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07章 情敌的“挑衅”

周二的上午,吴茵陪父母去购置年货。江之寒到了学校,提前约过时间来见吴聪。

到了大门,江之寒报上名字。门卫查过记录,便让他进去。不得不说,这家港资学校管理确实严格高效,江之寒进到里面的会客室,负责接待的小姐看过他的身份证,开口说:“江先生,有件事要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江之寒一愣,“你说。”

小姐说:“是这样的,还有一位先生约了时间要见吴聪同学,但由于我们工作不够细致,把他的记录弄错了。这位先生刚才来了这里,说道他订好了火车票明天就要返家。因为今天吴聪同学只有一个会客和自由活动的时间,所以……”

江之寒皱起眉头,“所以怎样呢?”

小姐说:“您可以今天和那位先生一起……一起见吴聪同学,也可以改天再来。都由您来定,真是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站起来,鞠个躬,这态度好的江之寒多没办法发作。

见江之寒有几分犹豫,她补充说:“那位先生说,他不介意一起的……他是吴聪妹妹的朋友,说和江先生也认识呢……”

江之寒哦了一声,脑海里闪过一个名字。他点点头,“也好,一起就一起吧……”

※※※

这所学校,设施配备比起七中似乎只好不差,所以虽然收费很高,据说还是靠捐助人的帮助才能勉强维持运作。

江之寒跟着一个引导的工作人员,到了活动的场地。那人朝远处指了指,便微笑着退开了。

江之寒信步走过去,能看到吴聪正兴高采烈的,但有几分笨拙的在尝试投篮。在他身边,那个高大阳光的男生,还是那身皮夹克,很耐心的替他传球捡球。

梁浩……

江之寒走过去,叫了一声吴聪。

吴聪看看他,“小寒……”似乎不如以前那么兴奋。

梁浩微笑,“不好意思,出差过来顺便来看看他,不巧和你撞到一天……”

江之寒点头。

梁浩一边和吴聪玩球,一边寒暄道:“最近还好吗?”

江之寒心想,我们很熟么?旋即又觉得自己好像很没风度,他保持着微笑,“老样子。”

梁浩看了眼吴聪,“聪聪……确实进步好多,真的要感谢你!”

江之寒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你要感谢我?”

梁浩很诚恳的看着江之寒,“希望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老实说,我认识聪聪好多年了,以前他妹妹不在的时候也托付我照顾过他,所以看到他有这样好的变化,心里很高兴。”他压低着说话声音,“现在说和他相关的事,都不敢让他听见,比以前明白的多好多……”

江之寒点了点头,吴聪对语言的理解能力半年来确实又上了一个台阶。

三个人玩了球,又去活动中心唱歌。江之寒给吴聪带来两件过年的小礼物,梁浩也带了一样。唱完歌,便是中饭的时候,就近的就在学校的食堂点的菜。梁浩感叹说,比我们大学时候的伙食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江之寒暗自观察,吴聪和梁浩比和他似乎还亲一些。这也难怪,虽然自己和他算是投缘,但吴聪和梁浩以前一起的时间远远为多,而那个男子也是极有耐心脾气极好的人,对吴聪似乎很关爱。江之寒打量着他,大奸似忠四个字浮上心头。下一刻,他苦笑了一声,知道这不过是自己主观的臆测。

无论梁浩如何的温和有礼,进退有据,江之寒本能的能感到自己的排斥。他也知道原因何在,那个傍晚走向等候着的吴茵的影像仍然清晰。梁浩从不掩饰自己和吴茵关系紧密,十二年的同学,曾经的同桌,替她照顾哥哥,不惜为她打架,愿意倾其所有让她不要嫁给她不愿意嫁的人……

是单恋?是倾慕?是曾经的男女朋友?抑或只是高尚的喜欢?像林墨所说,以她的幸福为幸福?

吴茵从没有和江之寒深谈过这个关系至少曾经紧密的朋友,江之寒也没问起。他遵守和吴茵开始的约定,关于两个人的私事,愿意分享固然好。但你不说,我……一定不问。

午饭结束,开放的见面时间也就到了。

梁浩和江之寒和吴聪说了新年好,便出了学校的大门。站在门口,梁浩邀请说:“有空一起坐一坐?”

又要和我谈小茵?江之寒嘴角带着丝若有若无的笑。这一次,他没有拒绝,因为他对这个男子也越发的有些兴趣。

他说:“好吧。这附近有个酒吧还不错,我带你去。”反客为主才是江之寒现在的作风。

※※※

把玩着手里的鸡尾酒杯,好像对面坐的是多年的老朋友,江之寒很随意的问:“最近生意如何?”

梁浩叹口气,“还是有些进展……我们现在有些木材销售到江南省和沪宁来,但扣除运费什么的,再加上收款比较困难,有些坏账,总的来说能赚些,但赚的很辛苦。不过,廊兴市里面现在关系理得比较顺,所以开发成本倒是压了下来。”说的很详细,浑没把江之寒当作外人。

江之寒淡淡的哦了一声,没有评论。

梁浩笑道:“如果有什么好的渠道介绍给我们,虽然佣金你一定是看不上的……那就太感谢了!”

江之寒淡淡的说:“你这一行,我还真是十足的外行。”

梁浩嗯了一声,便抛开这个话题,不再多说。

过了一会儿,他端起酒杯说:“敬你一杯。”

江之寒扬扬眉毛,“为了?”

梁浩说:“为了张雅……”

江之寒皱眉,“此话怎讲?”

