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04章 年前小聚

冲破了帝国主义的重重阻挠,种种刁难,江之寒终于降落在美利坚的土地上,在华盛顿地区和车文韵会合,呆了三天,便匆匆的回国过阳历新年。

为了欢迎他回归伟大祖国,林墨和吴茵联袂到机场迎接他。

一见到江之寒,林墨便好奇的发问:“第一次去美国,哥,有什么感想?”

江之寒竖起一根指头,“第一,白宫很小,和咱们人民大会堂没得比,就不要提紫禁城了。第二,华盛顿很小,比中州都不如。第三……美国很农村,一路见的牛羊比下乡时看的还多。”

顿了顿,江之寒说:“不过这第四点是最有趣的……林墨,你记得多情剑客里小李飞刀唯一干不过的是哪个家伙吗?”

林墨想了想,“是那个很肥的女人?”

江之寒笑道:“对了!那个女人不是一座肉山吗,飞刀扔过去,被她喉咙的肉一夹,失败了!我一直以为古龙是夸张的,没想到他只是去过美国而已……”

林墨咯咯笑了两声,“你好恶心哦……”

江之寒严肃的说:“真的,去一趟美国,国内的女生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胖,那边是真见到几个胖的离奇的,超越你最狂野的想象~”

林墨说:“怎么全是不好的东西,你戴着有色眼镜吧?”

江之寒说:“错了,有一样好的……中国男生在那边相当的吃香!”

林墨噗嗤一笑,旁边的吴茵也瘪了瘪嘴。

江之寒很不服气的,“你们别不相信啊!……我告诉你们,美国大学里一走,不认识的美女主动招呼我的那是一坨又一坨……Hi,Good Mornning!在青大,我可是一个都没遇到过。你说中国男子是不是吃香?”

嬉笑打闹中,三个人走出机场,江之寒接管了钥匙,做了司机。

中途停车吃了饭,江之寒继续讲他的美国见闻,总之没什么正经的,林墨和吴茵皱着眉头,不知道该信还是不信。

吃完饭,三个人一起回了江之寒和吴茵的住处,江之寒把带回来的礼物拿给两人。给林墨的是一套美国铸币局正式发行的八枚一套的纪念银币,每枚面值二十美元,从左到右依次是华盛顿,杰弗逊,林肯,西奥多罗斯福,威尔逊,富兰克林罗斯福,肯尼迪,和里根。

江之寒笑说:“八个总统,给你一网打尽了!”

带给吴茵的,则是一套蒂凡尼的钻石耳环。吴茵是去年才去穿的耳孔。

林墨凑过头去,和吴茵一起看那耳环,又怂恿着吴茵戴上,赞叹说:“吴茵姐,好漂亮哦……这钻石,真的闪闪发光呢!”

江之寒笑她,“物理学的也太烂了吧,这是反光!”

林墨反唇相讥,“语文也学的太烂了吧,这是修辞!难道我该说闪闪反光吗?”

吴茵侧头对林墨说:“喜欢吗?送给你吧!”

林墨摇头,“我连耳孔都没有呢。”

吴茵说:“穿一个,十分钟就好了,还是无痛的。”

林墨摇头,“我不要,害怕!”

吴茵转头看着江之寒,“怎么就给小墨带一套硬币啊?没有别的么?”

江之寒说:“在蒂凡尼本来想给林墨买条项链的,想想还是算了……”

吴茵问:“为什么呢?”

江之寒说:“想送小墨项链的男孩子多的是吧,我就不重复投资了!”

林墨嘟起嘴,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说:“你应该多送我些才是,这样我才能视金钱如粪土,挑男朋友的时候不会被人骗了!”

吴茵呵呵一笑,“记下来,下次让他给你带双份补上好了。”

林墨看了一眼吴茵,说:“吴茵姐在机场还和我说呢,你既然都去了美国,何不多呆两天,顺便去一趟西岸,还可以去看看姐姐。”

江之寒呵呵笑笑,“我听说西海岸更农村,隔着几十里就能闻到牛羊的腥臊味,愣是没敢去……”嘻嘻哈哈的搪塞过去。

吴茵看着江之寒,柔声说:“新年快到了,好些人都说很久没见到你,嚷嚷着要搞次聚会,我就组织了一个,就在今晚。”

江之寒笑道:“那感情好!都有谁呢?”

吴茵说:“除了我们三个,还有文楚,袁媛,欧阳,小怪,王宁,范琪,汤晴,陈裴,王端端,和沈城,我和林墨说的时候,她有两个朋友也说吵着要来,一共十五个人,多的人我就没叫,这不正好一桌吗?”

江之寒哦了一声,“欧阳小怪都来青州了?那感情好,有段日子没见到他俩了……林墨,你同学也要来,谁呀?”

林墨笑的像只小狐狸,“猜不到?”

江之寒摇头。

林墨说:“哥,你不就和我们那边的人吃过三次饭嘛,别搞的好像每个人都对你很感兴趣的样子!”

