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06章 应聘的老相识

替江之寒找秘书的事,吴茵以自己工作繁忙为理由,全都交付给新成立的江吴集团人力资源部部长王怡菲处理。王怡菲身为公司的核心高层,是少数知道江之寒身份的人,当然不敢怠慢,一轮笔试,三轮面试都是自己亲自主持的。

留多少人给大老板亲自挑选,王怡菲也是为难了很久,不能太多,也不宜太少。经过几轮面试的评估,最后一轮让江之寒参与筛选的剩下八个人,包括两个没有工作经验的大学毕业生,因为吴茵交代过工作经验并不是绝对必须的一个条件。

对于给自己挑选一个行政秘书,江之寒也是很重视的。一个秘书能干与否,是否顺心,对他的工作非常重要,尤其是当他的上一任是吴茵的时候。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吴茵的工作能力,以及她和江之寒的磨合对于她的继任者来说,都像是一个高不可攀的标杆。

最后一轮面试的程序是王怡菲设计的,首先是一对一的面谈。江之寒问问题,自己作陪。每个人面谈之前,王怡菲准备好一份简要的介绍,是她前几轮下来对应聘者的评价和他们基本的情况。至于问什么问题,全由江之寒自己决定,王怡菲基本就是个作陪的。一对一面谈以后,是一个模拟的公司环境集体交流。王怡菲设置了一个大致的背景,已经提前发了份资料给江之寒报备,到时候怎么来引导测试进行,主导权全在江之寒手上。

上午九点,面试开始。

江之寒进行的很慢,王怡菲能轻易发觉,大老板对这个秘书的人选很是重视。平均下来,上午三个小时面试了六个人,每个人除去中间的间隙和王怡菲的介绍,平均花了他二十几分钟的时间。以王怡菲的经验,江之寒面谈最久的一男一女应该是他上午比较看重的两个候选人。

下午剩下的两个面试从一点半开始,安排的两位是应届毕业生,没有工作经验。

一点五十五,最后一位应聘的女生走进门,王怡菲在旁边简单介绍说,宁州大学应届毕业生,中文系,文字功底表达能力都很不错,有丰富的社会实践经验,比较冷静从容,具备秘书工作的基本素质,面试笔试表现优良。

她说着话,看见大老板的脸上忽然浮现出有些奇怪的表情,不禁愣了一愣。那表情,像是在笑,却又皱着眉头。这半天来,这个二十出头的大老板,一直面容平静无波,虽然心里在猜测他的喜好,王怡菲从来都不敢肯定,对于年轻的他的城府很是有些认识。

五分钟以后,面试结束了。

王怡菲掩饰住心中的惊讶,最后一个这么不入眼?她试探着问:“江总,下一轮面试什么时候开始?”

江之寒想了想,“四十分钟以后吧……对了,王部长,你把张小姐叫进来,我要和她再谈一谈。”

王怡菲满是疑惑的走出门,把那个只谈了五分钟的应聘者叫了进去。往外走了几步,她停住脚步,心里豁然一亮:老板是要避开我和她私自谈话……

※※※

会议室里,江之寒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端坐着的女生。

良久,他开口说:“小薇,你还真让我惊讶呀……”

张小薇微笑不语。

江之寒把玩着水杯,“说说看,怎么会对这个职位感兴趣?”

张小薇简短的说:“工作平台很高,接触的东西多,发展的潜力大,待遇也很好。”

江之寒一只手撑着下颚,深深的注视她。

张小薇收起微笑,很认真的严肃端坐着。

好一会儿,江之寒移开目光,懒懒的问:“那……你觉得和其他应聘的人相比,你的优势在哪里?”

张小薇说:“年轻,文字能力不错,肯学习,肯吃苦,能够连续长时间的工作,自认为掌握东西的速度比较快,组织纪律性比较强。”

江之寒看着她,没有说话。

张小薇顿了顿,迎上江之寒的目光,“最重要的一点,我认为,老总和秘书之间应该有一定的相互信任。我希望自己给你留下过值得信赖的印象……”

“信任么……”江之寒沉吟道:“是啊,信任很重要。你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呢?”