梁浩道:“我知道,没有你的帮助她是没法离开酒口镇的……我和你说实话,张雅以前找过我帮忙,但她哥哥也来威胁过我。她哥在那边是一个小团伙里的人,我们做生意的,对这些地头蛇很是忌惮。”喝了口酒,梁浩叹了口气,“所以……我也没帮上她。”

摇摇头,他说:“所以,能力和意愿一样重要,或许还要重要很多……江之寒,你帮助小茵,那是理所当然的,你喜欢她嘛……但你能伸手顺便帮助张雅,我佩服你!我敬你!”又喝了口酒。

江之寒仔细打量着梁浩,已经是今天的第N次了。男子剑眉星目,眼睛很有神,看起来表情非常的诚恳,懊恼,敬佩,自责,或者是感叹,似乎都发自内心。以他这些年的阅历,也看不出作伪之处。但不知为何,听到他说小茵的时候,自己眼皮禁不住跳了跳。

心思转了转,江之寒忽然单刀直入的问:“你喜欢小茵?”

梁浩看着他,很坦然的回答:“是的。”

江之寒似笑非笑,“很久了么?”

他说:“小时候不懂这个,但到了初中,我就感觉到,我是喜欢她……”面对比自己小四岁的江之寒,他倒像面对领导,毫不在意对方咄咄逼人质问的姿态。

江之寒饶有深意的看着他,“那……她喜欢你么?”

梁浩说:“我想……是有好感的吧。如果没有你,也许她会喜欢上我。”

江之寒把玩着酒杯,“所以,你们并没有谈过朋友?”

梁浩摇头,“对那时候的小茵来说,恋爱是件奢侈品,她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

江之寒看着他,“现在呢,还喜欢她?”

梁浩坚决的点头。

江之寒问:“你告诉过她?”

梁浩说:“这个不需要说。”

江之寒哦了一声,“你是如何打算的呢?一直喜欢?”

梁浩老实的说:“我也不知道。”

江之寒轻轻哼了一声,“上次说想和我谈小茵,就是来告诉我你还喜欢她,让我做好准备被挖墙脚?”

梁浩一笑,“你应该有自信,我是挖不了你的墙角的……”

江之寒饮酒,冷笑,“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没听说过这句话?”

梁浩苦笑一声,“如果你愿意心平气和的听,我来告诉你我想要谈的是什么。”

江之寒看着他,不说话。

梁浩说:“几年前元旦前的时候,就是小茵和你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吧……她从青州给我打来电话,她说梁浩,你的好意我都知道,但不好意思要辜负你了,我觉得你应该去找属于你的幸福……”

江之寒带着几分嘲笑的神情,好言情的情节……

梁浩认真的回忆,“我那时候问她,是不是找到了喜欢的人,她说对她来说爱情不过是奢侈品,责任才是第一位的,筹钱是第一位的。小茵的性格,我一向深知,外柔内刚,做了决定没有人能够改变。我那时候公司正在最紧要的生死关头,抽不出时间去青州,心里很着急。后来,她回家来,我发现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问起她关于你的情况,她说的不详细,但她很肯定的说,她是喜欢你的……”

“所以,不管你们是怎么开始,或者为什么开始,你让她喜欢上你,是不容置疑的。”梁浩说,“但……我能感觉到她喜欢你,同时也能感觉到她的……怎么说呢?患得患失?或者是害怕失去?自从认识你以后,小茵很多事不像以前那样和我讲的详细,但我绝对能感觉得到。所以,我其实想说的是,她有很强的不安全感……”

江之寒插话说:“那……你是希望我们在一起呢?还是希望我们分开?”

梁浩说:“我当然希望你们在一起,小茵她吃过太多的苦……”

江之寒哦了一声,“是吗?你呢?就高尚的一直单恋着?”

梁浩不理他讽刺的语气,“也许有一天,我会遇到属于自己的。在那之前,我会一直守候的……”

江之寒微微点头,“很好……”

梁浩看过去,男子的眼光愈发的冰冷,但他不为所动,继续说:“如果有一天,你的心不在她那里了,请放开手,让她去找她应得的幸福!”

江之寒冷冷的说:“如果我不放呢?”

梁浩说:“作为小茵的朋友,这只不过是我的一点小小的请求。”

江之寒哼道:“我们无亲无故,我又不欠你的,你有什么资格请求我?”顿了顿,他又说:“你说的好像很高尚,其实不过是狗屁。如果我是个无情无义的人,请求我有个屁用?如果我像你一样高尚,我会抛弃她吗?需要你来提点吗?”他忍不住提高了几度声音。

梁浩说:“分手,并不见得是某个人的错,也许只是缘分到了……”

江之寒冷笑,“即使我们分手,和你又有何相干?你是来要求把小茵还给你吗?可惜呀……她从来就不属于你。你是来要求我对她再好一点?你是谁呀,疏不间亲,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

站起身来,江之寒说:“别把自己扮成圣人,我最恶心的就是这个……还有,别来告诉我,我应该对我女朋友怎么样,你又如何喜欢她,要是我们分手了你还在等着。我今天心情好,也就罢了……你这是挑衅,你知道吗?梁浩。下一次再试着挑衅我,你会非常非常后悔的!”

甩下一叠钱付账,转身往外走。

梁浩大声说:“其实我想和你说的只有一点……”

江之寒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梁浩说:“她是万里挑一的女孩,不是说相貌,是性格和心。你要珍惜,江之寒!”

江之寒勉强压住想回去暴打他一顿的冲动,往大门走去。

梁浩在他身后不依不饶的叫道:“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全心对她的时候,请你放手给她自由吧!”

他妈的,混蛋,是吃准了我不好意思打你一顿?江之寒心里咒骂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很多烦躁,觉得自己今天落了下风。他沉着脸走出酒吧的门,没有回头看一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