼睛真的就像夜空里的星星,闪动中似乎蕴含着好多东西:时间,感情,还有些别的什么……

林墨吐了口气,在冬夜里能看到一团白雾。她轻声问道:“你们……你就要毕业了,你们准备毕业……毕业就结婚吗?”

结婚两个字从林墨口中吐出来,她自己觉得好陌生。哥就要结婚了?真的要叫吴茵嫂子啦?她有些失神,思绪在夜风中摇荡,脑子里却好像空荡荡的,尽是重复着刚出口的问题,要结婚了?

江之寒也愣住了。说实话,虽然和吴茵感情很稳定,结婚这个事还没有进入他的考虑。林墨一说,他才想起,大学毕业,自己二十二,吴茵呢,已经二十五了,结婚似乎并不是个太遥远的事情。

江之寒看着沸腾着的砂锅,就要二十二了?……他心里感叹,十七岁的生日,好像才是昨天嘛……

过了好一阵,江之寒才回过神来,他淡淡的说:“还没说起这个事呢……”和吴茵的交谈中,结婚还从来没有进入他们的话题。或许,他们都有意无意在规避?

说到结婚,才大学毕业就结的还是少数,但主要的原因是或者没有经济基础,或者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对江之寒来说,这两件事都不成其为问题。他的问题是,结婚这个概念,还没有进入过思考的范畴,似乎还是一件很遥远很遥远的事。

林墨哦了一声,低头猛吃菜,浑忘了一刻钟前她还在抱怨说今晚吃的太多。

倪裳常说,林墨比她强的一点就是遇事果决,很少左右为难,很少举棋不定。其实,倪裳自己在公事上也算得上是杀伐果断的,才会给很多人留下强势的印象。即使是在私人的事情上,除去面对那个叫江之寒的混蛋,她也说得上临机果断,进退自如。

林墨由于性格和家庭的原因,比倪裳更轻快一些,更少拘束一些,但遇到江之寒以后,也不由自主的进入姐姐曾经卷入的漩涡。有时候,她很满足做一个妹妹,哥哥几乎是无原则的宠溺,哥哥的女友,甚至前女友们都对她爱护有加。高考考的不错,哥哥在中州的朋友几乎全体出动,来给自己庆功。做一个妹妹很好,她告诉自己,而且她真诚的希望哥哥和他的恋人能有一个美好的结果。初识江之寒的时候,他和倪裳的感情是林墨听他讲述的。那时候,她一心一意的想要制造些机会,使出自己微不足道的那一点点影响,甚至偶尔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能破镜重圆,回到一起,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最近这三年,和吴茵的接触越来越多,她也改变了最初对吴茵的看法,觉得她和哥哥很是般配,想着他们能举案齐眉,琴瑟相谐。

但又有那么些时刻,她忍不住抱怨,忍不住感慨,虽然是最亲的妹妹,原来我在他的心目中比吴茵姐,比姐姐的地位差了那么多那么多,排在那么后面那么后面。或者像今天,抑或是两年前一样,为了能有一个和单独相处的时间和空间窃喜不已。吴茵姐很好,姐姐很好,思宜姐很好,当妹妹也很好,但是……

但是以后的内容,林墨用理智压迫着,很少往深处想,但偶尔清晨梦醒,免不了有些思绪缠绵在那里,久久不肯散去……

但是……

没什么好抱怨的,应该珍惜在一起的时候啊,林墨对自己说。她抬起头,展颜一笑,“我吃饱了。”摸摸肚子,娇笑如花,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脸上全是幸福,看起来就像一个完美的瓷娃娃,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两个人离开长街,在夜里的街道上走着,因为林墨说着要消食,不肯坐出租车,要走到公车站,坐公车回家。

不知不觉的,时间已经接近午夜。还好今年的中州是一个暖冬,晚上虽有些凉意,却似乎被热乎乎的砂锅都赶走了,吃了东西走在路上身上还暖暖的。

夜已深,但闹市的街头还能见成双的或是成群的行人,里面多半是他们这样的年轻人。举目四望,那一串红灯笼已经远远的在身后,周围的广场和商厦却都还亮着五彩的灯,把整个地方照的流光溢彩,像是一个光的幻境。

林墨带着点甜蜜的笑,走在江之寒的身边。她披上件厚厚的羽绒服,活像一只小熊。靠着身边的男子往前走,胳膊偶尔触碰着他的,眼光偶尔有一个对视,心里忽然有一些甜蜜。

在这午夜的街头,漫步似乎也是一种享受。

终于,还是走到了终点,上了辆公车,林墨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像以前一样,公车慢慢的往前摇,江之寒看着窗外闪烁的街灯,一时有些失神。

林墨坐在那里,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感觉心里很安定。姐姐出国后的一段日子,她觉得哥开始冷淡疏远,心里掩不住有些恐慌和郁闷。几个月过去了,江之寒好像走出情绪的低谷,谈笑自若着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坐在他身边,林墨感觉好像又把他找了回来。

在这个农历正月的晚上,她莫名的很开心。也许是为了这一晚上的独处,心里忽然浮上那首歌:

莫名我就喜欢你

深深的爱上你

没有理由

没有原因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