江之寒瞪眼。

林墨嘻嘻一笑,“除了古丽丽和方虹,还能有谁?其他的女生,对你都没兴趣……”瞟了眼吴茵,吴茵瘪瘪嘴,不予置评。

※※※

江之寒曾经问过吴茵,她的生日是哪天?吴茵的回答让他有些难过。吴茵说,在身份证上她的生日是十二月二十八号,但她妈妈说这个日子其实是她哥哥阴历的生日。至于吴茵是哪天出生的?她已记不太清楚,大致是在农历十月底,新历接近年底的时候,和十二月二十八号差的不太远。为什么要用吴聪阴历的生日登记吴茵的户口和身份证,是吴父的决定,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想的。

当你的生日都是依附于别人存在的时候,这个日子带来的,应该是哀愁多于幸福吧?……这也是江之寒为什么没有给吴茵办过生日的原因。

二十八号的傍晚,一群人吃过晚饭,拥进江之寒和吴茵住的两层楼小宅子,把它塞得满满的。楼里最大的房间就是楼下的办公室,吴茵和林墨提前收拾了一下,打发江之寒这个壮劳力把办公桌搬走,腾出地方做了聚会的客厅。

办公室三面靠墙的地方,摆着沙发和临时搬过来的椅子,一头摆着张大桌子,上面是随意取用的酒水,饮料,水果,和甜食。林墨放置了一个卡拉Ok机在房间的一角,甚至在天花板上拉好了线,挂上五颜六色的气球,很有些过节的气氛。

江之寒看着两个女生精心布置好的会场,评论说,不错不错,中间还空出一大块地,勉强可以做舞池,不过大概就只能跳跳贴面舞,因为实在不太大。

除了新加入进来的古丽丽和方虹,其他人都彼此认识,不会有拘束的感觉。古方两个女生,都是性格开朗,能言善道之人,很快就和大家嘻嘻哈哈说到一处。

江之寒和吴茵忙着招呼客人。好在大家都是年轻人,不需要太多的客套敷衍。不过两个人这学期都工作繁忙,朋友们好些都长久不见,今天正好聚在一起说说话,迎接新年。

跳舞不过是江之寒的玩笑话,唱歌的人倒是有几个。让江之寒大跌眼镜的是,小怪是个麦霸,嗓音低沉柔和,喜欢慢情歌。范琪向来是个喜欢唱歌的,王宁就只能在旁边乖乖伺候着。江之寒心里想,谁说倒追的女生会吃亏,范琪搞定王宁以后就成功的翻身做了主人。

江之寒准备的娱乐节目还有电影,他介绍说楼上自动点片儿,绝对比录像厅午夜场精彩。大家哈哈一笑,留着你晚上自个儿看吧,没有人上去孤独的当宅男。

一屋子的人,手里端着酒或者饮料,很随意的聊聊天,这倒是江之寒喜欢的气氛。小怪和欧阳进门的时候,江之寒和他们聊了聊,说好久不见。小怪看着他,不是才见过吗?江之寒恼道,Kao,我一日不见你,如隔三秋,不行?小怪摇头,不行,非常不行,抛下他自个儿唱歌娱乐去了。

欧阳坐在沙发上,和文楚袁媛叙旧。江之寒竖起耳朵听听,多是公司的事,和大学时的旧识。成功干翻赵世美以后,江之寒对欧阳还颇有些死灰复燃的希望,但他现在不会傻傻的去牵线搭桥,只会站在外面,默默的关注。

江之寒拿着两杯饮料,走过去,递给汤晴一杯,“好久不见,最近可好?”

汤晴一笑,“大老板越来越忙,当然不容易见到了!”

江之寒说:“别说我,你最近听说也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汤晴说:“国庆的时候,抽空去了趟萍乡,在那里呆了几天,挺好。就是出海晕船把我吐的七荤八素的……”

江之寒呵呵笑笑,指着不远处的林墨,“你和她同病相怜。”

汤晴说:“这学期开始,我让我爸给我找了个关系,进了那个证券导报做实习编辑。之寒,你不是炒股吗?”

江之寒说:“不专业了吧你!我们这些投资者最讨厌有人说我们是在炒股。错!我们是在投资好不好?”

汤晴扁扁嘴,“总之呢,工作担子还挺重的,又要上课,所以就忙起来了。”忙起来的汤晴已经和胖完全不沾边,最多能称得上丰满。

江之寒问:“家里还好吧?你爸身体怎么样?”上学期的时候,江之寒和汤晴的父亲见过一面,虽然目前没什么生意合作,关心一下长辈是礼节所在。

汤晴点头,“他还行吧……退一步海阔天空。我看他现在看的开一些,心境宽了,身体自然就好不少。”说话的味道,很有些云淡风轻。

江之寒扭头看看正在引吭高歌的小怪,想起当年还曾想过撮合他和汤晴呢,心里觉得好笑,不知不觉的现出个笑容。

汤晴警惕的看着他,“你鬼鬼祟祟的,又有什么坏点子?”

江之寒呵呵笑笑,说:“对了,你的追求者呢,还在努力吗?”

汤晴白了他一眼,“我现在一天到晚忙昏了,哪里顾得上这些无聊事!”

江之寒和汤晴碰碰杯,“新年快乐!”撇下她接下去招呼别的客人。


阅读www.yuedu.info