张小薇应该是精心准备过,她毫不思索的回答道:“秘书对于老板,有一点像军人对于上级,我认为更多的是一种职业的忠诚。不是个人的效忠,而是基于职业道德的服从和执行。少说话,多做事。判断决策是上级的事情,执行传达组织反聩整理提醒是秘书的职责。”

江之寒嘴角露出个微笑,“小薇……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在生活里有很多共同的朋友。这中间的关系,又该怎么处理?”

张小薇说:“我认为,我是可以分清工作和工作以外的界限的。”

江之寒说:“但是……我这个行政秘书,有时候免不了也要帮我处理一些私事,朋友的接待,日程的安排,如此种种……”

张小薇说:“我会努力做好的。”

江之寒逼问她,“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些事情会有悖于你自己的原则呢?”

张小薇这次思索了一阵,才回答说:“如果有悖于我的原则,要么,我会选择服从职业道德,不做自我的价值判断;要么,我会告诉你,这份工作我干不了,因为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但我可以保证一点,绝不会阳奉阴违,也绝不会违反职业的道德!”

江之寒咧嘴笑了笑,“我希望你不要有告诉我这份工作你干不了的那一天……小薇,我要的,是绝对的……忠诚!”

推开会议室的门,王怡菲坐在外面的凳子上恭候。看看表,她说:“江总,现在要开始吗?”

江之寒摆摆手,“第二轮就取消吧,每个人给200块交通费补偿。”

王怡菲微笑,“好的。”

江之寒说:“我已经决定了,张小姐会是我的行政秘书……王部长,你的工作很出色,我要感谢你!”

※※※

夏天吴聪到沪宁这所特殊教育学校报道以后,转眼一个学期就要过去了。

沪宁这所学校,在全国范围内也是独一无二的。它针对这个特殊群体,把启智教育和医疗评估结合起来,一方面通过科学的测试和观察,客观的评估这些所谓“弱智者”的各种能力,语言能力,人际交往能力,自我照顾能力,逻辑思维能力;一方面它通过不同的教学设计和因材施教的灵活方法,针对不同的个体努力开发他们具有潜力的领域,争取让他们在某一方面有所突进,同时也争取让他们能够早日具备独立生活的经验和能力。

吴聪转到这个学校的时候,吴母最初来陪伴过半个月,但学校说父母一直陪伴反而不利于成长,所以她就回了老家。元旦的时候,吴父吴母两个人坐火车到了沪宁,和儿子见了一面,感觉他真的各方面能力都有所提高,心里都很欣慰。

二人都舍不得儿子,虽然平时封闭上课见不到人,还是想留下来一起过春节。于是,吴茵便替他们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处房子,安排他们住下来。吴父发话说,所有这些开销,包括儿子学校的钱,都由自己出【说到底,这是江之寒的钱】。这是一种姿态,表面他对女儿,尤其是那个江之寒还有些抵触的情绪。但吴茵的感觉不一样,自从上次父亲生病自己回家以后,变化悄悄的在发生,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父亲不再对她呼来唤去,语气里多了些商量和尊重。而母亲呢,对她关心比以前多了好多。在中州和沪宁的时候,吴母都流着泪和吴茵谈过心,她说以前对她照顾关心不够,但在酒口镇那样地方长大的人,像她那一代,对女孩子受到的偏见都习以为常,自己是这么走过来的,却不觉得有太多不对的地方。

吴父的姿态江之寒是明白的,所以他到了沪宁以后他没去过学校探望吴聪。在江之寒的安排中,自己本来就是唱黑脸的那一个,他并不在意吴父由于小小的自尊心对他开始有些排斥,他要帮助的是吴茵获得她应该有的地位,就必须保持自己的威慑力。在江之寒看来,毫不客气的说,在吴父这样的人面前,居高临下的带着距离感的压力很多时候比恳求和笑脸更管用。

这个春节,吴茵计划呆在沪宁,陪父母哥哥过年,毕竟父母在沪宁人生地不熟,生活中需要帮助照顾。江之寒对她的安排完全没有意见,毕竟两个人关系已经比较稳定,她现在优先的任务是把自己家里的事情处理妥当。

期末考试刚结束,江之寒便和吴茵一起到了沪宁。他考虑再三,只是让吴茵带了张卡片和拜年的礼物给她父母,自己没有亲自去拜见。但十月份的时候,他许诺过吴聪,春节左右要来看望他一次,这个诺言却是需要履行。别看吴聪脑子没有平常人好使,这些事情他记得很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